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吹响“呜呜组啦”

南非球迷
Image caption 吹响Vuvuzela并非易事,不过巾帼不让须眉。

南非世界杯的特点之一就是吹得震天响的Vuvuzula,其实就是塑料长喇叭。吹出来的音不成调,很粗犷,说得难听点就是汽车喇叭声。

但就这玩意,曾弄得国际足联焦头烂额,不得不为此召开专门会议。原因就是不少国家队抱怨,可容纳数万人的体育场一旦让Vuvuzula闹锅,让场上球员心烦意乱,难以集中,于是呼吁禁止吹塑料喇叭。

何乐不为

东道主南非当然不乐意,要的就是这声响,这才过瘾,没有了这“噪音”,那就缺了点南非味,怎么能体现这是世界杯首次光临非洲大陆呢?国际足联觉得东道主说得有理,否决了减少世界杯赛场分贝的要求。

这一折腾,让南非球迷反而更喜欢吹Vuvuzela了。他们觉得,东道主南非国家队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吹得越响,主队优势越大,何乐不为?

行走了约翰内斯堡街头,满耳充斥的全是这塑料喇叭声,听多了,也不觉得刺耳。

6月9日离世界杯开赛倒计时两天之际,东道主南非举行大游行,国家队球员站在开顶的双层巴士上,穿行约翰内斯堡最繁华的商业区桑顿(Sandton)。

Image caption 南非国家队在世界杯开赛前夕游行,别出心裁。主帅则为球员安全担心。

这也是南非的特色。都知道,通常是球队在夺冠后衣锦还乡才举行这种欢庆游行,但南非选择的是在开赛前。

南非主教练、巴西人佩雷拉纪律严明,反对这种做法,担心球员出意外,后来难以拒绝南非人民的热情,也在南非世界杯组委会的劝说下开绿灯放行,让队员参加游行,与民同乐。

热情迸发

很多人说,桑顿不是真正的约翰内斯堡,这里是富人的天堂。摩天大楼、高档专卖店、异国风味的餐馆鳞次栉比。但这却是南非希望展现给世人的一面:并非是想告诉世界南非的这一模样,而是提醒人们,南非还有这一面。

在这里,我第一次真正感到南非人迎接世界杯的热情。男女老幼,身着黄色的南非球队队服、披上五颜六色的南非国旗、头顶高帽、手持Vuvuzela,仰着脖子、仰天长吹。整个城市沸腾了。

怎么翻译Vuvuzela 呢?比较喜欢“呜呜组啦”。“呜呜”就好比吹出来的喇叭声,通常不是一个人吹,而是一呼百应,一人领奏,其余呼应,这就是一个组合,汇聚成最大嗓门的啦啦队。

Image caption 黄色塑料头盔被艺术加工后成为南非世界杯的另一道风景线。

风景线

一个普通“呜呜组啦”的价格大约20兰特(约合20人民币),普通百姓都能买得起,当然,一旦贴上国际足联FIFA和2010南非世界杯的标记,再弄得五颜六色点,价格可以飙升至400兰特。

记得我小时候也吹过塑料喇叭,虽然比Vuvuzela要小许多,但功能一样。于是弄不明白,为什么Vuvuzula就能出名。但不吹不知道,一吹就发现,这个不是吹小喇叭那么简单。

最需要的就是气力和肺活量,即便吹响了,也是高低不成音,还需要有所控制,音才不至于那么“散”。

专家说:“将嘴皮放在喇叭口上,脸颊放松,让嘴皮震动,一旦出声,加大气力,直到吹出浑圆响亮的音。”

南非当地报纸提醒说,世界杯期间预计嘴巴肿大的人会激增,原因很简单,就是吹Vuvuzela太多了。

除了Vuvuzela,南非世界杯还有一个小创意就是头盔。黄色的头盔其实就是塑料帽子,类似建筑工人的头盔,然后从中间两侧剪开竖起来,可以剪出各种形状,比如足球、奖杯等,然后刷上不同颜色或贴上图案,看上去确实不错。

这个塑料头盔倒是南非人地地道道的发明。据说,发明者是名艺术家,一次看球时,发现不少球迷将塑料瓶到处乱扔,于是突发奇想,琢磨用塑料品做出个看球时的艺术品,于是又增添了南非世界杯的另一道风景线。

竖起耳朵,感受南非世界杯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