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想结婚为什么必须出国?

Image caption 黎巴嫩情侣雷切尔和阿布杜尔·卡德尔须出国做出白头偕老、共度一生的承诺

每年,大约3000对情侣从中东前往塞浦路斯举办婚礼,并不是因为这里有浪漫美景、或者是希腊神话中爱神的诞生地。无奈之举?

拉纳卡(Larnaca)民事婚礼大厅。小小的扬声器播放着一曲俗气的爱情歌曲,一对年轻情侣手拉手、紧张不安地走过来,穿过一排排空空的座椅。

雷切尔和阿布杜尔·卡德尔(上图)是黎巴嫩人,但是,他们必须出国做出白头偕老、共度一生的承诺。

这对情侣穿着体恤衫、破洞牛仔裤,不是你我想象中典型的新郎、新娘装束。他们说婚誓用的是英语,而不是母语阿拉伯语。

注册员宣布两人成为夫妻,雷切尔和阿布杜尔羞涩地亲吻。我是现场唯一的见证人,向他们表示祝贺。

雷切尔和阿卜杜尔的故事在黎巴嫩相当普遍。黎巴嫩有18个官方承认的宗教派系,雷切尔是马龙派基督徒,阿布杜尔是逊尼派穆斯林。他们两人都不想皈依对方的宗教,双方都认可,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办法举办宗教婚礼。

雷切尔告诉我,“当然了,我更希望能在上帝面前成婚,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到这里来,是因为在黎巴嫩不存在民事婚礼这一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塞浦路斯城市帕福斯的爱神岩,传说,希腊神话中的爱神就是在这里出生

到塞浦路斯来举办婚礼的外国情侣总数多得令人吃惊,每年从中东来的就有大约3000对。其中大多数是黎巴嫩人和以色列人。他们发现,希族塞浦路斯的民事婚礼快捷、廉价,最重要的,回国后还被法律承认。

拉纳卡民事婚礼注册员马拉斯(Michaelakis Mallas)说,“我们周围有太多、太多没法办民事婚礼的人,我们是他们能够找到的第一个欧洲国家。”

他还介绍,“婚礼一般需要10-15分钟,但是我们给他们办的相当像样!”

马拉斯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他说,“可以见证许多真情流露。爱,没有界限!”

在中东一些国家,曾有人提倡把民事婚礼合法化,但是,宗教领袖利用他们的政治影响加以阻挠。

一些国家干脆实施伊斯兰教法,但是其他一些国家的做法起源于奥托曼时代。他们允许不同的宗教社区建立自己的法庭以及与家庭法并行的体制。

所以,阿訇、牧师、拉比控制着结婚、离婚、儿童监护、遗产继承等事宜。他们认为上帝决定一切,不能把宗教和个人生活的这些方面分割开来。

Image caption 来自以色列的拉兹和奥尔希望办民事婚礼,也选择来帕福斯

在帕福斯(Paphos),沿着海岸漫步,海浪一波又一波冲打着爱神岩。据信,希腊神话中的爱神就在此诞生。现在,这里成了一个举办婚礼的热点。

黄昏,彩霞西映。码头边一顶乳白色的华盖下,来自叙利亚的情侣拉兹和奥尔 正在举行婚礼。他们不信教,坚持要办民事婚礼。

新郎拉兹解释说,“在以色列只有宗教婚礼,想结婚的恋人必须去找拉比。新娘需要特殊培训,学习如何做妻子,还要接受仪式性的洗浴。这是正统教派的惯例。要是不信,为什么非去这么做呢?”

以色列的犹太人是否信教、是属于犹太教中的改革派还是保守派根本不重要,婚姻是受最高拉比团管理的。

想结婚的恋人必须证明他们是真正的犹太人——各方生母必须是犹太人,或者已经正式皈依犹太教。

这就给从前苏联迁入以色列的35万移民带来了问题,他们不符合这些具体标准。因此,其中许多人也选择去塞浦路斯结婚。

去年,格尔和未婚妻、俄国/以色列混血的玛莎就是在塞浦路斯城市利马索尔(Limassol)的海边结婚。

Image caption 办婚礼,给塞浦路斯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

格尔说,“最开始感觉很奇怪,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犹太婚礼仪式。但是,塞浦路斯的婚礼很专业,不像是在拉斯维加斯找个假扮猫王的人主持婚礼。”

格尔和玛莎希望以色列也能修改法律。他们说,否则,即将出生的宝宝长大后也许也只能到国外去办婚礼。

目前,塞浦路斯正在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捞金,努力把自己打造成“爱之岛”。

外国人来办婚礼这个产业每年给希族塞浦路斯经济贡献1.35亿美元(约合1亿英镑)。

在拉纳卡的婚礼大厅,我给刚刚结婚的那对黎巴嫩新人雷切尔和阿卜杜尔照了几张照片。他们计划返回贝鲁特后举行一场大派对。

阿卜杜尔说,他和妻子做出了让步,现在轮到黎巴嫩当局让步了——总该同意民事婚礼了吧。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