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军圆梦双冠王 庞贝挥泪洒苍茫

切尔西2010年足总杯冠军

切尔西终于在温布利写下自己联赛、足总杯“双冠王”的历史;一无所有的朴茨茅斯也大可昂首挺胸离开这片战场。当决赛的大幕落下,得意的切尔西和失意的朴茨茅斯都可以把这里当作自己下一程的新起点。

2010年的足总杯决赛表面上看来是英格兰足球兴与衰的撞击、是王子与贫民的“华山论剑”:财政托管后的朴茨茅斯最终昭告天下实际欠债数额超过1.3亿英镑,不过阿布这些年打造这支“蓝色战舰”所投入卢布数几乎是“庞贝军团”负债额的三倍。

但在温布利大球场一片蓝色的海洋里、在90分钟的比赛里,已经站在英超之巅的切尔西与深陷债务泥潭、无奈降级的朴茨茅斯则是平起平坐的。

对于以色列主帅格兰特和“庞贝”来说,这场决赛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什么4-4-2、什么防守反击和任何纸上谈兵的战术安排。这是一场格兰特与球员们交心的对话,即便俱乐部在其它层面上已经身无分文。

“神话”的起点

切尔西在上半场五次“重炮”击中门柱,似乎预示着破门得分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当德罗巴在第59分钟的任意球直接破门攻入全场唯一进球,并为切尔西的卫冕奠定了基础,得分手乃本赛季英超头号射手或许再合情合理不过了。但平心而论,比起维冈在英超末轮被切尔西狂灌八球的窘境,朴茨茅斯此役中表现出的顽强、扎实已经值得钦佩,并且给观众们呈现了一场观赏性很强的足总杯决赛。

不过,足总杯决赛历史上恐怕未曾有过射失两粒点球的经历,切尔西和朴茨茅斯此次也写下了这一笔新纪录。虽说在德罗巴破门前三分钟朴茨茅斯中场博阿滕的点球罚得太正,被切赫一脚挡出,但这场比赛的结果对于朴茨茅斯来说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即便夺冠也无缘下赛季的欧战。这只是一场尊严之战、是一场寻觅新买主的表演赛。而兰帕德此后的点球射偏则是给这场决赛再加了点调味剂。

就个人表现而言,朴茨茅斯门将詹姆斯肯定令坐在看台上的英格兰主帅卡佩罗笑逐颜开。因为已近不惑之年的詹姆斯目前依然有着良好的体能状态、敏锐的判断力,的确还是英伦本土天赋最高的门神。

朴茨茅斯球员赛后禁不住坐在温布利大球场内流泪满面,伤心的恐怕不是这一场足总杯决赛的失利,而是这一路走来的不易、这一整个赛季的苦涩:四任老板、被迫贱卖球员、转会禁令、财政托管、被扣罚九分直到无法避免的降级命运。

Image caption 南非国家队队长莫科纳将是今年夏天另谋出路的众多朴茨茅斯球员中的一员。

更令人伤感的是,这场决赛将是近乎所有朴茨茅斯将士的告别之战。英格兰国门詹姆斯、南非国家队队长莫科纳、加纳国脚凯文-普林斯·博阿滕是朴茨茅斯所剩无几的还稍有些身价的球员,毫无疑问他们今年夏天都会离开;此外,范登-博雷、皮奎奥尼、丁达内、耶布达和杰米·奥哈拉这几名租借来的球员也将“物归原主”;而包括门将詹姆斯、后卫芬南在内的九个人合同本赛季末到期,基于沉重的经济负担朴茨茅斯几乎肯定会让他们另谋出路。

两年前,朴茨茅斯封王足总杯似乎已经恍如隔世。倒不是因为那时那地夺冠的情形,而是夺冠后当时的主教练雷德纳普兴奋地谈论着俱乐部的宏伟规划、冲击英超前四的雄心、拟建中的训练基地云云。如今回首,这一切似乎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不要说什么足总杯神话,“庞贝军团”真正的神话不是足总杯决赛,而是让他们无怨无悔的球迷们看到俱乐部能够一切从零开始,把基脚打牢打实,不再重蹈覆辙。

反观目前风调雨顺的切尔西,终于,安切洛蒂给切尔西带来的第一个“双冠王”伟业赶走了穆里尼奥飘浮在斯坦福桥上空的幽灵。阿什利·科尔更是荣登历史上首个拥有六枚足总杯冠军奖牌的球员。

不过,安帅今天的成功在一定程度是因为吸取了过去五个赛季穆里尼奥、格兰特、斯科拉里、希丁克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想必所有的有识之士希望这个双料冠军是个终点更是个新的起点:先为穆帅的那支蓝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点;然后期盼下赛季新面孔的出现,无论是从外部引进还是从内部提拔。

当然,今晚伦敦西部的切尔西将是个不眠的狂欢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