记者来鸿:“日本病”传染世界怎么办?

如果发达国家真和日本一样面临经济低增长、零增长的未来,政府也许应该更关注改善国人生活水平,而不是一味追求提高增幅。

上个星期,世界七大工业国的首脑在日本召开会议,讨论如何稳定全球经济。其中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是,发达国家是否面临着经济低增长、甚至零增长这个不可避免的未来。

这种状况人称“日本病”:增长缓慢、价格疲软的轮回持续20年以上。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日本政府可以说试过了所有的招数:负利率、结构改革、财政刺激等等等等。但是目前看起来,好像哪一招都没见效。

繁荣发展

就在不算太遥远的过去,日本还是“海报上的孩子”--经济成功的典型代表,地区邻国羡慕的对象。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本大公司最显著的特点是创新、海外扩张,日本国内出现大规模的房地产市场高涨热潮。

那么,后来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呢?还有,日本的遭遇是发达、成熟经济体系想躲也躲不开的未来吗?

Image caption 日本小学生列队欢迎七大工业国首脑

“三井化学”(Mitsui Chemicals)医疗保健创新部负责人西山康则(Yasunori Nishiyama,音译)认为,从许多方面来看,日本成了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这一点,西山本人应该很清楚。他主管的业务之一是,向美国市场推广日本的保健产品。这个任务可真不容易。

西山康则说,“在日本,历史悠久的公司不喜欢大的变化。他们担心自己必须面对的风险的规模。日本现在忍受的是自己成功的禁锢和束缚,我们过去的成功让我们变得太保守了。”

大把钞票

我在日本报道G7峰会期间遇到的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都表述过同样的心情。

货币政策—就算是像负利率这样非常规性手段—都不能“单手”挑起重振日本经济的担子。

财政刺激—政府投资—也做不到。日本企业必须付出更多更大的努力。日本企业手里攥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但是新投资不够多,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工资收入的速度不够快。

但是,还有这样一个症结:日本公司其实真的是在投资,只不过不是在国内。日本公司一直在海外投资,因为海外更便宜。再有,他们也觉得国内经济已经达到顶峰。国内消费者不买他们的产品,这就意味着价格也提高不上去。

Image caption 发达国家担心陷入日本遭遇的经济恶性循环

但是,这是个恶性循环。消费者不买,是因为他们对经济前景缺乏信心;公司不赚钱,也不会投资创造新工作或者提高工资;这样,消费者就没钱花……你知道了吧?

微不足道

那现在怎么办呢?到目前为止,日本已经努力20年试图走出这个恶性循环,但是没有成功。历届政府都承诺要促进经济增长,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更是把自己的信誉都压在了扭转日本经济上。

日本经济确实增长了一点点,但幅度微不足道。根据世界级金融集团“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最新预测,日本经济明年的增幅可能只有0.2%。

不过,大多数日本人都会说,尽管增长率这么低,生活其实并不太糟。这又是为什么呢?

日本生活水平相对较高,生活质量令人羡慕。评论性媒介Project Syndicate的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曾经撰文指出:日本失业率低,公共交通系统高效、可靠。

日本人的工作时间可能比较可怕,但是,首相安倍已经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2011到2015年间,日本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36000美元,同一时期美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54000美元。日本人的表现并不寒酸。

也许,各国领袖们这次在日本“贤岛”(Kashikojima)开会之后,也都能变得更加贤明一些?

从上面所说的日本的这些经历当中可以汲取的经验教训也许是:如果、如果发达国家真的面临低增长、零增长的未来,那么,政府也许更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改善国人生活水平方面,而不是一味追求提高经济增幅。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