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索维托之家见证历史一刻

乔治一家三口
Image caption 乔治(中)说,世界杯在南非举办曾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当世界目光聚集在约翰内斯堡的足球城体育场时,我选择前往索维托的一户人家,共同亲历世界杯开幕这历史性一刻。

索维托是南非种族隔离时期黑人居住区,曼德拉曾在这里度过人生中最重要时光。光阴匆匆,今天这里的居民仍几乎全是黑人,但道路、住房等基础设施有了不少改善。

开车前往索维托中心地带的匹姆维尔(Pimville)区,走进一户有门前花园的平房,干净整洁,这里就是乔治·摩尔(George More)一家。

61岁的乔治曾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效力南非著名的奥兰多海盗队和凯撒酋长队,曾有索维托的“乔治·贝斯特”(曼联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的美称。

推开房门,就听见电视机转播开幕式表演的音乐声,女主人沙迪身着黄色的南非国家队球衣,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在跳舞。

遥远梦想

墙壁上挂着一幅照片,上面写着“南非黑人11人”,这张照片拍摄于1977年,当时南非正处在种族隔离最压抑时期,黑人与白人断然是不能一起踢足球的。

Image caption 这张“南非11人”照片拍摄于1977年,当时南非正处在种族隔离最压抑时期。

如今,最大的足球盛事在南非揭幕。乔治百感交集,他说:“我非常高兴,兴奋之情甚至超过1994年我第一次参加民主选举投票。我从未想过,在我有生之年能看见世界杯在我的国家举办。”

乔治说,南非能举办世界杯有曼德拉的功劳,但最大的功劳是南非人民,正是人们的团结,带来了南非的新生,最终迎来世界杯。

乔治说:“我们以前看到世界杯在美国举办、在德国举办,而在南非举办我们想都不敢想。”他说,正是种族隔离的消失、白人和黑人之间的仇恨减少,才使得世界杯来到非洲大陆。

世界杯开幕前夕,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曾孙女在车祸中丧生,也让曼德拉出席开幕式的可能成为泡影。

乔治说:“这确实让人难过,不过人们总要尊重传统,我们的传统就是要为去世的人哀悼。”

乔治的几个孩子都已成家搬出去住了,最小的儿子卡贝罗还与父母住在一起。26岁的他对种族隔离已没有了什么印象,他希望世界杯能够给南非人带来工作机会。

离开乔治的家,索维托街上行人很少,也很安静,偶尔遇见三五成群的孩子,吹着塑料喇叭、或遇见一群小伙子,身着黄色南非队球衣,聚在一起看球。

今天,很多索维托人都离开家,前往设在中心地区的球迷区,聚集在巨型屏幕前,观看比赛,这里成了欢乐的海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