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上网还是不上的矛盾

Image caption 上网还是不上?我的态度矛盾而积极。

近来谷歌号称要离开中国一事,在全球闹得沸沸扬扬,无论此岸或彼岸,总有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嘉宾神采飞扬的谈论,与评论家双眉深锁的分析。其实,我在这里要讲的,不是谷歌要去要留的事情。毕竟,即使谷歌走了,中国人也还有百度。即使百度也倒闭了,中国仍有搜狗、中搜、天网等一大堆搜索引擎可用。可是,如果这些“高科技”都消失了呢?我是说,如果网络消失了,我们的生活会如何?这可算作谷歌事件带给人们的一个延伸思索吧。

上世纪末对网络的发明被许多人称为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因为它的到来,世界人民的生活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从聊天室、QQ,到淘宝再到土豆网,网络改变了我们身边的朋友圈,改变了我们的消费、通讯与娱乐的方式。难怪许多网友正儿八经的在自己博客上写道:“如果没有了网络,我会死……”

想必他们是还没有考虑到网络正在使人们失去的耐心。无论网上购物还是网络银行都已经如此深入的渗透到了我们的行为方式,以致现在再让大家站在人群中排个队,都有人觉得忍无可忍,要发出“啧啧”的声音以示自己的时间宝贵。

想必他们是还没有意识到网络使人们失去的踏实沉稳。所见即所得的信息已经爆棚,没有人愿意再看需要翻页的文章,没有人再为了一个问题去思索、辩论、然后求解。人们变得更容易放弃,并且对自己的浮躁熟视无睹。

他们大概也没有顾及到,网络给传统媒体所带来的严重冲击。你要听音乐、看视频,还是读小说?网络上一应俱全。所以报刊开始打折了,小礼品开始赠送了,曾经的艺术家,如今也开始“恶炒”了。这也难怪,不然,拿什么去同芙蓉姐姐和凤姐竞争?

如果你想打发时间,那么去上网吧。聊聊QQ,看看八卦,打打魔兽,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不算充实精彩,但至少不至于寂寞致死。过完一天,好像喝下了一杯白开水,但总比渴死要强,是吧?

你有多久没提笔亲手给亲戚朋友写上一封问候的信了?我这么问,你一定会拍砖。是啊,我跟时代较什么劲儿呢?伊妹儿一发,视频一开,既见文字又见人,和亲临其境有何分别?也许不过少了你留在信纸上的墨迹醇香,与信封中散落的点点余温。

写到这儿,似乎有些混淆了自己的态度。其实,我并非一名反对网络者。非但如此,我的生活中亦遍布网络的痕迹。比如我发在这里的这篇文章,比如我的工作、学习、查资料,都同网络息息相关。毕竟,网络确是“伟大的发明”。有了它,我们的生活工作都变得更有效率;有了它,我们不再是“单一文化”的被动接纳者,进而可以幸福的倾听无数的“第二种声音”,丰富我们的视野。网络也使得民意变得重要起来,你还敢干什么缺德事儿呢?一个“人肉搜索”就足以叫你求生不得。最重要的是,网络使我们更近接自由,在那个没有现实繁文缛节的领域中,任意驰骋。

所以,我的态度是矛盾的。

你笑了。笑我的啰嗦和不知所云,笑我态度暧昧的和稀泥。

那么你错了。因为我正是认为,矛盾,才可算得上是一种积极的态度。

一味的接受或是反对都太容易了。难得的是思索,是辩证的思考它同我们之间的关系。让网络更好的服务于人类,这一天必定不远。只期望,在达到那天以前,人类能走更少的弯路。

就在这样的一个清晨,我如往常般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浸泡在晨光的温存中,想象我的这一天并没有网络。那么,也许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也许我会捧一本钟爱的小说,不急不慌的轻轻阅读出声。我会用老旧的录音机播放一首制作拙劣的老歌给自己听,静静的打扫房间,给花浇上水。然后,我会想起:该给远在他乡的双亲写邮件了,这是每周约好的时间。可是,这一天,我并没有网络。而书信又太慢,必定会错过所约的时间。那么,我想我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父亲,网络已经远离我的生活。可是,我毕竟忘记了,电话也算得上是高科技啊。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