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听加莱人发牢骚、吐苦水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加莱“丛林”营地被很多人所诟病

城边“丛林”中聚集着大批伺机偷渡进入英国的移民,影响经济、民生、城市形象。有市民说,自己也像难民一样“绝望”。

原来,我还以为他们是移民呢。一群看上去很强悍的阿尔巴尼亚小伙子围坐在咖啡厅外我们的邻桌。后来,听到我们说英语,他们来凑近乎。

最开始还算很友善。你们是英国人?是。然后就是惯例的问题,你们从伦敦来?接下来没多久,就直奔主题:你们有车吗?我们想租你们的车,但是你们必须自己开回英国,不会吃亏的,我们舍得出好价钱。

他们没有彻底亮底牌,但是话说到这儿,已经可以明显看出来,这些人是走私人口的。他们也没过分威胁,但是,六个人,都是小伙子,把椅子搬过来,几乎就是把我们包围了。直到我解释说我们是记者,他们才退到一边儿。

后来,一位法国警方的联系人证实,在加莱,经常看到的那些在咖啡馆抽烟、喝啤酒或者在廉价酒店外闲逛的阿尔巴尼亚年轻人多和走私移民进入英国的团伙有关系。

在加莱市中心,几乎很少能够看到来自所谓“丛林”的移民:非洲人、中东人、南亚人。距离“丛林”虽然车程只有10分钟,但是在加莱市中心以及海滨,看不到多少移民存在的迹象。

Image copyright PA

当地经济的支柱——英国和比利时游客还在接着来,不过人数减少了而已:被那些卡车、汽车受到移民攻击的报道吓的不敢来了。

今年,估计旅游业的收入已经下降了15%-20%,海滨许多餐馆关张了。加莱的失业率高达18%,几乎相当于全国平均值的两倍。其实在移民涌入之前,伴随着工业萧条,加莱原本就在困境中挣扎。

赫尔维是一家颇有名气的咖啡馆的老板,他已经申报破产保护了。赫尔维说,对那些逃离战乱、赤贫的人,他确实也很同情,但是,不能容忍“丛林”继续存在下去了。他的原话是,“为他们,还是为我们。”

喝着咖啡,听当地一位著名商人萨蒂对媒体破坏性地描述加莱大发牢骚和怨气。他说,“加莱是我知道的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比我去过的一些美国城市或者伦敦一些地方要安全的多得多。你看街上走的那位老妇人,手包大敞着,没有人打扰她吧。加莱很安全。”

萨蒂认为,问题是,新闻报道聚焦于移民聚居的营地“丛林”,导致人们错误地以为,整个加莱已经是一片大乱。

本月早些时候,萨蒂曾经作为一家代表团的成员去访问英国的肯特郡,试图说服英国公司搬去加莱,因为这里房价更便宜,而且,英国公司也许需要在脱欧之后在欧洲大陆有个落脚点儿。

萨蒂本人当然有个人考虑,但是他说的没错,新闻中说的那些暴力通常只发生在通往英吉利海峡隧道的高速公路、以及通往客轮码头的公路上。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码头工人和当地商户也加入了游行

考虑到加莱并不大,它还算有相当多高质量的餐馆,通常食客盈门,美食不少,价格低廉。

有时候很难相信,就在不远处,成千上万的移民蜗居在龌龊的帐篷营地,一门心思等着机会闯入英国,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不过在加莱,我也遇到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难民。盖文是来自英国肯特郡的商人,在加莱已经工作16年,仍然不会说法语,但是他创业有方,销售GPS跟踪仪的公司业绩不错,客户遍布世界。

盖文说,我喜欢加莱,就算加上税率高,总成本也比在肯特更低。下午我可以去划水,垃圾桶每天有人清理。他和萨蒂观点一致,很不满意加莱被看成了禁区。

有些加莱人把希望寄托于最近政府做出的一长串取缔“丛林”、驱散移民的承诺。但是也有许多人并不相信。

小店主莫妮卡告诉我说,“几个月后,当人们看到‘丛林’依然存在的时候,愤怒仍会爆发,还会上街抗议。没有如果,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莫妮卡说,距离大选和国会选举还有八个月,那时候,也许会有许多人转而支持极右翼的“国民阵线”。

她说,“这并不表明我们种族歧视,但是,我们几乎和移民一样绝望了。我们的地方领导人到巴黎去求助,好像根本没有人在乎!”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