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面前失败者的自述

“虎妈”蔡美儿在得克萨斯书展上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虎妈”蔡美儿在得克萨斯书展上

一位美籍华裔母亲——“虎妈”蔡美儿、一本育儿回忆录《虎妈战歌》,在全球引起一场关于中式教育的大讨论,最近,她来到英国宣传她的新书,引起不少英国人和华裔家庭的关注。

虎妈遭人批评近乎残酷的教育方式是否为相当数量英国华裔父母的代表?英国华人家庭儿女成长过程中是否也遭遇同样中西式教育方法的碰撞?英国华人家长、子女和教育专家如何看待中式教育的利与弊?BBC英伦网为您推出《中式教育在英国》专题系列。——编者的话

第二集:“虎妈”面前失败者的自述

在网络上,“虎妈”(Tiger Mom)的故事已经家传户颂,不在此复述。

尤記首读“虎妈战歌”的介绍是在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刚看完了报章头版,一家四口正要吃午饭,翻开内页,“虎妈”和女儿的照片显现眼前,文章中间的小方块内写上了“不让女儿在朋友家过夜”、不得这样、只可那样的字句。

老大、老二和老婆三人顿时放下吃了一半的面包,一口气把文章看完。虽不能说目瞪口呆,但可以肯定的是,四个人没发一声。

一家人是几天后才开始认真谈这本“震动”全球的著作的。为何等了几天?现在终于想通了原因:与成就彰然的“虎妈”一家比较,我们肯定是失败者。

我家没有任何管教规条。老大、老二上的也不是名列榜首的“名校”。家里没有孩子比赛获奖的奖杯,也欠缺为人父者一脸满足的照片。由此看来,与身当名校教授的“虎妈”一家相比,我们不是“失败”是什么?

不过,我家也没有女儿反对妈妈的规条的抗争场面。

老大、老二想学音乐,不管是钢琴、小提琴或单簧管,只要能说明喜爱原因,能保证辛勤练习,为人父母者都乐于点头。家里没有补习课,更没有必修科;想选修任何科目,只要是有能力应付、是平衡教育的一部分,均无任欢迎。唯一的标准是,孩子自己挑的科目,自己必须尽力,以求学有所成。

我绝不能说我家两小在无涯的学海已经诞登彼岸,但我乐见她们俩独立求知的过程,也享受与老大谈古今历史,论量子物理平衡宇宙的机会。老二闲来拿出针线,在破袜上打补丁、将之改缝为卡通人物也为寒舍增添不少笑声。

我不是教育家,写就此文,并非挑战“虎妈”,只求分享经验。阅读“虎妈战歌”的摘要,难免感到两位女儿的成就为母亲带来了骄傲。不过,抚养后代、教育儿女是否只有上佳成绩,能够在著名殿堂演出才能引以为荣?

忆当年中学四年级暑假闲来无事,与同学帮助一位退休老师收拾藏书。过程中,在一叠一叠线装书中发现一个破纸皮包。年少无知,好奇心驱使我俩悄悄打开,赫然发现一张史丹福大学和一张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证书。

只有十几岁的我顿时对这位素来独来独往、只穿破旧衣裳的老师肃然起敬,急问为何不好好保存。他笑道,一纸文凭、功名利禄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人类知识、文化的承传。老师的藏书现在已经保存在美国一家著名大学的图书馆,他老也已撒手尘寰,但其教诲仍言犹在耳。

诚然,能见子女登大雅之堂,演奏名家作品,实乃不少家长所盼所慕,但是,我得承认,更令我钦佩的,是那些远在中国大陆穷乡僻壤、物质条件远不如我,但仍艰辛培育子女成材的父母;是那些在阿富汗、巴勒斯坦、伊拉克等饱经战乱动荡地区,在温饱不保的情况下仍竭力让孩子上学的家长。我向这些无私的长辈致意。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