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十年永居有感

签证
Image caption 我能得到永居,要感谢欧洲人权公约

我今天拿到永居了,是根据“十年永居”的方式拿到的。

我曾经带过硕士帽,也戴过博士帽,可能年纪大了,那两次都没有象本科生那样把帽子抛向天空。因为我在中国是读大专的,所以也没戴过学士帽,自然也就没有抛帽的机会,所以,直到今天之前,我都没有因为庆祝什么事情而把什么东西抛向天空的庆祝方式。但今天,当我打开护照,看到我的永居签证页的时候,我激动地把护照抛向了天空。

我能得到永居,就不能不感谢欧洲人权公约。因为十年永居的原始法律依据,就是来自欧洲人权公约的其中一条:“当一个人在欧洲某个国家连续居住十年后,该国就不能驱逐这个人”。欧洲人权公约在2001年成为英国国内法后,十年永居从此诞生。

二战后,欧洲人认识到如果只强调民族主义,人类很容易又走向另一次自我大屠杀,但要避免自杀行为的重现,就必须保障每一个人的权益。欧洲人权公约随之诞生。

这部公约强调的是“每一个人”的人权都必须得到保障,这使得“人权”概念比“民主”概念更为光辉。因为民主是通过选票决定利益分配,必定有部分人要委屈一点,但人权是强调“每一个人”,所以使得普世人权的推行比民主更为困难。

欧洲人权公约诞生后,如果不能成为欧洲国家的国内法,其实就等于是废纸一叠。很幸运,欧洲的政治家们以大无畏的气概,努力推动欧洲人权公约成为国内法,英国也不例外。

因为这部公约是人类第一部把保障人权作为法律,而且是进入国家法律框架的公约,所以我个人认为它是人类文明的里程碑。英国在正式引入欧洲人权公约为国内法之前的三年,就立了一部人权法去保障欧洲人权公约在英国的执行。值得一提的是,英国是一个没有书面宪法的国家,所以欧洲人权公约在英国的地位充当着宪法的地位,英国最高法院的职能之一,就是审查英国有哪些法律和欧洲人权公约相违背。

可以说,欧洲人权公约经过了六十年,虽然经历坎坷,但它毕竟被欧洲人接受了,起码我自己就是这部公约的受益人。我的博士帽没有被我抛上天庆祝,但今天我却激动地把贴有永居签证页的护照抛向空中,那一刻,我明白在我的心中,自由其实比博士帽更可贵。而这种自由,是欧洲人权公约给我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