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哥伦比亚闹剧--当官不干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哥伦比亚国会中议员“旷工”现象十分严重

特权多多的议员不务正业、旷工怠工惊呆国人。但是,负责立法的人不来上班怎么立法?无法可依,靠什么要求他们来上班?

马克思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历史总爱重复自己:“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在哥伦比亚,这句话需要这样说:第一次是闹剧,然后,还是闹剧。

闹剧的舞台?哥伦比亚国会。演员?哥伦比亚立法人。观众?惊呆了的哥伦比亚人民。

先来说说第一幕

和其他国家一样,哥伦比亚的立法者们也经常被批评,把其他活动当作重点优先看待,而不是去议会开会、或者辩论等,其实这才是给他们发工资、他们应该做的主要工作。

那么,他们该立法的时候不立法,都去干了些什么呢?

他们也许呆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接电话,参加会议,走访同事或者其他有权有势的人,比如高管。

他们也许会去看足球比赛。正如2015年11月,参议院决定取消一次会议,议员也不能失去观看国脚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对阵阿根廷的乐趣吧。

不过,哥伦比亚国脚输了,零比一。也许,是对议员的惩罚?

其实在那场足球比赛之前,一位议员已经提出一项议案,惩罚“旷工”的同事,措施包括罚款。

不过,那是10个月以前的事了。拖拖拉拉了好长一段时间,立法员们才把这一条议案加进议程,可以有机会在议会辩论审议。拟定的讨论时间是6月14日,这期议会的最后一天。

你能猜到接下来出了什么情况吗?不能? 那就听我给你接着讲吧。是这样的:草案一没有被辩论,二没有被通过,三没有被驳回。原因?来参加会议的人不及法定人数。

是啊,又一次,没有足够的立法员到岗!哥伦比亚人和你一样大吃一惊,他们也极为愤怒。

这出闹剧的罪魁祸首是参议院委员会成员,任何草案成为法律之前需要跨过的第一个障碍。那次,19名成员中只有7人到场,所以,会议只能取消。具体点,另外还有四个人确实签到了,证明自己来了以后立刻离开!这种做法也相当普遍。

消息传出,引发众怒。委员会罕见决定,两天后重新开会。理论上讲,他们应该至少等到下一个月。

现在进入第二幕

6月16日一早,他们又开会了,这一次,人肯定全来了吧?不对,只来了12个。不过,够了,刚好够法定的最低人数。

会议9点开始,持续不到10分钟,议案即获通过。一个迟到了一点点的人--此人经常批评她的同事“旷工”,要求重新投票。但是她的呼声被拒绝。她说这是报复,因为两天前没有投成票那次会议之后,她公开了缺席人的名单。

那么,这就是闹剧的结尾了吗?

最简单的回答是:不是。议案在成为法律之前还需要翻越更多障碍,没有真正的手段可以说服立法员应该只干本职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市中心的玻利瓦尔广场

毫不吃惊,国会是哥伦比亚最不招人待见的机构。立法员们可以享受各种各样的优待,工资可能高达最低工资的40倍。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一年多前我刚来哥伦比亚时我的前任说的一番话。当时他正在带我在首都波哥大参观,我们在市中心的玻利瓦尔广场。哥伦比亚许多显赫、重要的机构都在这里:大教堂,正义宫,国会,总统府。

站在广场上,他指给我看很有趣的一点:国会大楼的前门和总统府的前门脸对脸,但都是后背冲着首都、冲着全国。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