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冠军的冷场

法国、乌拉圭A组比赛
Image caption 首日便“见红”。乌拉圭虽在第81分钟少一人应战,但防守、抢断依然顽强,令法国队无计可施。

2002年法国、乌拉圭互交白卷的一幕重演果然不出人们所料。

北京时间周六(6月12日)凌晨本届世界杯战罢第二场比赛。八年后重聚南非,法国、乌拉圭这两个世界冠军的碰撞再次只能奏出单调、无序的旋律。这也意味着A组开局的两场比赛均以平局收场,但东道主南非与墨西哥1比1握手言和的揭幕战显然要更带劲、更耐人寻味。

法国、乌拉圭之战终场哨响后,坐在BBC英国广播公司直播室的嘉宾阿兰·汉森(Alan Hansen)一针见血地评论法国队的首战:“布阵怪异、打法怪异、换兵怪异。”

的确,法国与乌拉圭此役总给人“温吞水”的感觉,双方在90分钟里根本没有打出令人期望的节奏,即便如此大赛首日便在这场比赛中“见红”。两队通往南非之路都走得磕磕碰碰,均是通过附加赛确保了决赛圈的一席之地。因此,本场比赛中双方打法缺乏流畅这一弊端便显露无遗。

此外,法国队的马卢达和亨利开赛时都坐了冷板凳。后者的“失宠”可以理解,毕竟赛季后期在巴萨,亨利就尝够了板凳的滋味,成了明日黄花;但法国主帅多梅内克冷落上赛季在切尔西状态神勇的马卢达,据说是因为赛前军营中起了不合。因此,本泽马和纳斯里的落选让人多少觉得多梅内克的失策。

耷拉的“鸡冠”

首战中,法国队依然没有从此前热身赛战平突尼斯、败给中国队的颓废状态中走出,球队的精神面貌是一大问题。同样坐在BBC直播室里观看这场比赛的前英格兰国脚阿兰·希勒(Alan Shearer)认为,互交白卷的结果对乌拉圭相当有利,但对法国则是失望的结局。他说:“法国队里没有一个人显出那么点热情,既没有活力又没有赢球的欲望。即便看着亨利换上场前在场边热身都看上去无精打采的。”

切尔西射手阿内尔卡第一次身披法国队战袍出征世界杯决赛圈,对于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来说,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决战世界杯的机会。但受制于多梅内克的布阵,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阿内尔卡在锋线上单枪匹马依然碌碌无为。

Image caption 法国球迷对高卢雄鸡的期望不减,但法国队所在的A组各队看来实力相差无几。

在南非开普敦现场进行直播的BBC体育部记者保罗·弗莱彻(Paul Flecther)认为,法国、乌拉圭0比0的结果似乎有其必然性,因为一来法国队的单前锋阵型不奏效,二来乌拉圭的防守相当顽强。弗莱彻评论说:“法国队从防线到锋线的推进太拖泥带水,阿内尔卡一人突前显得茫然不知所措。法国队根本没有办法撕破乌拉圭的防线,这就无法给阿内尔卡创造扯动的机会。”

相比之下,汉森和希勒一致对效力于马德里竞技、作战经验丰富的乌拉圭前锋弗兰(Diego Forlan)的表现予以肯定。只可惜弗兰的锋线搭档、阿贾克斯队前锋苏亚雷斯(Luis Alberto Suárez)在比赛中总有些操之过急,频频被裁判举旗判越位,甚至在毫无法国队员贴身逼抢的情况下也出现越位,实在浪费了弗兰的传球努力。

被克的命?

希勒认为,吹罚本场比赛的日本主裁判西村雄一的执法相当到位,特别有两处:一是效力于荷甲阿贾克斯的乌拉圭中场尼古拉斯·洛德伊罗(Nicolas Lodeiro)累计两张黄牌被驱逐出场在情在理;二是终场哨响前两分钟亨利认为对手在禁区内有手球嫌疑,但主裁认定不存在判罚点球的可能,因为乌拉圭后卫毛利西奥·维克托里诺(Mauricio Victorino)绝没有故意手球的意图。

除了4比1横扫以色列,乌拉圭的世界杯备战可以说是无声无息的。但他们到了真刀真枪的决赛圈,看来是有备而来。

回想1966年、2002年法国队与乌拉圭两次同分在一组,每一次高卢雄鸡都蒙受小组垫底的耻辱,难道历史又将如此无情的相似?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