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前共产主义国家人更珍惜出国自由

Image caption 波兰2004年加入欧盟以来受益匪浅

在家可以随便领护照、回国不用上交;出国能走欧盟通道,不盖章入境……如此平等自由,在前东欧阵营,谁愿轻易放弃?

就我所知,不存在专门写给记者的祷告词。如果有人要费心去写一个的话,我觉得应该为记者祈求“多事”的一生,祈求记者有风度、自制,不要过多讲述自己经历的不平凡。

还有,时刻牢记,你所经历的一切并非只是花絮、轶事。

每次重返波兰我都要这样提醒自己。

Image caption 波兰记者、作家Julia Szyndzielorz说,波兰人非常看重人员自由流动

30年前我第一次出任驻外记者就是去波兰。初来华沙正值严冬。我记得,一排排小米粥颜色的水泥建筑物,在黯淡的灰色路灯映衬下,更像是铅华洗尽,毫无魅力。

我曾经担心自己做这份工作是不是太年轻。我才20多岁,有活力应对令人窒息的官僚主义、令人烦心的商品奇缺—比如买不到剃须刀片或者新鲜牛奶,但是,我怎么能有足够的智慧去体会、去懂得这样无穷无尽、日复一日的折磨如何消磨着普通波兰人的意志。

现在回波兰,好像重温一部几十年前看过的老片,原来看的是黑白的,现在看的是生动炫目的彩色版。归根结底,在所有前共产主义国家,过去,真的就像是另外一个国家。

我记得原来给《记者来鸿》写稿讲述过一段奇怪的经历。一个八月的早上,我走出家门,看到自己沉重的西方产旅行车轮胎深深陷入柏油路!

我记得,最开始我是这样解释的:很简单,东欧的夏天比想象中的热。后来,一位上了年纪、更有阅历的波兰同事告诉我,这个故事反映的应该是:共产主义柏油路质量不过关。

因为,在共产主义时代,一切都是不同的。举个例子,你的旅行证件并不属于你。如果你很幸运、人脉很广、或者对国家有什么用,你“可能”会拿到护照。但是,等你出国回来了,必须把护照交给警察!

如果你叛逃西方、出了国没回来,那么,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几乎就永远、永远也拿不到护照了!这样看来,国家等同于把那些出国的人留在家里的亲朋好友绑架成了人质。小心眼儿、让人烦,但这一招通常很有效。

因此,如果你是那些过去20、30年间才走出苏维埃共产主义坚冰的东欧国家公民,你对人员自由流动的看法可能就会和西欧人有很大的差别。

在东欧,这个问题可不全是和资本、商品、服务自由流动一样是为了如何确保市场有效运作,这可是涉及“自由”真谛的一个问题。

一位前任政府部长直言不讳地告诉我,这是欧盟单一市场四大自由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这是唯一一个人们可以闻到、尝到、触摸到的自由。他回忆起他本人一次不寻常的出国旅行:第一次自驾穿过东欧和西欧之间不复存在的边界,感觉不仅仅是自由,还有平等。

另外一位资深政客回忆起当年从捷克斯洛伐克回来时被搜身,这样的羞辱现在根本无法想象。但是,这是他1980年代晚期、而不是1940年代的欧洲记忆。

现在的波兰,观念存在严重分歧:一边是被自由派看作修正、专制的保守派政府,另一边是自以为很前瞻的反对派党团。

Image caption 波兰政治领袖几乎都有同样的欧盟价值观

双方看法也有一致之处,其中之一就是,他们都决心保护那些利用人员自由流动权、在英国公投之前去英国发展的波兰人的权益。其中也有许多人同样有决心,想方设法也要让波兰下一代享受同样的权利。

正是这样的紧张对峙,让英国的脱欧谈判变化莫测、困难重重。

不管现在的政府怎么说,大多数波兰选民并不认为欧盟只是个花言巧语、过度干预、过度管制的官僚,欧盟也不只是个不招人待见的移民大潮的源头,而是一个能够保证波兰的民主未来、保证波兰人能够在欧洲政治决策桌上占据一席的机构。

一位年轻的波兰驻外记者悲哀地告诉我,她还能记得站在机场热泪盈眶的那一瞬间,那是她平生第一次在欧盟公民通道排队!她说,英国人为什么决定脱欧,真的搞不懂。

这段话给我震动很大。这真算得上曾驻波兰记者值得讲述的一个花絮、轶事。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