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手机短信也能拿博士学位

现代社会的发展变化,也带来了新的学科。全英第一名研究手机短信的博士生应运而生。

Image caption 手机短信也能作为博士研究的主题

33岁的卡若琳·泰戈博士(Dr Caroline Tagg)用了三年半时间在伯明翰大学(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研究短信使用的语言,最后洋洋洒洒写出了80,000字的论文。

她发现人们发短信的方式不像写信而像在谈话,也使用一些不必要的词如“哦”、“呵”,还常常把语法缩写,如把“don't know”写成“dunno”。

“我在许多短信里看到这些写法。”她说:“人们刻意使用这样的词,即使并没有必要。”

亲友团队

她请朋友和家人组成一个团队,帮她进行这项博士研究。

他们把自己发出和收到的所有短信都转发给她,她把这些短信存在数据库里,然后进行分析。

她总共读了235人发送的11,000条短信,包含19万个单词。

她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也正常。我相信这是英国第一个研究短信语言的博士学位。”

“媒体对于短信语言的影响感到恐慌,人们确实为此担忧。”

“短信被认为对语言有负面的影响,但很多人并不看短信。”

卡若琳分析了在社交与公务短信中的拼写,语法和缩写。她说短信内容平均有17.5个单词。

语言创意

在论文中她谈到短信并不只是缩写,而大部分人总是把缩写与短信联在一起。

“实际上,不是很多人使用缩写。”她说:“人们顽皮的操纵和使用隐喻。这是一种开玩笑的语言。不仅颇有创意,而且相当有表达力。”

“能研究一些语言学的方法和框架,并运用到短信上是很有趣的。因为短信相当好玩儿。”

她还说,研究令人顿悟,颇受启发。

卡若琳分析的一条几乎“毫无意义的无聊”信息是:“嗨,我知道你在工作,但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找到了我的笔帽。”

另外一个较有创意的例子是:“谈到准点到某个地点,我会到,但不是在那个点儿。”

儿童短信

她的导师苏·汉斯顿教授(Sue Hunston)说:“英语的每个阶段都被研究过了。现在卡若琳研究了它在短信中的使用。”

教授承认,她本人并不会发短信。

泰戈博士目前在伯明翰大学接受教师培训,9月起将开始在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任职。

她希望继续研究这个课题。她说:“我希望研究看看儿童的短信资料,以便能理解他们如何使用语言和其他的交流形式。”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