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互联网

jerryjiang for superpower
Image caption 网络对我而言,角色多变。

大家公认,我也承认,我是一个跟科技时尚完全脱节的人。

一说到网络,我会第一时间乜起眼睛感叹道: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电动王朝,这个现代社会有了新的象征。我同意纽曼主教的认知:网络的出现让“信息”和“知识”的区别更大了一些。

毫无疑问,我们当下享受的讯息根本就享受不完;但诡异的是,与此同时我们沦为网络这个庞大机体的奴隶,它变成了我们生存的必备条件,甚至掌握我们的生杀大权。当我们屁颠颠的漂在虚拟和虚空里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把内心的安宁送上了牺牲的祭坛。

话虽如此,我还是要客观点。网络已经彻底重绘了人类文明的图画,它的深远影响,让工业革命也相形见绌。

更进一步具体说,吾国吾民的普遍心态与集体情愫,也有赖于网络之助力而大有改变。要在以往的岁月里,想做到这一点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在最近的十年间,梦想真就照进了现实。

我和我这一代人的青春,算是让网络带大的,而我们“忆往昔,看今朝,展未来”的姿态,跟以往比也大大地变了样。

管教下的纯真年代已经不再,而我们也暴露在空前繁多的大道小道消息中。有些人做了四面八方的廉价蛊惑煽情说教的俘虏;也有些人会在喧嚣过后,沉淀之余,审视一眼现状,深思一下处境。

其实,国家的精力,国民的品味,也更多要靠这些“长大成人”的家伙去维持,去提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