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圣地“闺房艳照”那些事儿

Image copyright Rebecca Sigala

耶路撒冷,虔诚的女信徒为什么去拍闺房艳照:解放内心?提升自信?追求我的身体我做主?被指搞色情,摄影师如何还击?

“梅”(化名)优雅地偎在床上,仅穿一条蕾丝丁字裤,黑色内衣丢在身边雪白的床单上。伴随着琼斯(Norah Jones)舒缓、温柔的歌声,梅双臂交叉在胸前、抬起头盯着镜头。

摄影师说,“下巴抬高,高一点点。真美。”

咔嚓。

梅今年33岁,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刚读完MBA。她是正统犹太教徒,生活在以色列,所以不希望透露真名。不过今天,她想提醒自己:她同样也是美丽的女人。

她选择来拍所谓的“闺房艳照”,风格亲密、浪漫,通常仅供私下欣赏。

梅说,“丈夫总夸我美丽、优秀、性感,我总是敷衍。我会笑着回答他,你知道自己该这么说所以才说。不过他是真心的。我很难看到自己的这一面。”

Image copyright Rebecca Sigala

来之前,梅先去美甲、美发、化妆。然后和摄影师讨论照片具体的风格:温柔,风情,朦胧的双眸,长长的睫毛,蓬松的黑发。梅希望这次经历能够改变她对自己的看法。

梅说,“我希望将来回忆的时候可以说,这就是我,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是我。我就是这个美丽的女人。”

“我不愿总是想着我是那个30岁了还长痘痘的女人,还有我们女人总爱琢磨的那些不好的事儿。我能说我聪明、能干、是好母亲、好妻子,我也希望能说我美丽。我希望感受到美、性感、自信。”

摄影师希格拉(Rebecca Sigala)也是犹太教徒,七年前从美国迁来以色列。她的拍摄地点通常是在女人自己家中卧室或者酒店客房,拍摄对象或全裸,或仅穿内衣。成品照片震撼、诱人:家庭主妇转型为性感内衣模特。

决定权

希格拉的“客户”中一半是信教的女人,来拍闺房艳照的目的各异,一些是为了庆祝人生的里程碑;也有一些是刚离了婚、或者逃出一段受虐的恋情,希望重新拿回对自己身体的所有权;也有一些——其中包括梅——和自己身体关系复杂,希望提升自信。

希格拉还曾经拍摄过那些感觉被自己身体背叛的女人,比如不孕症患者、癌症幸存者。

希格拉说,“每一个女人都是活生生的,我们人生经历不同,但我们都是女人,都要以女人身面对世界。如何赋权,因人而异。但是,我通过拍照给她们一个自主决定权: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美丽,不要落入社会给女人挖下的陷阱。”

希格拉回忆说,当她把照片送给第一个闺房艳照的拍摄对象时,对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希格拉说,“这种反应很普遍。后来她告诉我,这是她今生第一次感觉是个真正的女人。”

“我很感动,几乎落泪。从那以后,我把拍照也看作一个全身心的治疗方式,因为我意识到这能给女人带来多大的权力。”

Image copyright Rebecca Sigala

希格拉年轻时也曾和自我形象搏斗过,她记得别人曾羞辱她是“犹太肥猪”,她记得曾经疯狂节食。她说,拍照对她本人来说也同样有疗效,她找到了拍摄女人的精神含义。

搞色情

对于信教的女人来说,拍摄闺房艳照可能更有解放感。“外在非常谦卑保守的人,能有机会私下表述自己的性感并且感觉良好,知道这样做也是为了神圣的目的,能够提升自己的女性感觉,对她们来说,这是非常特殊的经历。”

Image copyright Rebecca Sigala

但是,宗教社区中也有人不同意,希格拉已经遇到过反弹。有人批评她物化女性,她在自己脸书分享一些艳照的做法受到更加强烈的批评。

希格拉说,她只有在征得顾客同意后才会发表照片。但是在一些犹太教信徒看来,这仍然太露骨、不妥当。

还有人形容希格拉的照片是色情。但她坚持说,色情制品的目的是性愉悦,她的拍摄是通过艺术唤起情感反应。

希格拉说,“信教的女人居然拍艳照,令一些人很震惊。我的解释是,我们仍然是女人,我们已婚,我们有性,我们不压制自己。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这是谁?

拍摄完毕,梅收拾好性感内衣,恢复日常装:头巾,长及膝盖的裙子,宽松的长袖衬衣。她说,拍摄并没有给她带来与自己信仰的冲突,因为只有丈夫才会看到照片。

几个星期后,梅收到了照片。她说,她下巴差点掉了。

Image copyright Rebecca Sigala

“我直盯着照片,心想,这人是谁?这不是我原来看到过的自己啊。我低头,只能看到肚子上的皱纹,一层层脂肪。但是照片上,值得看的很多很多。”

“说起赋权与女性,我们通常都是指女人的成功、可以和男人一样做更多的事,我们常常会忘记,这也是赋权女人的另一面。让女人更女性,让女人做女人,自信满满地做女人。”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