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裁判诚可贵 人品素质价更高

德国门将诺伊尔
Image caption 兰帕德破门被冷落这一瞬间将永留世界杯记忆(图片来源:Cameron Spencer/Getty Images)。

如果说英格兰队对本届世界杯还有那么点“贡献”的话,恐怕就是与德国队八分之一决赛中兰帕德的那粒明显越过球门线的远程炮轰被当值裁判彻底冷落。这一误判再次撞到了在足球比赛中是否该使用高技术协助判罚的冰山一角。

如今不仅布拉特道了歉、松了口,而且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最近在BBC英国广播公司的一次耐人寻味的采访中也透露,四年后的巴西世界杯将会迎来与今次完全不同的执法体制。这不仅让人心中一震。

为什么?

但是细读布拉特、瓦尔克的态度转变,必须给大家提个醒的是,他们也只是提到会对足球比赛中使用球门线技术或者在场上采用第四、第五裁判予以考虑,并未涉及热议的电视录像技术。

平心而论,皮球是否越过球门线的争议在足球比赛中所占的比例屈指可数。越位、点球、假摔则更为频发。

人们因此不禁要问,为什么足球比赛中不能引进像网球赛事中的质疑裁判法则,提出要求观看电视录像并澄清判罚的准确性?布拉特主要有三点反对意见,但在日新月异的足球比赛中这些固执己见的想法需要重新审时度势。

反对理由之一,既然引进高科技就要做到从草根足球到世界大赛的统一。但只要看看这些年职业足球在商业化趋势下的膨胀、爆发,特别是受到全球电视转播的推波助澜。因此从根本上来说,业余比赛与欧洲顶级联赛、世界杯决赛圈比赛的本质就如同两个世界。若真要对比赛规则较真,那么已经推行“鹰眼”技术的大满贯网球赛事与全民网球运动毫无差异。

Image caption 南非世界杯后,布拉特(左)和瓦尔克对足球比赛中不该采用高技术的态度有了转变(图片来源:ANTONIO SCORZA/AFP/Getty Images)。

反对理由之二,比赛的流畅性被打破。还要以网球大赛中“质疑”(challenge)裁判为例,每次重播几乎连一分钟的时间都不需要,但摆在众人面前的则是铁证如山。更何况,在足球比赛中但凡质疑越位、点球、进球无效等的争议判罚,都会引发球员与裁判的理论,比赛本身就已经中止。

反对理由之三,“人无圣贤,孰能无过”,裁判既然是凡人,那么这些那些的错判、漏判就让球迷们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既然网球、板球、橄榄球都不回避、欣然接受高技术,作为世界第一大体育运动的足球相比之下则显得颇为“老顽固”,而且国际足联应当看到错判误判直接受损的是足球这项运动的全球形象。

怎么办?

国际足联在一点问题的认识上似乎有偏差,那就是电子裁判并非取代足球场上裁判的功能,而是协助他们以更简单、更准确的方式作出判断。因此,在争论是否该引进电子裁判的同时,我们必须正视裁判的水准和球员的素质的提高将是另两个让足球面貌焕然一新的根本因素。

个人认为,国际足联应当在挑选、培训裁判中投入更多精力。执法本届世界杯决赛的英格兰光头裁判韦布成功的秘诀之一便是在高速对抗的比赛加强心理素质,其中就包括在谢菲尔德哈莱姆大学的体育和运动科学中心接受有关培训。

世界杯赛事的主吹问题在于,出于中立因素的考虑,不少裁判都来自国内联赛并不发达、甚至鲜少晋级世界杯决赛圈比赛的国家。所以,如何为这些裁判提供全球的视野、有针对性的操练、面对大牌球星不乱阵脚的培训将让裁判在处理大赛时更加始终如一、可靠可信。

至于假摔等毫无体育道德而言的行为说实话比国际足联长久以来拒绝引进电子裁判更令人气愤、生厌。我们可以使用现代科技在一定程度上处理球场上的争议判罚。但是即便那样可以减少球员们瞒天过海的机会,但关键问题是依然无法杜绝足球场上不诚实的行为。当足球场上的作假被无数次重放、被亿万观众目睹,那么除了恶意犯规,对于缺乏体育道德的欺骗行为也应当给予严厉的禁赛处罚。

就拿本届世界杯上德国门将诺伊尔在兰帕德破门之后的实话实说:正是因为他反应神速,将球门线与横梁之间跳跃的皮球拿下后毫不犹豫直接开出球门球,此举迷惑了裁判,认为皮球并没有越过球门线。

说白了,诺伊尔欺骗了裁判,还不忘在全世界面前炫耀他的机敏。

前利物浦球星罗比·福勒曾经作出过一定的积极榜样。红军1997年3月24日做客海布利与阿森纳的一场英超比赛里,福勒看似被枪手门将西曼绊倒,主裁判阿什比当即判定点球,但福勒恳请裁判不要做此判罚,因为西曼并未碰到他。虽然裁判的判罚无法改变,但福勒的点球被西曼扑出,杰森·麦卡蒂尔补射命中。福勒因为他的诚实获得了当年欧足联公平竞赛奖。

所以说,既然国际足联无限推崇足球乃漂亮的运动、悦目的体育,那么如何从根本上保持它的清白、公平、为球迷带来真正的喜悦比什么都重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