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谁还想当“唐骏”

曾飚
Image caption 曾飚:“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我曾经听过一位大学某师兄的传说。据说那年考政治理论,最后的问答题实在无法作答,于是,师兄写了一行字“请参考拙著(未出版)多少多少页”。这可能是史上最神秘的一部著作,就好像很多成功人士的学历和神话一样。

最近三周来,“唐骏”和“方舟子”无疑是中文互联网人气最高的名字。按照方舟子的调查,唐骏所持的西太平洋大学学历,含金量不高,不过是一个卖文凭的机构而已。而外界宣称唐骏的日本名古屋大学博士,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纯属子虚乌有。

前几年,网上疯传一本《回国驯火记》,专讲如何回中国装成功人士。当时我心高气傲,不屑一读,觉得这些骗术,自己都会,“非不能也,乃不为也”。如今,处在奔四阶段的我,才突然发现“成功”或“准成功”就是这个年龄段出门的必备内裤。唐骏当年搞到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头衔,刚好在33岁,也算是一种提前的“中年危机”。

出来混,有谁能够打败时间呢?

海归包装有很多种。看过电影《顽主》中梁天出门找茬,到处叫嚣,“谁敢惹我?”结果一个壮汉一把拦住,“我敢”。梁天打量了一下,立马站到那壮汉身边,“谁敢惹咱俩!”

“前成功人士”与大学,也常有这样的关系。关于校名,在英国常常有一种寄生的现象,往往一个地方有一所好大学,也有一所普通的大学。比如牛津小镇有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还有一个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我所在的纽卡斯尔市,有一所纽卡斯尔大学,也有一所诺森比亚大学。

如果你不知道内情,别人说我在牛津读书,不加细问,马上肃然起敬。至于在牛剑一带游学,那简直就是徐志摩、陈寅恪一样的人物。如果不小心走错了教室,听了一位牛人的讲座,虽然没听懂,但是回国只要胆子够大,自己就是某诺贝尔奖得主的私淑弟子,常常可以上台当大师。直到哪天,头昏抄错了书,写错了名字,被人揭发,才从大师沦为老师。

大学名字翻译很讲究。毫无疑问,华威是英国排名前二十的好学校,另外这个名字翻译得很讲究,乍一听,以为是中国的大型国企,让中国留学生觉得,学费交得更值,听起来很保险。现在,因为唐骏“学历门”迅速提升了“西太平洋大学”这类不靠谱大学的区分度,中国人可能对宏大校名开始心存疑惧。比如,如果有一天,有人给你一张“西英格兰大学”的文凭,你是不是也会犹豫一下。不过请放心,这个学校有师资,有校园,现任英国首相夫人萨曼塔就是在这里毕业的,就是排名不是很靠前。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很有趣的“仰趴跤”效应(pratfall effect)。在一场实验里面,不同的面试官碰到了同一面试对象。这个人前后表现最大区别是,在面对一组面试官时候,这个人表现一流,近乎完美;在面对另一组面试官的时候,这个人同样完美,但是犯了一个小错误,比如把面前杯子里的水洒了。结果发现,对于后一种情境里面试对象,面试官给了相对较高的分数。

这说明什么?太完美了,不一定真实,犯错的成功人士更加符合人们的期待。也许唐骏为时已晚,无法再洒一次杯子里水了,因为跟头已经栽得够重。

“唐骏”之后,自诩成功也许不再是那么明智,那么就比失败,比真诚吧。如果无法高调地骗倒一切人,不妨自信地诉说一些自己的失败。我知道,相比“装孙子”这种土鳖架势,这种风格更有新时代的海归派头。

而我们缺乏的也许是诚实,还有体面的自嘲,有的是对成功的渴望和恐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