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骑手华天:里约奥运我做好了75%的准备

Image copyright Xia Yuanpu
Image caption 华天将第二次代表中国出征奥运。
本周末,英格兰中部小镇斯温顿(Swindon)附近上演马术三项大师赛(ERM)第三站的比赛。风景如画的草场、阵阵的疾风、休闲的观众、懒散的狗,构成了马术比赛的大舞台。

赛场场地四周,悬挂着美国、法国、德国、新西兰、英国等参赛选手所代表的各国的国旗,迎风招展,其中也有一面五星红旗,代表这面国旗的是26岁的中国选手华天(Alex Hua Tian )。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华天将和他的赛马远征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这将是华天第二度征战奥运的沙场。

所以,这次在斯温顿附近的巴伯里城堡(Barbury Castle)附近上演的马术三项大师赛成为华天出征前的最后一场赛事。

“我已经做好了75%的准备了” —— 华天对BBC中文网说。

历炼备战

马术比赛最大的特点就是人与马之间的配合,华天说,他的这一判断基于二者的融合上,“我从来不会把人与马分开考虑”。

对短跑选手来说,能自我掌控的备战因素更多的话,马术则有很多因素在掌控之外,或者说,很难掌控。这么来看,75%的备战准备,在华天看来,已是不错。

在巴伯里马术三项赛上,华天将“三项”减少成“两项”,即只参加盛装舞步和场地障碍赛,对体能挑战高的越野赛,华天此次决定退出,目的是“别让马累着了”。

在一个月前的三项大师赛(Event Rider Masters,简称ERM)第二站的比赛中,华天与爱驹“堂.热内卢”(Don Ginero)全程参加,后来居上,最终以一秒之差的优势夺冠,给他的奥运备战注入一支强心剂。

作为奥运前夕最后一仗的第三站比赛,自然吸引了不少华文媒体的关注,华天仍旧携“堂.热内卢”参赛,目的是让这匹九岁马龄的马能增长经验。

Image copyright Xia Yuanpu
Image caption 华天称自己的外号叫“十亿分之一”。

在周六(7月9日)进行的盛装舞步赛中,华天和“堂.热内卢”在前半程的比赛中发挥稳定出色,比分领先,不料后半段出现几个小失误,盛装舞步结束后,在40名参赛选手中排第七。

华天虽然对此表示遗憾,但认为这是“堂.热内卢”历炼的一部分,环境的变化、马匹自身的成长,都会产生不一样的应激反应,这也是他带“堂.热内卢”参赛的主要考虑。

没有不同

奥运是大赛,但对马术骑手来说,并非全部。华天的母亲罗山(Sarah Nobel)就说:“对’堂.热内卢’来说,里约奥运稍微来早了点,要是晚个两年,那可不得了。“

如果“堂.热内卢”参加奥运,那么将是最小马龄的“选手”,也许冲劲有余而经验不足。华天则表示,他现在要做的,不是要去试图最后一分钟改变什么,而是要保持基本的训练不变,在稳扎稳打中,进入奥运比赛。

华天对BBC中文网说,他已记不清上次自己休息的时候了,除了主要备战奥运的三匹马,华天还有自己的马场,照料着其它23匹马。

他说:“你需要了解每一匹马的脾气性格,根据这个来安排训练。马匹也需要休息,通常在训练五六天后,给马匹放假休息一两天。”

十亿分之一

华天的一个绰号就是“十亿分之一”,言下之意是在中国十几亿的人口中,他是唯一奥运马术三项赛的骑手。

华天说:“这个帽子看来我很难脱掉。”他表示他并不热衷这一说法,也期待中国能产生更多像他这样的选手,但“马术的文化、以及中国对马匹进出的检疫控制,成为一个瓶颈问题”。

Image copyright Xia Yuanpu
Image caption 马术在中国还是新兴项目。

在周末的比赛中,人们看到了新西兰著名骑手马克.托德(Mark Todd)的身影,虽已花甲之年,但仍参赛,周末首轮的盛装舞步,他暂居第五,比华天领先两位。

赛马的确是“长青运动”,华天对BBC表示,他不会给自己的运动生涯设置上限,“除非某一天你对这个运动丧失了热情”,倘若如此,他就会选择离开。

赛场外,不少华天的粉丝向他索要签名,中国的马术可谓刚起步,三项赛的赛事主办方十分看好华天,认为他是这项运动最佳的大使。上世纪,新西兰骑手马克.托德成为这项运动的代言人,而21世纪,华天频频出现在马术运动的海报中,对他来说,或许这只是开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