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伦敦搜房记(一)

维怡
Image caption 伦敦城市大学学生维怡

今天,是我来雾都留学的第24天,是我为期14天的伦敦租房实地作战顺利结束的第10天;也是我为刚刚搬离的老房找“下家儿”的第7天;并是我正式入住“自己家”的第2天。

昨天,当我怡然自得地卧在新房的沙发椅上,沉浸在“战后”的轻松与愉悦中时,泰晤士报周日版一篇题为Tiny student digs: a snip at £548 a week,反映英国学生(特别是伦敦、爱丁堡、布里斯托和杜伦大学所在地)住房贵、住房难的文章映入眼帘,让我不禁会心一笑。

是啊,在这初涉伦敦的短短三周间,从险些无家可归到觅得良居;从担心上“二房东”的当到差点自己成为“二房东”;从单打独斗到团队协作;房子,无疑,成了我生活的全部重心。

流浪在伦敦?

伦敦的房屋租赁市场的复杂程度,是不身临其境难以想象的。它极端昂贵:不仅以周为计费单位, 且标价150甚至200磅/周的6-7平米卧室在此也屡见不鲜;它紧俏:好房绝不待人,稍作犹豫,便可旁落;它混乱:不同地段间的居住环境及价格大相径庭,市场中的大量中介、房东、二房东的鱼龙混杂,广告图片和实际情况的出入之大,更是常事。

由于我赴英前轻视了这一市场的复杂性,想当然地以为找房、订房均可网上远程操作,所以我直到临出发前三周,才开始寻找我到伦敦要住的房子。

连续半个多月,我天天看广告到半夜,群发求租“模板邮件”联系房东,条件也从寻租离学校近又性价比高的房子,放宽到离学校稍远,但地段满意﹑交通方便﹑价钱合理的房子。然而,那些房子几乎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有可能租到的房子离学校距离都要在7英里以上!并且我在网上不断看到异口同声的忠告:“一定要亲眼看完房再决定是否长期居住”。

突如其来的现实,让我记得一下子慌了神,直到启程前几天得到一个大学的同学相救,帮我向她的房东预定了一间空房给我落脚,才使我转危为安。避免我一下飞机便成为“雾都流浪儿”。对此,我感激不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