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新型家庭——爸爸负责生孩子

Image caption 厄瓜多尔第一个变性人三口之家

厄瓜多尔这个三口之家颇不寻常:爸妈都是变性人、爸爸怀胎生宝宝。不过,高调挑战传统观念和建制,并不合所有人的口味。

这是南美名气最大的变性人家庭之一。

戴安告诉我,“我们还没起名字呢,其实应该说起好名字了,不过在等合适的时候宣布。”她并没抬眼,而是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继续用精心美过甲的玉手敲打手机。

不管孩子叫什么,肯定都还会引出争议。戴安和伴侣希望等到局面平静下来再说。

厄瓜多尔最大城市瓜亚基尔(Guayaquil)。当时恰逢“自豪周”,我在开车,车上坐着的是戴安、她的伴侣费尔南多还有他们六周大的宝宝。小宝宝目前只有个小名,叫“蜗牛”。

转天将有一场大游行,这对伴侣在抓紧给彩车办理各种文件和手续。

戴安和费尔南多是拉丁美洲最受瞩目的变性人伴侣。在许多人看来,他们堪称南美大陆越来越宽容的标记之一。

戴安和费尔南多是在社交网站脸书上认识的。戴安(原名路易斯)在网上花费不少时间寻找理想伴侣。她希望得到的其实和许多其它女人一样:对方要支持自己的事业(活动人士)、也要一起有个家。后来,她遇到了同是变性人的费尔南多。

费尔南多和戴安都没有做过变性手术,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像其它任何伴侣一样、不通过医学手段帮助自然受孕。

我们坐在车里,等着戴安去另外一个办公室办手续。费尔南多生在委内瑞拉,原名玛丽亚。趁着“蜗牛”酣睡,他向我讲述了他和戴安闪电式的恋爱经历。费尔南多说,“我们在网上聊了几天之后,我就坐上大巴去厄瓜多尔了。”他笑了笑,接着说,“一起生活三个星期之后,我就怀孕了!”

变性人父母生孩子?在这一问题上,厄瓜多尔人的看法两级分化。社会在大踏步地改变,反对改变的声音也很强大,有时会用暴力方式来表述。

戴安本人曾经数次遭绑架。出于安全考虑,她在市中心的办公室安装了闭路电视。

尽管如此,包括戴安本人在内的一些活动人士仍然选择高调,他们认为这才有助于推动公众的理解。

费尔南多怀孕期间,这对伴侣在脸书上发表了一段令人不安的视频:一名医生告诉费尔南多,别忘了自己是个女人。视频被广泛分享,之后医院被迫道歉。

现在,戴安已经不觉得“出柜”——公开承认是变性人——是个问题了,但是,这确实是一段痛苦的旅程。她曾经卖过淫、和家人打翻过,尽管如此,戴安现在仍以积极心态担当活动人士的代言人。在她和费尔南多共同开办的多个社群网页上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照片,戴安身穿代表性的塑身胸衣,费尔南多颜值犹如男生组合成员,粉丝点赞如潮。

这样的维权活动并不合所有人的口味。今年在首都基多一次“自豪日”游行活动中,有人高举一幅被鲜红十字刺穿的戴安和费尔南多合影。合影是这对伴侣的床上照,盖着床单呢,配发的新闻是他们要做父母了。厄瓜多尔的LGBT(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社区本应该是这对情侣最坚定的支持者,却如此高调地公开表示批评。

LGBT社区中部分人认为,戴安和厄瓜多尔总统克雷亚的关系过分和谐。克雷亚是坚定的天主教徒,多次发表仇视变性人、同性恋的言论。他们还说,戴安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2013年,戴安成为厄瓜多尔首位参加国会下院选举的变性人,但是她落选了。现在,她希望能参加2017年的议会上院选举。

Image caption 2016年基多“自豪大游行”

戴安试图在天主教会和LGBT团体之间构建桥梁,这也招来非议。有人说,她根本无法和双方保持友好关系。

但是很难否认,戴安迄今一直努力追求的,正是要寻找新途径、调和对立身份。她是变性人,但是拒绝接受变性手术,表示对社会传统标签的蔑视;但是,她也当了妈妈,全心全意地拥抱了家庭这个传统建制。

那天,开车在城里转了六个小时。晚上,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回到瓜亚基尔北部戴安和费尔南多的家外。

我停好车,坐在车里遥望这对伴侣安顿小宝宝睡觉。床铃柔和悦耳的音乐飘出窗外,戴安拉好一半蓝色一半粉色的窗帘,关灯……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