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新猷何日展 英超坐看前车覆

吉列特(左)和希克斯
Image caption 吉列特(左)和希克斯是否即将陷入“三输”的最低谷?

利物浦易主的大事如今闹到了法院,究竟谁的赢面更大?

从伊斯坦布尔的欧冠巅峰到今天英超滑向保级边缘,也就短短五年。这就是英超联盟点头让希克斯、吉列特这两个美国佬“折腾”利物浦的下场。眼下英超联盟又给美国新英格兰体育投资基金三亿英镑收购红军的计划亮了绿灯,事态又将何去何从呢?

董事会PK倔老板

头顶利物浦独立主席光环的马丁·布劳顿今年四月被任命之后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有如雾里看花。但是,当拥有波士顿红袜棒球队的美国新英格兰体育投资基金(以下简称NESV)的收购计划在周三(10月6日)昭告天下后,布劳顿手中的那把权力利剑忽然间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有威力。

笔者看了BBC英国广播公司财经编辑对布劳顿的独家专访,他提到的一大要点便是美国老板与利物浦债权人皇家苏格兰银行曾有“书面承诺”,其中规定希克斯和吉列特不能干涉任何“合理的交易”,只有他一人能够对俱乐部董事会的组建进行修改,也唯独他有权利决定把俱乐部卖给合适的买家。

由布劳顿、常务董事克里斯蒂安·普斯罗和商务总监伊恩·艾尔组成的利物浦董事会同意将俱乐部卖给NESV,但三亿英镑的出价意味着希克斯、吉列特的腰包会被撑破1.44亿英镑的大洞,美国老板自然不肯买账,一口咬定此桩买卖“不合理”,并以这个理由决定与董事会在高等法院一决雌雄。

这桩NESV收购案这么一闹,现在看来最关键的物证便是布劳顿提及的承诺书的真实性以及适用性。

从种种迹象来看,布劳顿率领的红军董事会显然经过了周密的法律咨询,希望和NESV一同夹击希克斯和吉列特。两个美国佬如今是在皇家苏格兰银行2.37亿英镑还贷最后期限(即10月15日)和出售利物浦的繁缛间困顿。

Image caption 利物浦主席布劳顿手中的权力利剑比人们想象的要有威力。

作为大债主,皇家苏格兰银行有两条路:一是等高等法院判决和之后的上诉(无论谁在判决中落败都极有可能上诉)落下帷幕再做合计;二是到了10月15日宣布利物浦的母公司Kop控股公司负债,并将母公司托管。

殃及池鱼

红军拥趸最担心的一件事情莫过于托管是否意味着会殃及球队,让已经在降级区的利物浦雪上加霜遭到九分扣分的无情惩罚?

答案是不排除这个可能。

西汉姆去年曾逃过扣分一劫,因为被托管的俱乐部控股公司冰岛投资银行斯卓莫握有若干企业的股权。但与“铁锤帮”情况不同的是,利物浦的母公司Kop控股的唯一资产就是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所以,仍有可能因母公司的违规操作而弄得鸡飞蛋打,扣分的实质威胁确实存在。

若皇家苏格兰银行真的走出托管这一步,也令易主一事进一步耽搁。虽然托管方会寻找买家,NESV也是最有可能脱颖而出的候选人,但是他们需要200%的耐心来等待事情的下一步进展。

球迷们也必须得等到下周高等法院的判决才能知悉红军的命运。

换汤不换药?

从涉足棒球的希克斯、吉列特到仍是与棒球不离分的美国人约翰·亨利和他的控股公司NESV,想必利物浦球迷心中打翻了五味瓶,这是否又可能走上了老路?

还有另一层似曾相识之感即上心头:NESV是Inner Circle Sports集团引荐给利物浦董事会的。而该集团正是当年希克斯和吉列特与利物浦收购案的中间人。

另外有一点值得提及的是,布劳顿在采访中承认,NESV在收购方案中并未决定是否会投资将利物浦迁至斯坦利公园新球场,抑或是只在安菲尔德进行改建。这已经令利物浦地方政府公开表示不满。

经过经济危机的“缩水”约翰·亨利目前的身价估计约五亿英镑,要知道斯坦利公园球场造价四亿英镑,他又到哪儿去弄这笔钱呢?

虽然就经营红袜队的名声而言,亨利不是一个靠背债吃饭的人。但倘若他真有一天入主利物浦,想要在场上、场下重塑红军之魂,那么他的腰包估计也要被翻个底朝天了。

此外,由于红袜队主场芬威球场在棒球界堪称规模最小,因此球票价格曾一路攀升,令球迷们闷闷不乐,此番情景是否会在安菲尔德重演?新老板是否能让利物浦重新成为英超冠军的有力竞争者?NESV的美国老板究竟有多少诚意、多少可能会亲临安菲尔德观战?这些都是利物浦支持者希望得到的答案。

因而,红军拥趸还远未到开香槟、唱球歌的欢庆时候。

前车之鉴

总的来说,对于在安菲尔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希克斯和吉列特来说,如今已经陷入了“双输”局面:输钱又输人。接踵而至的“三输”——输掉所有权——恐怕也不远了。

两个美国佬以为英超好比仍未采尽的金矿。但他们过于依赖短期借贷的经营模式,加之无法从球队平庸的战绩中捞到好处来偿还债务,已经让他们万劫不复。

当然,英超联盟亦有其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英超联盟没有任何规定在收购或收购之后转嫁到俱乐部头上的债务上限是多少,而且对买方在球队的长期计划、对俱乐部重要资产之一的球迷是否尊重等都几乎漠不关心。也难怪即便“阅人无数”英超依旧让多笔不计后果的收购招摇过市。

无独有偶,就在此当口,曼联宣布截至2010年6月30日的一年里俱乐部税前亏损近8000万英镑。

不可否认,曼联和利物浦身背同一个“恶名”:债务。即便红魔没有搬迁球场的烦恼、有着爵爷这样睿智思敏的老忠臣,但一旦大意、一旦负债的巨洞越挖越深令格雷泽家族无法掌控,那么利物浦逐步滑入深渊的一幕不是没有在曼联身上复制的可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