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温泉小镇艺妓生活写真

Image copyright EPA

在好奇的西方人眼里,白面红唇、且歌且舞的艺妓当属日本最神秘的文化传统之一。记者来到有马温泉,采访两名艺妓,听她们谈现在的生活和对未来的希望。

一条狭窄的小巷,两侧是传统的二层小楼。一扇推拉门轻轻划开,我们走进一间明亮的小屋,装饰是当代日本风格,新鲜、时尚。虽然这家咖啡/酒吧去年才开张,但传播的却是历史悠久的文化传统。

我们去的这个地方叫Ito,神户边上旅游小镇有马温泉唯一一家有艺妓的地方。周围相当大的一片地区,艺妓吧也仅此一处。京都才是艺妓文化的中心,但是,日本几个温泉小镇也静悄悄地保持着传统。

两名艺妓出来迎接我们,鞠躬、微笑。我们脱了鞋,坐在闪亮的黑吧台旁,艺妓迈着小碎步跑前跑后,给我们端来啤酒、小吃。

Image copyright AFP

酒吧内部装饰非常简洁,浅色木材,白黑红三色,点缀着几盆巨大的兰花。色调与艺妓的白面、红唇、黑发完美呼应,兰花则是她们身上和服的图案。

通常此刻,艺妓会陪客人吃晚餐、聊天,也许还会玩些游戏(通常与喝酒有关),更重要的,艺妓也会表演日本传统音乐和舞蹈。艺妓作陪相当高大上,即使是在这样的小镇,每人也可能要支付高达130英镑。

不过,我们是来说话的。艺妓自我介绍她们名叫 Ichina 和 Ichiharu。这不是真名。所有的艺妓都有艺名,通常也显示她们所属的“单位”。在这个镇上,只有一家艺妓“单位”,所有艺妓的名字都以 Ichi 打头,意思是“一”。

Ichina 从小就想当艺妓,和服、音乐让她着迷。少女时代,她来有马温泉旅游,找到了现在是她老板的艺妓从师。艺妓管理艺妓,这一行当没有男人,男人只是客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京都,艺妓从15岁开始接受培训,在艺妓之家做学徒,称“舞妓”。在有马,职业结构没有这么明确,培训开始于18岁,最初持续6-12个月,不过,继续学习深造还要好多年,尤其是学习和练习传统乐器。Ichina 告诉我们,这比她原来预想的难多了,特别是还要穿着“寸步难行”的和服。

Ichina 做艺妓已经17年,Ichiharu 也有10年。

从前,艺妓生活在一个与常人平行的世界,只有通过客人才能接触到外部的日常生活。现在在京都,这样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仍然保留下来一部分,但是,眼前的两位艺妓告诉我们,在有马这样的小镇,“我们并不单独生活。”不过 Ichina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们并不告诉别人我们是艺妓。”

她解释说,“那可能会引出难以回答的问题。和客人的谈话我们必须要保密……因此,我们一般都说是在服务业工作。”

艺妓的个人生活也有明文限制。艺妓不准结婚,否则职业生涯就将告终。Ichina 证实了这一点,然后她用日语说了句什么,哈哈大笑起来。我的翻译也笑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忍俊不止地给我翻了一句,“她说那是真的,她不能结婚,但是她能找男朋友啊。”

只要能做,她们就可以一直做下去,艺妓没有退休年龄规定。酒吧的老板娘做艺妓已经50年了。那天晚上她不在场的原因是,她被请去一家私人派工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有时候,西方人会把艺妓误认为高等妓女,其实不是这样。所以我问她们,客人有没有行为不妥的时候?Ichina 回答说,“有时候日本男人不脱鞋,这很不礼貌。”那么,少有的西方客人呢?Ichina 不满地说,“他们会摸我们的假发。”她说,假发是用来自中国或者西藏的人发做成的,因为日本人的头发太柔软。我说,那一定很贵了?Ichiharu 斩钉截铁地用英语说,“非常!”。

我想知道,现代世界中,艺妓的角色在变化吗?她们说,既是也不是。原来客人通常都是男人,“但是现在,我们也有女性客人,特别是白天。还有,男人会带女朋友、妻子甚至孩子一起来。表演内容没有变,不过客人变了。”

那么,你们怎么看有孩子来呢?她们回答说,很高兴。有机会把自己对日本传统艺术的兴趣传递给下一代。

那么,你们想不想看到有一天做艺妓、也能有自己的孩子呢?她们对此毫无疑问,两人都热切地点点头,然后 Ichina 又说,“是,我也想……只要是女孩儿!”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