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特朗普赢了 墨西哥哭了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赢了,墨西哥媒体惊呼“我的天啊”

特朗普曾说墨西哥人是“罪犯、强奸犯”,还要在边界修长城。 如此羞辱,这口气墨西哥人一时半晌恐怕很难忍,但又能怎么办呢?

一起收看美国大选直播,刚坐好,我的朋友杰罗尼莫就说,“我和一哥们打赌,我赌特朗普赢。”我问他,赌多少?杰罗回答说,一顿正统墨西哥午餐!

接下来,杰罗哈哈笑了笑,又说,其实我怎么都是赢。因为,如果赌输了,其实获利更大。首先,从个人层面来看,他支持克林顿当选;再者,如果是克林顿赢了,比索(墨西哥货币)肯定会比要是特朗普赢了更值钱。

嗨,你瞧,也就才过了一个多小时,特朗普要赢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比索开始一路狂跌。那晚一度跌幅达到13%,创下过去20多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大选前几个星期,性骚扰丑闻包围特朗普,墨西哥人开始相信他不可能当选了。不过,这样想真的是错了。墨西哥人曾经在脸书上联系、筹划举办庆祝特朗普失败的派对,现在也不用再张罗了。心情沉重,悲哀地各回各家。

作为记者,我应该保持中立,但是几乎不可能不同情我的墨西哥朋友。墨西哥在国外的那些成见性名声和真相差距相当大。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原来说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墙

举个例子。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推了一张他在吃炸玉米碗的照片,玉米饼做成的碗状外壳里装的看上去像是菜。特朗普同时还发了一条推文:五月节快乐,并说他喜欢拉美。

这条推文立刻火爆互联网,原因并不仅仅是特朗普吃的那个玉米饼和墨西哥的玉米饼有天壤之别,还有,五月节是美国庆祝的一个假日,而不是墨西哥。可笑,肯定无助于讨好他曾经得罪过的墨西哥人。还记得吧,特朗普曾经把墨西哥人贬为罪犯、强奸犯,人家怎么能轻易忘掉?

大多数美国人从来没有来过墨西哥首都。这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大都市,有各种各样一流博物馆、世界级餐馆。但是,墨西哥城很难摘掉从前暴力和犯罪的帽子,这让墨西哥人和在墨西哥城生活的外国人很恼火,因为永远有人问:你们那儿是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危险?答案:不是的。我是英国人,大多数时间,我在我的第二故乡感觉比在伦敦还安全。

我想说明的问题是,墨西哥人有理由觉得自己被误判。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过去这几个月美国那边儿的负面言辞并没有改变普通墨西哥人对美国的看法。

著名历史学家、评论员克劳兹(Enrique Krauze)向我解释说,“墨西哥人喜欢美国有多种原因。许多墨西哥人有亲戚在美国生活,他们联系很多很密切,不仅仅是走亲访友,还包括文化上的交流。墨西哥人传统上一直倾向于融合,这也是墨西哥文化的一个独特之处。”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吃的这是墨西哥餐?

比如说我的朋友杰罗吧。他生在波士顿,长在墨西哥,会说流利的英语,在墨西哥、美国都有亲戚,他在美国大选中投票,但也由衷地为自己是墨西哥人自豪。不过过去几个月,杰罗的墨西哥心和墨西哥范儿被别人当作耻辱、而不是值得自豪的目标。

克劳兹说,“原来我们觉得,那些偏执、种族歧视、仇外情绪、本土主义……所有那些丑恶的流行趋势虽然是美国社会的一部分,但只是在边缘。但是我们逐渐懂了,那边儿有很多人真的不喜欢我们。”

这些人不仅仅远在美国,也在墨西哥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一天,我和在(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生活的另外一个朋友聊了起来。每年,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来这里度假。我对朋友说,这里肯定不会有太多特朗普支持者吧。如果这些美国人选择来墨西哥度假,按逻辑推理,是不是就可以说他们也是墨西哥的粉丝呢。朋友立刻给我挑明了真相。朋友说,实际上,很多很多美国人来墨西哥吃喝玩乐、但仍然支持特朗普。

虽然美国大选的结果令许多墨西哥人沮丧,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搞得懂。过去几天,我问过不少墨西哥人,他们怎么看待特朗普获胜。一次又一次,我得到的答复都一样:上帝呀!然后尴尬地停顿,然后也许会紧张地笑笑,说,“天知道。”真相很难诠释。

墨西哥人非常自豪。他们在观望特朗普获胜对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至少,我的朋友杰罗可以大吃一顿免费午餐、暂时忘记心中痛楚。章鱼大虾拼,蟹肉玉米饼,鱼,就着一杯杯罗望子汁。墨西哥餐,谁能比得上这个正宗?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一定胜过特朗普的那个玉米饼!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