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韩国财阀从辉煌转入危机?

Image copyright AFP

韩国经济,成也财阀败也财阀?现在几家家族集团真碰上坎儿了,是否危机深重很难说,但是,改变文化和体制并非一日之功。

表面看起来,现在财阀碰上坎儿了。三家典型的家族控制大集团日子很不好过:三星、乐天和韩进海运。

三星刚刚召回Galaxy Note 7。这个光彩夺目的智能手机本来是要和苹果抗衡的。看起来确实很棒,但有个小问题:电池起火。

韩进海运濒临破产,靠法庭把债主挡在门外,船都在大海上飘荡呢:港口担心允许他们停靠最终收不到费用。

上个月,乐天集团副会长自杀,他本人和掌控家族成员面临腐败调查。

那么,财阀真的陷入危机了?并不尽然,不过眼下的问题又给韩国长期存在的争议添了一把柴:财阀到底是否胜任其职?

三家公司的状况不尽相同。先说三星。看起来,公司结构和电池冒烟儿之间并不存在关联。归根结底,苹果的新品上市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但是,其它两个大财阀的困境也许真和他们的家族运作方式有关联。

Image caption 乐天是韩国最著名的大集团公司之一

乐天旗下有60多家公司,包括购物中心、建筑、化工制造、金融等。它仍然是由创建家族控制,家族成员对谁该管什么争议不休,创始人的两个儿子甚至打到了法庭。8月间,乐天副会长就在接受检方调查前几小时被发现自杀身亡。

乐天的故事对那些相信财阀结构存在缺陷的人来说是天赐证据。

Image caption 韩进是韩国最大、世界第七的海运公司

表面看来,通过第三个例子并不能得出这个结论。韩进海运是韩进集团的一部分,它是全球贸易放缓的受害者,其他船运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不过,韩进海运的窘境也提出另一个更广义的问题:母公司是否有应对不利局面的结构和态度呢?

它是不是有过足够的外部影响来帮助家族实现良性管理?它是不有过灵活、运作良好的历史?

韩进海运的母公司韩进集团是1945年由赵重勋建立的。他2002年去世,享年86年。此后,韩进集团仍然一直由他的后裔操纵。

但是,后人并不是一直做得很像样。比如,韩进集团旗下的大韩航空去年就曾因“坚果门”成了笑柄。大韩航空会长的女儿赵显娥拿出自己认为生来就该享有的特权发威,欺凌乘务员。

同属该家族集团的韩进海运其实也存在这种特权氛围。

比如今年6月,首尔检方指控韩进海运前任副会长崔恩英(Choi Eun-young)在预先知情股价即将暴跌的前一天抛售所持股票。崔恩英的先夫是“赵家人”。

Image caption “坚果门”让大韩航空成了笑柄

首尔法律和商业研究中心的李律师(Lee Ji-soo)认为崔恩英“既没有专长、也不了解行业,被任命为CEO完全是因为她是赵家的亲戚。这是典型的财阀做法。”

韩进集团的管理层过去也曾受到过批评,相当严厉的批评。1980年代和1990年代间,大韩航空发生一系列空难,至少部分原因被归咎于公司的等级森严文化:下级不敢发言(这种事发生在驾驶舱里可能会带来致命后果)。

《纽约时报》在给集团创始人赵重勋发的仆告中说,“1983到1999年之间,大韩航空空难导致800多人死亡,韩国总统金大中公开指责该集团的‘管理风格’对空难负责。”

所有这一切并不意味着现在韩进海运的麻烦主要都是家族主导性质的管理体制造成的。

但是,更广义地审视公司历史,韩国人再一次质疑,如此封闭的家族性公司是否存在不可接受的缺陷。

韩国大学商学院金融金教授(Kim Woo-chan)告诉我,“许多韩国财阀业绩欠佳,他们与股东对峙,需要任命管理高层时倾向于选择家族成员。”

Image caption 韩国前总统曾指责“管理风格”要对大韩航空1980到90年代间的一系列空难负责

但是他还说,现在看来,韩国确实有改革的政治意愿,政界好像更公开支持引入立法,这或许会驱使财阀向外界公开所有权和管理层。

就韩进海运这个案例而言,韩国政府好像很有决心不出手挽救。归根结底,政府机构韩国开发银行也是把韩进海运推上破产法庭的债主之一。

不过,路还很长。文化和结构可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改变的。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