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记:小球会的艰难生存

英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晋级英超的伯恩茅斯史上从来没有进入过顶级联赛。

英超的保级大战毫不逊色于冠军争夺。周末QPR遭曼城6:0血洗,保级希望彻底破灭。

除了QPR和伯恩利之外,莱斯特城、桑德兰、纽卡斯尔和赫尔城这几个北方兄弟都面临降入英冠的危险。

小球会创造奇迹

英格兰联赛向来是创造奇迹的地方,弹丸小镇级别的俱乐部有机会杀入英超,而12万人口的“镇级”俱乐部布莱克本甚至拿过英超冠军。英冠球队伯恩茅斯本赛季创下奇迹,这座一度濒临破产,曾摆出募捐箱恳请球迷资助的俱乐部下赛季将征战英超。

然而英超梦想人人皆有,生存法则身不由己。英超积分榜前六的球队伦敦帮占了三家,曼彻斯特两家,大码头利物浦也有一席之地。

而积分榜后十位除了水晶宫和QPR两个英超小字辈以外,其他球队为清一色的北方军团——曾经的工业城市,传统的球迷基础,有限的投资,成绩严重不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伯恩利球迷对自己球队陷入的窘境感到无奈。

大城市的游戏

来自海外的亿万富翁投资者毫无吝惜砸钱至曼城、巴黎、摩纳哥,伦敦……见过谁在诺丁汉森林或者布莱克本身上砸钱?七十年代阿贾克斯(位于阿姆斯特丹)、拜仁、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称霸过欧洲,前三座俱乐部所在的城市人口超过百万,而诺丁汉只有47万。几十年过去,大码头俱乐部依然闯荡欧洲,而诺丁汉森林大跌之后再未大起。

伯恩利是英超规模最小的俱乐部,整个镇的人口只有8.1万,他们最近在英超和英冠之间玩悠悠球。1999-2000赛季他们首度打入英超平均每场有超过1.9万球迷前往现场助阵,当曼联主场对阵伯恩利时,老特拉福德球场的人比整个伯恩利人口还要多。

自从1998年之后拿过欧冠的球队都成功卫冕过。足球经济学家库佩尔和斯泽曼斯基的研究发现人口基础是最重要的夺冠因素:德甲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与其他五大联赛相比,没有一支柏林球队夺得过德甲冠军,因为东西德的一度分裂严重遏制城市发展。北莱茵·威斯特法伦是德国人口最多的联邦州,拥有俱乐部高达29座,出品了欧洲冠军门兴格拉德巴赫和多特蒙德,欧联冠军沙尔克与勒沃库森。拜仁所在的慕尼黑人口居德国第三,再加上其雄厚的经济实力,想不拿冠军都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带领伯恩茅斯晋级英超的主教练霍尔非常年轻。

博斯曼法则引进以后,豪门轻而易举地挖走小球会培养的人才。别以为英超天价电视转播费得益小球会,奖金按排名比例分配,原理跟大鱼吃小鱼一样。布莱克本、米德尔斯堡、维冈竞技……这些来自小地方的俱乐部一旦降级便难重返,因为英冠赛程冗长,变数太多,既可以创造奇迹,也能磨灭斗志——维冈和狼队都有过连降两级的遭遇。

把现代足球定义为有钱人的游戏并不为过,而生存的喜悦与冠军的荣耀同样重要,同样是球迷追随的动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