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酒庄改造营——教育还是度假?

田园牧歌小酒庄成了法国首家极端青年改造中心。把这些人集中起来再教育,好创新还是馊主意?“势在必行”还是“疯狂实验”?

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葡萄园一望无际,天空中晚霞绚烂。韦龙地区博蒙(Beaumont en Veron)郊外,一群人围坐在花园桌旁,喝着开胃酒聊天。

美酒加美景,非常田园牧歌吧?事实并不尽然。这些人其实是怒火中烧,家门口一家小酒庄就要成为法国第一家“预防、融入和公民权中心”:此类中心也被某些人称为“去极端化改造营”。

卡利亚(Michel Carrier)指着小路对面几百米远一片18世纪时修建的房子说,“政府在我们这儿搞疯狂实验。我们是在笼子外,但是觉得自己成了小白鼠。”

尽管官员承诺首批学员全都是“自愿”来的、而且仅限于那些“从未犯下与极端化有关罪行”的人,当地抗议组织的负责人卡利亚还是不信。他说,“我们生活在恐惧中,特别是在尼斯事件之后。”

卡利亚质疑,尼斯攻击事件中的卡车司机不是也没有犯罪纪录吗?

截至到2017年底,法国计划开设13家改造中心,每个地区一家,据报投入总计4000万英镑。不同的中心收容不同的人,有些可能是坚定的极端分子、最近刚从叙利亚回来或者从监狱中获释。

但是,这个第一家更像是“预防中心”:简版去极端化。

直到前不久,刚改建的 Pontourny 酒庄一直是无大人陪伴的外国未成年人收容所,为缩减开支关闭了,孩子被分配到其他地方。当地政客迫切希望能够保留一些就业机会,原来的20名工作人员接受再培训后在改造中心上岗。

卡利亚的邻居瓦莱丽说,“我们的议员和市长达成协议,听从上级指令,现在嘴被缝起来了!”她形容这个新项目是“明年总统大选前的摆设,奥朗德迫切希望让人觉得他确实是在采取行动打击极端主义……”卡利亚插嘴说,“ 但是他反正也会输。”我问他,谁会赢呢?他说,等再喝一杯就告诉你。

我不能再等了。不过转天早晨,哪家政党在利用当地人的不满却是一目了然。

通往酒庄的小路尽头,卡利亚等人正在举着横幅抗议,一同参加的还有皮恩(Veronique Pean),极右翼“国民阵线”在当地的议员。她递给我一份新闻稿,其中批评法国政府反恐无能。

那天,那里到处都是拿着文件夹的警察,我本人也被叫停好几次、出示身份证。我和其他一些记者一起去参观酒庄、会晤多梅尼克(Muriel Domenach),前任驻伊斯坦布尔领事、新任反极端思潮负责人。

我们被告知,这家中心要做的并不是去极端化、而是帮助那些与家人、朋友关系被切断的年轻人,用多梅尼克的话说,“在跌入极端主义深渊前挽救他们”。

那么,走上极端化之路的人怎么会想起自愿来接受改造呢?多梅尼克说,“很复杂。走到边缘的年轻人通常面临一场拔河赛——对生命的渴望和对死亡的着迷。”

但我仍然迷惑。如果那些人没有案底、怎么可能被送来这里呢?原来,他们可以是老师或者父母介绍来的,比如,由于担心孩子曾打专门热线电话求助过的。

那么,他们有多大压力必须来接受改造呢?法国是一个自由国家,这类中心看似要考验作为自由公民的真正含意。

布隆内尔(Gerald Bronner)是社会学家,曾参与起草改造计划。他说,“告诉人们他们错了从来没用。我们需要努力拓展他们的思维、增强他们对极端意识形态的免疫力。但是这不是强加的,他们必须要愿意为了自己去这样做。”

中心可以容纳30人,但是目前还不清楚已有多少人报名。我们去参观了一家典型的卧室,由酒庄原来的洗衣房改造。卧室内家具很简洁,瓷砖地板,不过被子色彩鲜艳,床头小桌上摆着闹钟。一位法国电视台记者说,“很像孩子的夏令营。”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所军队寄宿学校。学员每天早6:45起床,去上课,穿制服。他们要学法国历史、宗教、哲学,每周一次向法国国旗致敬、唱法国国歌。

有批评者警告,这样做可能会适得其反。但安德尔卢瓦尔省负责人坚持说,共和价值观是成功的关键,“需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公民。”

当记者问到,这里的年轻人是否有祷告、见阿訇的自由时,多梅尼克说,宗教仪式、祷告、蒙头巾,自由活动期间在个人卧室里可以。

在中心停留10个月的后期,学员可获准出外参加工作实习、探望家人。

那么,可以用手机、电脑吗?内政部一位官员笑着说,“电脑仅限于教学使用,再说这里的信号很糟糕。”

当地人的担心呢?韦龙地区博蒙市长称那都是“毫无道理”的。这里有18个摄像头、还有其他安全措施,“尽管不存在零风险,但我们必须想办法帮助这些年轻人。”

多梅尼克也同意,“最危险、最不负责的,是什么也不干。”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