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人心猿意马 缩头龟侥幸爬梯

枪手在为华丽足球付代价吗?红军赢了乃埃弗顿更晦气吗?

理想离现实有多远?

Image caption 一场伦敦德比大战,阿什利·科尔(左)两次助攻成功、萨尼亚(右)却多次漏勺。

一场伦敦德比到头来赤裸裸是两支防守军实力差距的体现。

德罗巴先拔头筹兴许阿森纳球迷还可自我宽慰是运气欠佳,不怕没有反咬一口的机会。但三球落败则绝非时运不济,温格正逐渐为其进攻的惊险刺激付出应有的代价。

联赛两连败已经够受伤,但在这伤口上撒盐的居然是主场还要面对昔日后卫阿什利·科尔在半场哨响前的两次助攻,如同见了旧情人风光,恨得牙齿缝里一个字都逼不出来。

说来也怪,温格13年前入住阿森纳之时,他继承的是海布利著名的后防铁链,并将后防四老精神发扬光大。在那样坚实的基础上“教授”才得以在1997-1998赛季、2001-2002赛季打下英超、足总双冠王,并在五年前升华到不败金身的英超王。

如今,我们看到的华丽足球显然是“教授”长久来心驰神往的,与昔日枪手严谨的球风截然不同。

温格入主初期,依靠两边锋奥维马斯和永贝利展开攻势。如今在进攻上打得越来越舒展,然而防守空洞也逐渐越凿越大。

首先,中后卫制空优势减弱。加拉斯和维尔马伦都一米八出头一点儿,在中后卫中不算高大型。维尔马伦弹跳力不错,但是头球并非加拉斯强项,因此对手很容易针对他们在空中做文章。

其次,边后卫回防慢好几拍。这又给中后卫频添压力。此役阿什利·科尔之所以助攻成功,与阿森纳右边后卫萨尼亚防守不利大有关系。第一球让科尔轻松绕城而过,传中德罗巴;第二球科尔传中更让慌乱中的加拉斯起脚解围,偏又打在已经几乎扑进网内的维尔马伦身上,乌龙球逃也逃不了。

Image caption 加拉斯(右)与德罗巴过招。这回切尔西果真老谋深算,拖垮阿森纳。

最后,后腰开始主次混淆。后腰的主要角色是防,先死咬住对手,并伺机参与攻防转换。阿森纳目前的后腰常喜欢钻进禁区内,特别在克利希受伤这样后防人员不整的情况,后腰这后防线前的最后一道防线反倒为对手开辟了大片开阔地。

顾后能力不足,瞻前也露出缺陷。如上周周记中所料,克罗地亚人爱德华多此役仍没有显露出他是块中锋的料,此番不到一小时遭换人命运在预料之中。

虽然数落了枪手众多不是,不过客观而言,他们同切尔西的这场战斗在控球率、攻入切尔西半场比例都要盖过一头。

但很不幸打这场比赛一开始,切尔西就明显无意与阿森纳拼体力、拼对攻。仿佛一名拳坛老手,左躲一下、右闪一下、退一步挡几拳,又不轻易主动出击,看似不紧不慢,实则算盘早已打好,就等对手在挥拳中疏于保护时猛地朝小腹、脸颊要害处打去,顿时让对手疼痛难忍,最终击倒。

德罗巴比赛结束前那一记25码外的任意球直接破门就宣告了切尔西的权威。

阿森纳目前已经落后领跑的切尔西11分,“少赛一场”这样的字眼说起来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我问过不少枪手球迷,绝大多数执著的人仍对华丽足球无怨无悔,即便为此粉身碎骨、一杯不得依然在所不惜。有这样的球迷真是“教授”的大幸。

或许温格现在还不愿承认防守的真正忧患。只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们,这进攻的代价将是什么。正如那首歌所唱的,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

利物浦城怎么了?

Image caption 利物浦城两大主帅贝尼特斯(右)和莫耶斯最近都很烦。

看了利物浦德比战,“缩头乌龟”一词即刻浮现脑海。连自己都吃了一惊,红军何时变得如何不堪?

但事实又确是如此。利物浦两球完胜埃弗顿、称雄第212回利物浦德比大战似乎就因为后者更加霉运缠身。

本以激情、荣耀为傲的利物浦德比战此番则被抹上了一层浓浓的惆怅:两队在过去总共20场比赛中的胜局数仅为三次。

一边利物浦焦急找回 “豪门”状态;一边埃弗顿忧虑挂在降级区边缘。

两边主帅口上虽硬,但心里恐怕也深忧“忽有一夜春风来”把自己的帅印卷走。

切尔西赢了,曼联胜了,但这些都已经不是利物浦如今堪比、较劲的对象了。红军心中狂喜的是这轮热刺被维拉牵住了狂奔的脚步最终握手言和、赫尔城打入曼城的那记来得晚但来得妙的点球让曼城继续平局的苦命、紧追不放的斯托克城和桑德兰这个周末也没有赢。

偏偏红军自己90分钟里几乎打了三分之二的“缩头乌龟”乏味球、即便埃弗顿在射门次数和传球成功率上都占有,利物浦还能笑着离开古迪逊球场,幸运之极!

三分到手后红军还能在排名榜上爬上两位,与维拉积分相同。争夺第四的资格又长了些。

相比之下,埃弗顿主教练莫耶斯除了哀叹,实在无语:比赛中前锋若的两次入球被吹无效——一球明显越位吹得有理,一球则颇有争议;近来11场比赛仅一场胜利;本已单薄的阵容又被伤病夺走了内维尔、阿尔泰塔、雅盖尔卡;新球场建造计划又在几天前被政府“枪毙”。

埃弗顿目前似乎真的手无缚鸡之力。过去几年中资金虽有限但依然以“铿锵太妃糖”面貌出现在英超赛场的埃弗顿本赛季明显成为阵容深度不够的受害者。

似是故人来

Image caption 格兰特又有了在英超证明自己魅力、价值的机会,他能把握吗?

最后,肯定要说说以色列人格兰特。

他在英超拿起第一份帅鞭是为了让蓝军抢夺英超宝座上最璀璨的那颗钻,如今再执英超教鞭则是为了能为垫底的朴次茅斯撑起一片保级的天空。

首战便遭遇曼联固然非格兰特所愿,更何况在鲁尼帽子戏法、吉格斯英超百球贺喜这样的背景下,格兰特一到便是冰水浇头。

尽管格兰特前任保罗·哈特被朴茨茅斯高层解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哈特在职期间问心无愧。他在处理与球员的关系、鼓舞士气等方面都让朴茨茅斯在高层动荡不安的最艰难时期仍挺直了腰板,输也输得有些骨气。

格兰特如何保持与球员的这份惺惺相惜将是朴茨茅斯本赛季余下征程的关键之一。无论曾经有关他与蓝军球员矛盾的传言是真是假,无论被切尔西解职公平与否,格兰特有了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庞贝军团”的球迷们其实心知肚明他们球员有几斤几两。现在他们倒要好好看看外表冷漠的格兰特是否至少能让队员们心中的那团火不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