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迎春红军欠进球 枪手连胜老雷难心服

巴洛特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巴洛特利虽然非常努力踢球,但加盟红军后依然尚未在英超攻入一球。

本来乌云压顶的喜鹊主帅帕度四连胜后拨云见日,阿森纳终于实现两连胜,而穆里尼奥对击败QPR并不满意。

“萧墙祸起”的纽卡斯尔突然成为强队“克星”,喜鹊球员古铁雷斯在上周破门击败热刺后,此次在家门口面对红军再度发威。纽卡斯尔击退强敌利物浦,并以一分差距暂居其后。

上赛季几乎攻无不克的利物浦似乎被踩了“急刹车”,和英超领军的切尔西的差距不仅越拉越远,而且和自己上赛季同期表现也少赚六分。

红军的后防现在成了罗杰斯最头疼的大问题。利物浦在过去12场比赛里,只有一场没被灌进球。同时,前锋线也无法让这位红军主帅省心。走了苏亚雷斯,巴洛特利的到来虽然让外界看是一步“险棋”,但罗杰斯还标榜“风险可控”。不过,现在场外无事的巴洛特利,在场上也无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巴洛特利自投奔利物浦以来,一直在英超比赛里没有建树。

数据显示,虽然巴洛特利在杯赛上已攻入两球,但在参与过的八场英超比赛里,没一球入网。

不可置疑,巴洛特利在比赛里使出“吃奶的劲”,但纽卡斯尔编织的防线居然将他“锁死”。

其他利物浦球员虽然也想进球,但毕竟进球的功夫不到家,仅有斯科特尔和库迪尼奥的头球有些威胁,还均被没收。

近些天斗败热刺和曼城的纽卡斯尔突然“杀气附体”,在圣詹姆斯公园场上士气压人。在组织多次进攻后,古铁雷斯终于打破僵局,一球让红军败走麦城。

喜鹊主帅帕度赛后和BBC调侃说:“今晚城里的气氛一定精彩,我说不定也要进城露一脸,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敢在大街上露面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纽卡斯尔柳暗花明,在击败热刺后,周末在家门口让利物浦尝到苦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纽卡斯尔球迷借万圣节在看台上调侃主教练帕度,高举的牌子上写着“帕度得到死人支持”。

他说:“这就是纽卡斯尔,整个城市的空气和情感都和足球联系在一起。”

曾经垫底多时的纽卡斯尔终于柳暗花明,并在过去六场比赛里夺取11分,栖身到英超中游。

帕度说起话来还很谨慎。他说:“我不会妄想胜利一个连一个,但我知道我们有能人。这儿的气氛就这样,运气不好的时候,球迷们会铁定让你感受到;运气好时,球迷也会铁定让你感受到。”

利物浦主教练罗杰斯赛后向BBC形容这场比赛是“苦涩的失望”。

他说:“虽然我们控球率高,但总不得手,而且总轻易丢球。”

但罗杰斯坚持表示,球员们“绝对都尽全力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桑切斯继续成为阿森纳的进球机器,伯恩利门将西顿无法阻挡飞入面前的皮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沃尔科特自一月份以来首次出场,温格希望他能由此尽快恢复状态。

阿森纳在3-0大胜弱旅伯恩利后,终于在本赛季实现连胜,而伯恩利继续无缘尝到胜利滋味。

桑切斯头球开局、并且最后一分钟收尾,钱伯斯在此之间攻入的角球也记入他走出青年队的第一球。

智利人继续成为枪手场上的“火药筒”,并同时给其他队友创造进球机会。

虽然伯恩利在比赛里大比分失利,但其门将西顿在枪手轮番进攻下,多次精彩救险,并封堵住诸如维尔拜克、波多尔斯基的破门企图。

温格赛后对BBC表示,胜利归功于“耐心”、和阿森纳“自身的品质”。他说:“能保持没被进球很重要,最终我们夺取比赛胜利。”

法国人评价桑切斯的表现“高超”。他说:“桑切斯不仅品质超群,而且勇于负责。他战斗不止、还能屡屡得手,这正是你期望从顶级球员身上获得的品质。”

沃尔科特在无缘比赛十个月后,首次在第80分钟替补出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哈萨德点球命中,并在过去八次点球中次次得手。

切尔西也在主场斗败对手,但2-1战胜QPR的成绩让穆里尼奥高兴不起来。

他对BBC说:“我看这场比赛一点儿也不高兴。”

他称赞QPR的防守组织得很好,而切尔西“并没有连贯地表现好”。

他说,就切尔西的品质而言,战胜QPR是应该的。但就球员表现来说,他“并不满意”。

不满意的同时还有QPR主帅雷德纳普。他对BBC说,QPR至少该捞到一分。

他说:“和切尔西较量肯定难于上青天。他们有那么多超牛的球员,而且能力和力量都超强。”

雷德纳普说:“老天爷就应该看在我们面对英超最厉害的球队时没吓瘫在地,就该给我们一分。”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