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英德对话 鸡同鸭讲?

Image caption 梅首相和默克尔:你到底啥意思?

德国人说话直肠子;英国人说话弯弯绕,政治文化也不同。如此一来,梅首相和默克尔谈脱欧,双方是否都感觉如同对牛弹琴?

德语里有一点,英国人真的永远很难适应。这就是,怎样说yes“是”,和怎样说no“不”。

我的英国朋友杰西卡给我讲过一件小事,凸显这个问题。她在伦敦上学期间,到德国去做交换学生住进一个德国家庭之前,老师让大家坐好听训话。

老师说,“好了,各位同学,如果有人给你端上吃的东西、你又确实想吃的话,一定要说yes,不要说no。”这些女生可都是家教良好的淑女,通常情况下,别人递过一盘饼干,淑女肯定首先会说,“no,怎么好意思呢……”然后等着对方继续劝,然后才能优雅地让步,说,“那好吧……”

老师耐心解释到,“在德语中,no的意思就是no,人家不会再接着劝你吃饼干了!”杰西卡记着自己当时曾想,德国人真怪。很明显,学校有过这种经历:学生回来后抱怨快饿死了。

在英式英语中,no的意思可能是yes,也可能是no。还有,“也许”、“可能”、“确实,但是……”意思既可能是no,也可能是yes。一群英国人讨论去哪儿吃饭,通常人们会说“我随便”,或者“我不在乎”,尽管所有的人其实都很在乎。

对英国人来说,这不是个问题,因为潜台词很明确。但是从外面看一看,在德国人眼里,这真是莫名其妙。

Image caption 英式英语中,“我真不能……”意思也可能是“是,好吧”

我猜想,文化差异也许导致了我们现在在脱欧问题谈判上遇到的交流问题。

去年,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曾试图劝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允许英国和欧盟达成特殊协议,不参与人员自由流动、但是可以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内。默克尔说 no。她的意思真的就是no,而不是“你要是使足了劲儿劝、我这个no也许就可能是yes”的那种no。

英国公投前,默克尔又说了一次no,她的意思还是no。不久前,英国现任首相特里莎·梅去布鲁塞尔开会,默克尔的答复还是一个no。她可能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的更清楚了。

尽管如此,在英国,政客和记者还在没完没了地问:默克尔到底在想什么?议会中人们谈论的还是英国如何才能说服德国、允许英国拿到单一市场中最好的那些优惠。不越红线、不露底牌什么的叨叨了半天,人们还在继续猜测如何诠释柏林发出的信号。

事实其实很简单。默克尔说的就是她心里想的。伦敦好像还是没听懂,德国政客越来越烦躁。对柏林的许多人来说,你要不就留在单一市场、享受所有的特权就要尽所有的义务,要不就出去。德国人不懂,这两种选择到底要哪一种,英国人为什么就不能明说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困惑也是可以理解的。德国和英国并不仅仅交流方法有差异,政治文化也截然不同。

Image caption 德国政坛辩论更看重妥协、而不是摆谱

英国政坛充满对抗性,有混战、有对攻,我们都习惯了那种听上去是一个意思、实际上却是另一个意思的说辞。在英国,政治需要激动人心,才能保证选民和记者感兴趣。所以,华丽词藻司空见惯,偶尔说几段假大空过一阵子再往回收,通常也会被原谅,特别是如果期间还能搞搞笑、幽默一把的话。

在德国,政坛有达成共识、构筑联盟的传统,这就意味着,合作、妥协比摆出一付猛男姿势更被人看重,有话不直说不会被原谅,反倒会被看作不诚实、太糊涂、效率低。

德国政治辩论的风格肯定会把大多数英国选民催眠,但是在德国人看来,英式辩论令人费解地不一致。事实上,有个词很能说明问题。在德国,经常听到人们说konsequet,大意就是“一致”。保持一致是很受器重的美德,意味着你说到做到,做不到就要承担后果。也许有人会说了,最近在英国政坛,没能看到太多这样的表现。

这些不同的价值观念、政治风格,如果仅仅留在各自国家内部的话问题也不大,但眼下要在布鲁塞尔谈判,我们看到的还是两个差异很大的国家彼此不理解对方。

在英国议会西敏寺,脱欧的意思就是脱欧,但是对梅首相来说,她最好也还是别忘了,在德国,no肯定就是no。

如果今后磋商期间,默克尔确实请梅首相吃饼干的话,梅首相最好还是接过来。否则,盘子可能就再也不会端上来了。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