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为什么输得这么惨?

贝克汉姆
Image caption 贝克汉姆难现伦敦申办奥运时的风采,沮丧与失望难以言表。

英格兰申办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不料成为一场“滑铁卢”,首轮投票就被淘汰出局,而且只拿到两票。如果排除国际足联的一名英格兰籍执委的投票,英格兰只有区区可怜的一票,惨不忍睹!

正如南非世界杯英格兰惨淡出局一样,现在英国上下正在痛定思痛:问题到底出在哪?为什么输得这么惨?

国际足联投票倒计时前夕,英国王子威廉、首相卡梅伦和足球偶像贝克汉姆云集苏黎世,做最后游说。尽管气氛热烈融洽,但最终被证实只是“幻觉”,三位重头人物犹如被人“背后捅了刀子”。

错位

英格兰的申办也许从一开始就与国际足联错位。回顾2010年南非世界杯、2014年巴西、以及未来的主办国俄罗斯和卡塔尔,国际足联的思路是将足球推向“新兴市场”,诸如英格兰、西班牙/葡萄牙或荷兰/比利时,这样的“成熟饱和市场”,国际足联已失去兴趣。

74岁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知道,自己的名字将与足球发展的诸多“第一”联系在一起:世界杯首次在非洲举办、首次在俄罗斯以及首次在中东举办,这些将是布拉特的历史遗产和资本,将主办权給英格兰国际足联只能是“原地踏步”。

俄罗斯则很聪明,一再表示“让我们一起创造历史”,让布拉特听着起码舒服。

英格兰的另一错位是不适应国际足联的“游戏规则”。国际足联是一个权力集中的“家庭”,家长是布拉特。国际足联巨大权力的一个来源就是投票机制的不透明,英格兰一直呼吁更透明和公平的投票机制,这无疑会在客观上削弱国际足联的实权。

更糟糕的是,英格兰得罪了这个“家庭”,《星期日泰晤士报》连续揭露国际足联腐败官员,投票前三天,BBC新闻调查栏目Panorama继续曝光国际足联官员的腐败。试想,国际足联24个执委整天在一起打交道,共同维护国际足联“家族”的权力,如今被英国媒体弄掉两个执委,其他“家人”心里会怎么想?

固然钦佩媒体的监督作用,但新闻的自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严格管控新闻自由的俄罗斯成为最后的赢家。

Image caption 俄罗斯总理普京远离最后的冲刺游说,获得主办权后方才前往国际足联。

自负

说了国际足联,再说说英格兰。英格兰有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联赛、是现代足球运动的发源地、体育场馆设施健全、足球群众基础无与伦比,这听上去是“资本”,但最终却成为“包袱”。

英格兰申办的口号是“将足球带回家”。这就让布拉特很不高兴,布拉特明说了“足球是中国发明的”;况且布拉特的目的是将足球推向新兴市场,“回什么家”?

根据国际足联的评估报告,俄罗斯体育场馆欠缺、幅员辽阔,举办世界杯的风险被定为“中”,给国际足联带来利润的前景被评估为“差”;而2022年世界杯举办地卡塔尔的评估风险被定为“高”,事实证明,国际足联并不在乎“冒险”,反而对足球基础设施健全的国家失去兴趣。

英格兰申办的一个卖点就是举世闻名的英超联赛,但英超联赛与英足总是两码事,前者完全是商业运作,后者是发展本国足球,二者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造成英超在国际足坛“龙”的地位,和英格兰国家队“虫”的现实。

英格兰2018世界杯申办首席执行官安迪·安森坦言:“如果我们要想竞争,就必须将我们整合到这些组织当中。我们的难题是:有世界上最强的足球联赛,国内足球市场火爆,因此我们往往觉得没有去整合的必要。”

这就是英格兰足球的自负。本次申办世界杯给了英格兰一记闷棍,意识到要想玩国际足球的游戏,就必须改变自己,去适应国际足联,而不能指望国际足联适应自己。

南非世界杯的失败、申办2018世界杯的失利,注定让2010年成为英国足球运动最沉重的一年。从政府到足总都在开始重新思考英格兰足球运动的未来,毫无疑问的是,一场改革已拉开序幕。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