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第一次中文辩论

中国同学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参加此次辩论赛的同学们

跟了很多年的British Parliamentary Debate(英国议会辩论), 我最近忽然对中文辩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发现不管是在形式上还是在战略上都与British Parliamentary Debate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上个周末我有幸参加了由Warwick University组织的辩论赛,议题是媒体与司法哪个更能制衡政府。

下面我看看我在此次辩论赛上所表达的主要个人观点。

我认为,首先媒体的干预范围广,事件发生后反映速度快。媒体具有普及性,它的影响可以深入每家每户。司法干预的基本要求是参与者懂法,而媒体则没有“准入门槛”普通人也可以了解到最真实最近的消息,通过媒体行使监督权。

从内容上说,司法只对严格触犯法律的行为给予制裁,而媒体可以对任何事件发表报道和评论。对政府虽不触犯法律,但偏离社会准则的行为公诸于世,唤起普遍的社会谴责,从而作出有效地制衡。比如说三鹿奶粉事件的解决就是媒体施压的结果。

其次,媒体比司法更难以被政府干预和控制。司法部门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以有效监督。而媒体立场各异,种类繁多,难以被权利控制,所以能够更好的制衡政府。再者,主权原则使各国的司法只管辖本国事务,无权干涉别国内政。而媒体无国界,具有传播世界的权力和自由。可以通过国际舆论进一步监督制衡政府行为。

最后,媒体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群众,人民通过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 随着新媒体如网络,手机的推广,人们不再满足于媒介的接收者,而是同时成为信息的发出者。今天我们讨论的宗旨是为了让政府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所以说,人们的权利和法律意识比法律本身更重要,人民意识的提高才是制衡政府的关键。 因此有民众参与的制衡方式才是最佳的方式。

中文式辩论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参赛选手充分的时间去准备资料及讲稿,因此更加富有广阔的信息涵盖度。自由辩的环节也是British Parliamentary Debate没有的,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各个选手在场上灵机应变的能力。

第一次的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也坚定了我在中文辩论上继续努力的信心。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