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6月 2日, 星期四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25

曾飚专栏:从小资到中产

品酒

至于红酒,小资讲得清楚却未必喝得明白什么是意大利红酒,什么是法国的。

十年前,大陆流行“小资”,现在是“中产”。自己常常被人误以为是小资,为此愤愤不平。

其实我对小资的偏见很深,不是因为自己是中产,而是小资看书偏重头尾几页,我一般可以硬着头皮,从头看到尾。至于红酒,小资讲得清楚却未必喝得明白什么是意大利红酒,什么是法国的,我则完全不介意,喝完一瓶红的,再整点二锅头带啤的。

谁是中产阶级


而最近“小资”和“中产”萦绕心头,是因为上周看到这么一条消息。据说英国现在的家庭收入水平衰退到2004年水平。去年年底至今,对英国经济复苏的鼓吹,也逐渐变成了对英格兰足球队的世界杯预测,自怜自恋欢天喜地的评论,又不敢太放肆的鼓吹,结果总是那么有点小悲情,复苏迹象与国家队一样,来得早,走得也快。每天看BBC的经济新闻,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不列颠式的冷幽默。

经济收入退回到2004年,这不见得是什么坏事。起码那是我印象中最好的英国时光,经济不错,我透支自己的奖学金,吃吃喝喝。其时正酷爱壁球,一周打三四次,没有全球变暖的喧嚣声,夏天我还去了附近的露天音乐节,根本不用考虑天气预报。

这种无忧无虑的穷乐呵,总是和在英国的时间长短成反比。尤其是每年政府财政预算出台,各大报纸把各个阶层的收益得失,都会计算一遍,只要你在这里生活上几年,也就习惯性地算计一番。其实所谓得失,无非就是几百镑上下,关键是重在参与,津津乐道的门清,显示自己已经成为这里生活的一部分。

多次观察之后,我才发现英国社会阶级分层明显,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分类法是8等,其中职业标准尤其明显,按照社会学家Kate Fox(Watching the English作者)说法,英国也许是世界上极少数以职业和身世来区分阶级的国家,在美国,区分阶级,收入标准排在职业标准前面。对我来说,英语口音是个最直接的指标,现在基本上可以听出什么女王语音(RP)、河口语音(Estuary English)、伦敦科克尼口音(Cockney)。

如此介意阶级,其实是一种本土化的标志。来自共产主义中国的我,耳濡目染,俨然成为“君君臣臣”新保守党人。而在华人之中,讨论什么是中产阶级,是一个极富观赏性的话题。在我看过的网络论战中,以讨论中产阶级的中文帖子,常常以攻击对方的收入合法性收场,成为继毛泽东、台湾和民主三大水坑之后的第四大坑。

而最有趣的现象是,往往最不得意,也最有希望发达人的发布的中产帖,常常把英国的中产阶级标准定得很高,往狠了说,既表达了对现状不满,又对自己起到了心理暗示和励志的效果。

中产之累

关于此地中产阶级的生活,我暂时没有什么可说。

相反,在很多年前,对于中产,我有很多的想象,基本上是批判居多。当宝洁刚刚进入大陆,才知道有个词叫“尴尬”,而且都是因为头皮屑引起,太空时代的饮品叫果珍,还是美国宇航局指定饮品,而金龙鱼食用油做出来的菜,蔬菜绿的像没有炒过,虾仁大小划一,一头银发的爷爷与孙子,恋人般相视一笑,年轻的妈妈化着淡妆,享受做菜的油烟,而干了一天活都不显累的爸爸,西装挂在手上,刚好走进门,中产之家,其乐融融。

我觉得一个字:假。而年轻时候的批判,在英国社会的意识形态之下,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这里,中产阶级,是一种典范。首相卡梅伦和太太放低身段,往中产阶级的小厨房里面挤。

我知道他们哭穷,目的之一是安慰有点失落的中产阶级。不过,我确实有点喜欢英国中产阶级在经济上的破落像,甚至觉得收入倒退到2004年,可以降低这个准入的门槛,让更多的人中产起来,社会也许更和谐。

要知道,年过三十,成为中产的截止日期,如影相随。朋友坐到一起,不好意思直接打听工资。说来说去,无非去哪里度假,订了欧美嘉还是直接BA的机票,严厉批评英国小学数学教育不好,也就是暗示去私校才是心中的目标。如此不小心,都是钱的影子。但是,面子上要说一句话,我们要成为主流,也就是做中产阶级。

假如上天给我一个机会,在英国成为一个中产阶级,其实现在我也不拒绝,不再批判,甚至觉得人生的考场,可以就此交卷。不过,如果非要有个定语的话,我希望是两个字:“流氓”。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