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球评:足球也得反兴奋剂?

温格
Image caption 温格一直在呼吁在足球比赛里引入全面药检。

温格又说球员服用禁药的事儿了,类似的话弗格森也曾说过。田径、自行车都由于兴奋剂出事儿了,激烈的英超里就没“药劲儿”?还是人们更愿意留在“皇帝新衣”的故事里?

再次勾起温格提及兴奋剂的起因,还是阿森纳九月份欧冠比赛里1-2输给萨格勒布迪纳摩后,对方的一名球员阿德米药检呈阳性。

温格当时对法国媒体L’Equipe说:“当你自己的状态不太好,而对手又吃了兴奋剂的话,那比赛就难了。”

温格说:“在我执教的30年里,我从来没有就为了赢得更好的比赛成绩,给我的球员们注射过什么东西。”

法国人说:“我对此深感自豪。但我曾和很多和我们不在同一个思维状态上的球队过过招儿。”

现在,自自行车后,田径赛场的兴奋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温格这次说的话引起了英格兰足总的留意,并要约见,让法国人“道出详情”。

足总还特地发了个文儿,说“足总…反禁药的检测流程,是全世界最全面的。”

足总还说,他们发现的服用兴奋剂的案例“极其罕见”。

这么看起来,温格是有点儿“挑事儿”了。但这并不是这位一直呼吁在英超进行药检的主帅头一回拿兴奋剂说事儿。

2013年初,温格就曾炮轰足球圈曾“充斥着实际上就是骗子的所谓传奇名宿”。不过,那次的一番话,连点儿水波纹都没挑动起来。没人愿意搭理这个话题。

当然,这次温格的话好像也没几个英国主流媒体愿意当个大事儿,即便大背景是俄罗斯由于禁药指控,都被国际田联暂时禁赛了。

好像在足球圈子里,不管是狂热的球迷、还是这项运动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们,即便有些是真的,也不情愿去相信,甚至连想都不愿想。

有一点是,即便认定世界杯“也不干净”的温格说了,当他被足总约见时,恐怕也很难拿出什么证据。

Image caption 温格就兴奋剂问题,曾多次发表看法。

说一个故事。曾在上世纪约百年前执教阿森纳的耐顿曾在自传中记述了这么个故事,叫“为了决赛,我叫球员吃药”。为了战胜在足总杯赛里骁勇善战的西汉姆,他当时“在办公室绞尽脑汁”。然后一名“西区的名医来访”,并给他的球员开出了一种叫做“勇气药片”的东西,被确认其实就是毒品安非他明。那位医生还跟耐顿拍胸脯说,吃了它,球员们的心“将有如小公牛一样狂野”。

可惜的是,由于雾天,那场比赛被叫停。耐顿形容“回来路上的球员们个个都像饥渴的小狮子”。

在英格兰足球史上,这类故事不是孤案。

当然,最好还是温格错了。但这次被卷入“禁药门”的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还曾是泽尼特圣彼得堡俱乐部的一把手,也曾是俄罗斯足协的一把手。

温格说:“老实讲,我觉得我们在兴奋剂检测上,做得还很不够。”

他说:“我很难相信740名参加世界杯的球员里,一个服用禁药的都没有。”

温格自己也曾因为老球员、前枪手中场莫森爆料说在赛前“注射过黄色的东西”在2011年“后院起火”。温格事后严厉否认给球员“服药”。

曾经作为枪手老帅耐顿的故事出来后,耐顿被要求“闭嘴”。温格这次再次挑出这个问题,至少足总想听听了。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