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看英国——重返伦敦

Image caption 孙立群:“苏格兰高地的美美得让人难以捉摸”。

BBC英伦网为广大读者提供抒发情感、分享感受的平台。——编者

苏格兰高地·雄伟壮美难以捉摸

苏格兰最美好和最著名的地方——高地(Highland),尼斯湖(Loch Ness)。苏格兰高地有着雄伟壮美的自然风景,提起苏格兰的尼斯湖,首先想到的,恐怕就是神秘的水怪了。传说中有怪兽出没的尼斯湖就在小镇印威内斯的郊外。

在苏格兰高地一路看到层层叠叠的山脉,古老的岩石被水流和冰川分割成峡谷和时隐时现的高地湖泊,还有大片大片随风起波澜的草地和山上整块整块墨绿色的松林。作为冰河世纪的最后一个据点,苏格兰高地的美美得让人难以捉摸。高地旷野之中耸立着一座“二战纪念碑”,是苏格兰为纪念他们的民族英雄而建造的,瞻仰高高的铜像,使人心生敬仰,也使人不禁联想起二战那个残酷的岁月。站立在铜像之下,更使我联想到:这里茫茫高地、荒芜人烟,七十多年以来,真不知道苏格 兰民族是怎样保护好这座铜像的。因为就在人头挤挤,摩肩接踵的大上海,“打电话的少女”青铜雕塑竟然会在淮海路闹市街头神秘失踪了。

从尼斯湖到伦敦·遵章守纪不是空话

Image caption 红色双层巴士是伦敦的标志之一。

从尼斯湖到伦敦,也就是从大不列颠岛的北边到南边,兜了一个圈子,一路走一路看,终于懂了,什么是“规章制度”,什么是“遵纪守法”。乘坐的旅游大巴,司机开车三个小时,休息半个小时到40分钟,绝对遵守制度。停车时规定了开车时间,一定准时发动汽车。有一次,旅游大巴的驾驶员,这个满头金发的白种人开着车错过了吃饭时间,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休息时,放下游客又忙着替车子加油去了。等到加好油,离规定的开车时间只有几分钟了,只见他急匆匆地跑进小卖部,要了一杯咖啡一个汉堡,又急匆匆地跑回大巴等待游客上车。司机的准时守信与一些游客的散漫拖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从苏格兰北部到伦敦,开开停停,天色渐渐黑了。我们到了伦敦还要转车,大家心里焦急起来,这时候,你急也是白急,司机不急,照章办事,离终点大约还有12公里的时候,车子又靠边停了下了。只见路边等着一辆小车,一位年纪稍大的司机上了大巴,握住了方向盘。原来的司机整理好自己的物品,背起行李包下车了,老兄临别时还不忘记热情地和大家挥手BYEBYE。原来,这位司机今天的工作已经满负荷,下班时间已到,按照规定,疲劳开车是绝对不可以的,所以,旅游公司另外派出了人员前来接替他开车。那怕还剩下“一脚油门的距离”。

国内也常常听到禁止疲劳开车,但是就是禁而不止,由于疲劳开车出事故的事情时有发生。为什么明明出发点是有利于民的好事情,往往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不能很好的实施贯彻。为什么?就是没有照顾到事情的两个方面,没有找到两个方面的结合点。单靠禁止是禁不止的。

结语

摘录这样一段话,作为文章结尾吧:说到底,除了钱之外,人和制度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1215年,约翰王被迫与贵族签订《大宪章》之后,英国人在君主立宪的大路再没有回头。在这条路上,他们又迎来了文艺复兴的曙光,日渐昌明的文艺、科技与盎格鲁人、高地人的野性形成合力,再加上日益成长着的资本魔鬼的辅佐,昔日世界边缘的小小岛国能称霸全球毫不奇怪。

尊重制度、崇尚科学、文武兼修,英国就是这么起来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