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记:拯救英格兰草根足球

戴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格兰足总主席戴克希望能通过变革发展草根足球。

英足总主席格雷格·戴克呼吁拯救英格兰草根足球,同时为英格兰定下2022年夺得世界冠军的目标,也就是说,英足总必须在八年时间年改变英格兰足球体制和文化。

而这次改革计划正是冲着英格兰的足球体制和文化而来。涉及领域包括要求投资2.5亿英镑改善英格兰训练设施,增加人造草皮数量,引进职业裁判,设立B队联赛,同时力求清除球坛种族歧视的现象。

用武之地

戴克在接受BBC的采访中没有提到限制外籍球员数量的。这是个积极的信号——英格兰的失败不再归咎于客观,而是在自己身上找到答案。

穆里尼奥曾经为英格兰足球把脉,他认为三狮军团的问题并不在于培养小将的人数不够,而是青训营里的球员们没有用武之地,一年也就一两次打竞技水平比赛的机会。

戴克还赞成英足总设立英超青年队,这样年轻小将们有机会在低级别联赛锻炼。

青年队俱乐部参加职业联赛在欧洲大陆非常流行,包括拜仁和巴萨在内的豪门都喜欢在“二队”提拔人才。如果英格兰联赛如法炮制,为英超青训队设立联赛,英格兰足球体系将与欧洲大陆接轨,既然西班牙、比利时和德国等国家队可以由此获利,英格兰有什么理由例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克在接受BBC采访时,对英格兰足球后备不足感到担忧。

英格兰总输

如果真要谈到例外,足球经济学家西蒙·库佩尔(Simon Kuper)和斯蒂芬·斯泽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倒是有一个值得探讨的观点。在他们合著的《为什么英格兰总是输》(Why England Lose)中提到:英格兰球员的问题并不在踢球时间不够,而是受教育时间太少。足球绝不仅仅是一项体力运动,脑力的较量占了相当的比例。对教练战术执行、比赛解读、和分析对手的能力正是来自于球员的综合数字培养。而球员们从少年时代平均每日至少6个小时的训练令他们无暇接受教育。

这足以解释为什么英格兰经常在大赛上瞎踢一气,费力不讨好。国家队阵容长期找不到合适的组织型中场。如今英格兰球员们的出道时间越来越早,媒体隔三岔五便捧一个“16岁天才”,等到世界级大赛亮相时,就可以准备好为失利而背黑锅了。

足球不公关

戴克增加非白人教练数量的提议令人眼前一亮,英格兰球员当中的黑人数量占不小比例,而前四级别的联赛仅有科尔利和鲍威尔两名黑人教练。从任命国家队主帅的惯例就可以看出,英格兰主教练的模板为:白人,男性,文质彬彬,有一定名气,有一些经验,战绩无需太出色但必须有那么一两笔拿得出手的战绩,同时一定要擅长公关。霍奇森、维纳布尔斯、麦克拉伦、基冈,都是可以在新闻发布会上舌战群儒的角色,而上述主帅的履历表上处处写满平庸。既然遵照传统选帅,砸了锅也不是大罪。

英格兰需要改变的是足球传统——骄傲、自以为是、怨天尤人的足球传统。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并不等于你的足球水平就一定是世界第一。但愿这次英足总甩开,打破传统,痛定思痛推倒一切重造三狮。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