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走进缅甸边陲神秘的“山寨中国”

Image caption 佤邦边界,请来过境的记者应该不多

夹在中缅之间,从缅甸要自治,从中国赚大钱,日子很滋润,难怪人称“山寨中国”的佤邦安于现状。交易毒品、濒危动物又怎样?

佤邦是地球上最秘密的地方之一。上谷歌地图搜找不到,想办签证去,肯定被拒。不过,在缅甸、在佤邦,时代都在变。

所以,BBC和一小组国际、当地媒体的记者才受邀前往佤邦一游,个中原因我们现在也没完全搞清楚。

我们经由距离缅甸和中国边境不远的一个过境点进入佤邦。被缅甸士兵仔细搜查一遍之后,我们跨过无人区,受到东道主佤邦电视台派来的陪同的热情拥抱。

他们高呼“欢迎前来佤邦!”带我们去搭乘等候的小皮卡。好像等待已久的首次约会,考虑到佤邦人的历史,我们觉得有点紧张。

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佤邦人被称作“蛮佤”,据说他们勇猛善战,赢了会把敌人的头砍下来、悬在杆子上。尴尬地开完了悬头玩笑,我们南行进入反叛控制区。

佤邦面积和威尔士差不多,人口大约50万。事实上像是个紧邻中国的缅甸国中国。1989年佤邦反叛力量和缅甸政府达成和平协议,佤邦获得自治。

作为对放下武器的回报,佤邦反叛得到了土地,可以随意经营。所以,佤邦人就选择种植他们能种的、红利最高的东西:罂粟。

Image caption 不管钱哪儿来的,佤邦的学校和基础设施令许多缅甸人眼红

接下来的10年,佤邦和金三角稳稳获得鸦片和海洛因世界主要出产区的声誉。

我们这次有组织的参观,至少部分原因好像是向我们表明佤邦已经“戒毒”了。所以,行程前几天,我们被带去参观取代罂粟的新作物:茶、咖啡、橡胶。

在佤邦第二大城市勐冒,一名台湾商人向我们展示了他打理精良的乌龙茶园。他告诉我们,和其他绝大多数佤邦出品一样,他的茶也全部销往中国。

事实上,佤邦感觉更像中国、而不是缅甸。货币是人民币,语言是汉语,基础设施比如电力、移动通信用的也都是中国的。

Image caption 佤邦的商贸往来—包括茶叶—都是和中国有关

佤邦建筑部长英格尔(Yeng Gar,音译)爽朗地笑着告诉我们,“作为缅甸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我们从中得到了什么。但是我们不要独立,我们愿意是缅甸的一部分。”

这种战略效果不错。过去20年间,佤邦一直精明地在自己的两大邻居之间周旋。装备精良的反叛武装将缅甸政府军挡在安全距离,和中国紧密的商业联系给佤邦兴建基础设施、致富的机会。我们被带去参观公路、学校,其水准肯定会令许多更加“忠于”中央政府的缅甸地区眼红。

但是,毒品仍然是个大问题。就我们所见,大规模的鸦片生产已经停止,但是,“毒瘾”可能转入地下了。联合国和美国国务院报告指责佤邦成了甲基安非他命的主要产地。令我们失望的是,参观日程上没有毒品工厂这一项。但是,我们说服陪同让我们采访司法部长李三路(音译)。

Image caption 佤邦的语言、货币、基础设施大多都是中国货

他令人吃惊地坦率,告诉我们,生产甲基安非他命是个相当大的问题,仅在今年就缴获2吨药片。但是他说,责任都在外面。

李部长不太令人信服地说,“我们本地人不知道怎么做药片。原料都是从中国、印度、泰国进来的,在这儿就是做一下。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们本想接着提问,但是陪同插手了,告诉我们今天采访到此为止。

那天晚上,我们没去唱歌,躲过了陪同,溜出去到佤邦首府邦康逛一逛。很快我们就发现,佤邦对非法享乐的瘾并不仅限于毒品。

Image caption 和其他野生动物交易市场不同的是,佤邦商店很高档

在几乎任何一条街道都能看到出售濒危动物零部件的商店。虎牙、虎骨、象牙、穿山甲等等,都可以买得到。柜台后的女人告诉我们,大多数客人是中国人,跨界送货很容易安排。

这里距离缅甸著名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勐拉只有100公里,但邦康更加抢眼的是,交易组织相当严密、高端。

这些商店可不是摊档,而是出售濒危动物制品的超市。这是进入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从前鲜有报道的一条通道。

Image caption 佤邦外长说,野生动物产品并非出自佤邦

我们悄悄地用手机在商店拍了视频,回仰光后给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考克斯(Nick Cox)看。他说,“可以看出,比我们从前知道的交易市场更多。这样高端商店、出售制作精良的濒危动物成品,证明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他说,“市场需求仍然很大,人们想花在购买这些产品上的钱相当多。”

佤邦人并不认为制止野生动物交易是他们的问题。外长赵国安(音译)说,“我们这里没有这类动物,我们把森林砍了种橡胶了。这只是自由贸易。” 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很好地概括了佤邦。和两大邻国、国际法脱节,他们可以随心所欲,而且根本不想改。

缅甸原本想努力把佤邦融入更加联邦制的架构之内,但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成效。迫于中国压力,佤邦前往参与协商,不过,佤邦代表团第一天就愤怒退出,因为给他们的胸卡有误。

信号很明确。佤邦对现状、以及随之而来的自由很满意。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