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巴托夫:感谢父亲 要急流勇退

贝尔巴托夫
Image caption 贝尔巴托夫在自己的主场见到了儿时的偶像席勒

贝尔巴托夫(Dimitar Berbatov)在老特拉福德见到“偶像”席勒时表示,他要感谢父亲的帮助,并说希望能“急流勇退”。

席勒:效力曼联已经超一年了,现在生活得好吗、买房了吗、喜欢在曼联踢球吗?

贝尔巴托夫(以下简称“贝”):我来之后一切如预料得顺利进展,我在比赛之余的生活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怨言。

席勒:外人都知道曼联是大俱乐部,自从你效力之后,能感觉得到外界对曼联描述之大吗?

贝:我觉得曼联比外界说得还要大。作为全球著名俱乐部之一,我能有幸和众多世界大牌球员做队友,而且还能和多年执教曼联的主教练学到很多技能。如果你要是一名追求上进的球员,曼联则是最好的足球俱乐部。

席勒:你觉得曼联球迷是否已经看到你的最佳表现了呢?

贝:有可能只是通过进球、传球和比赛上的一瞥吧。我自己对每场比赛的目标都是要连贯地保持最佳状态。

席勒:你怎么看待球员身价的呢?我记得我在96年以1500万英镑转会时,我得说我当时很高兴、也很荣幸,毕竟有人愿意花那么大价钱要我。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呢?

贝:这个问题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以为这是一个挑战,转会身价意味着人们对你的期望值,而且我根本也不见怪。我希望我能展现最佳状态,来帮助球队夺得奖杯,而且我认为我们做到了这一点。我在来曼联的第一个赛季中,我们夺得了欧洲冠军杯,每个人都很高兴。

席勒:你和曼联队友们怀念C·罗吗?

贝:当然了,我认为任何一名出色的球员离开球队的时候,大家都会怀念他的。但是同时,任何球队也不是缺谁就不行,现在曼联有足够多的实力球员来打赢比赛。

席勒:你刚才说到了主教练弗格森。外界都知道弗格森有一幅威严的面孔。你觉得他在球队内部的时候跟在外界有什么不同吗?

贝:我认为他(弗格森)属于那种永远都保护自己球员的主教练。每次他走进更衣室、或是卡灵顿(Carrington)训练基地的时候,他能严格、同时平易近人地和球员打交道。

席勒:我知道你现在还保持着为保加利亚国家队进球的纪录。作为国家队的队长,你有多么自豪呢?

贝:我非常自豪,而且我认为能为自己的国家效力,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闪光的地方。能为国家队进球、并且保持纪录让我感觉很棒,我将在未来为国家队攻进更多的进球。

席勒:当你看到自己的队友都将准备参加明年的南非世界杯,而自己不能去,肯定会感到失望。这种不能在世界最高舞台上竞技会给你带来多大的打击呢?

贝:我们(保加利亚)不是像英格兰、意大利和巴西这样的足球大国。虽然我们也有优秀的球员,但是此次世界杯没有出线让我们很失望。我希望我们下届世界杯能出线!但是对于我来讲,可能由于年龄关系,下届就该是最后一届世界杯了,我们下次会再努力冲击一次的!

席勒:球员到了30岁,就决不能允许自己在比赛中表现不好。如果稍有失误,人们就会说你上岁数、走下坡路了。我们再来说说你在保加利亚的生活。我们知道你的父亲是一名职业球员。他对你的职业生涯有多大影响呢?他帮助你、指导你吗?

贝:是的。如果一名小球员能有家人从事这项职业,那么家人的教导一定会帮助这名小球员有机会成功。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就是这样,他总是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并且不仅给我提出建议,而且对于我的失误也提出批评。直到现在,如果我在比赛中出现失误,他总会在第二天的电话中指出来。应该说,我很幸运能有一位做职业球员的父亲。

席勒:是他逼着你踢球吗,还是你本身就有踢球的天分?

贝:没有、没有,他总是让我做些我喜欢做的事情。我认为他这么做很对,强迫孩子往往结果是事与愿违。我现在也为人父母了,我对孩子的态度也是,她爱做些什么就做什么。

席勒:我听说你有一个小女儿,你觉得做一名父亲容易吗、是很累人吗?

贝:(大笑) 我就是睁着两只眼睛看,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老实说,初为人父,我毫无经验,我想日子长了会好的。

席勒:你的英语说得非常好,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贝:如果你要是没在学校里学好英语,你就得自学,需要耐心和主观愿望。我看过很多电影,现在还在看,然后通过电影来学习英语。

席勒:你有什么业余爱好吗?要是下午两点钟训练结束了,你通常都做些什么呢、打高尔夫球吗?你学习教练吗、想以后从事执教吗?

贝:我没事就是照看女儿,我喜欢集体项目,一点儿都不喜欢打高尔夫球。虽然我很喜欢足球,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踢一辈子球。通常球员一到30岁,大家就该说你的职业生涯到头了。

席勒:公众通常都有这样的偏见,如果你要是30岁了、在比赛里没表现好,人们会说你走下坡路了,但是20多岁时出现失误,通常没有人会计较的。30岁以上的球员是决不能在比赛里出现失误的…

贝:我们球队里就有这样现成的例子,像吉格斯、内维尔和斯科尔斯这些老队员,他们还在效力曼联,而且表现也和从前不分伯仲。我认为,人老不讲筋骨为能,球员最佳的退役时间,应该是在事业的巅峰期。

席勒:既然你说到了吉格斯、内维尔和斯科尔斯这些曼联的老队员,他们效力曼联这么多年,在更衣室里给其他曼联球员都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贝:他们(曼联的老球员)和所有的曼联球员一样,在训练的时候都很刻苦,特别是你刚才提到的这三位。他们每次都是头一个进入训练基地的球员,而且现在就像年轻人一样,依旧对足球充满热爱。他们和其他球员相处融洽,我很自豪能与他们成为队友。

席勒:你现在还和儿时一样热爱足球吗?每次走进训练基地的时候也是很乐在其中吗?

贝:当然了!我通常喜欢自己沉醉在比赛之中,虽然在比赛中没有情绪的变化,但是不能说我不喜欢足球,我热爱足球比赛!每一名球员都愿意终生踢球,但是作为球员,总有退役的那一天。我估计到时我肯定很难过,我想你当时退役的时候也一定很难过。我目前唯一的补救措施就是力争在每场比赛里都有最佳表现。

席勒:有人跟我说,你是纽卡斯尔的球迷,真的吗?

贝:我之所以支持纽卡斯尔,是因为当时你在那里效力,我是你的球迷。我在老特拉福德过得很好,不会想以后有机会效力纽卡斯尔。

席勒:你太客气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