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十)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

再出现,谁还在

“咚咚咚。”浩办公室的门被轻声敲打着。坐在办公椅上发呆的浩又一次在回忆中被拉回现实。自从那个同名同姓的于小白出现了以后,浩就经常回忆起从前,几乎是每次他看到桌上那缓缓飘着白烟的咖啡的时候,他都要让思绪沉浸到多年前那段没有留下也没有说再见的恋情里。

“哦,进来吧。”浩很不情愿地回答,看出来他宁愿自己一直活在从前里,即使那并不可能。

苏颖拿着一叠文件走进了办公室,她还是一套黑色的行政套装,精明,干练的样子。

“今年的杂志销量总排名出来了,我们还是第一名,连续三年打败所有国外在中国发行的杂志。”

浩看着眼前这再熟悉不过的脸孔,还是那不可一世大公无私的脸,即使是这么值得高兴的事,她还是面无表情地汇报着。

浩微笑了一下。“呵,中国杂志的时代,来临了。”

浩刚入社会,还是默默无闻一无所有的时候,中国的杂志市场被外来或合资的外国杂志媒体所占据。浩用了两年时间在各大杂志社工作,从小做起,吸取经验。等到浩雄心勃勃开创自己的杂志时,正好是中国媒体业逐渐开放的时候。虽然浩的才能和两年来的苦学功不可没,可是他觉得成功最大的因素,是因为中国媒体时代的到来,时势造英雄所致。

“出版局王局长说要和你吃饭,听听你未来一年的计划, 还有就是那个时代杂志说要约一个专访......”

“你等一下。”浩停住了苏颖迫不及待地汇报接下来繁忙事务的安排。“我叫你查那个,恩,于小白的消息。你查到了么?她是来这里面试了么?进来了么?”浩的双眼流露出从来没有过的近乎哀求的目光,是的,他更想知道的是那再次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另一个于小白的事情。

苏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浩。她似乎也被这前所未有的激动震撼到了。

“恩,我查到了。她,是来面试的,不过不是面我们公司。是18楼的一个小广告公司。”

“还有什么资料么?”浩还想知道更多。

“哦, 我们杂志有时候一些小摄影业务是他们做的。所以我还认识一些人。他们说她是去应征业务部的,他们也招了。只是有一个奇怪的地方。这女生原来不叫于小白,改过名字。 至于为什么,她拒绝回答。”

“什么?改过名字?”浩陷入沉思。“恩。 我要见见她......”浩声音很小,大概希望自己能听到就好。

有时候回忆就想被清水浇熄灭了的火种,本以为不再燃烧。岂知道,时间像阳光却把火种在无意中烘干,等待某个时机的到来或者某个人的出现,让死灰复燃。让人心再次燃烧的人或事,将携带回忆里的某些燃料,成功让本来已经走了的,再回来,再出现,再次。让伤口决裂开来,让血液流淌到干渴。

一个在浩年轻的生命里刻印过伤痕的名字,于小白。 竟然付落在另外一个陌生人的身上,再次出现在多年后的浩面前。这,或许是命运,浩注定在每个于小白出现的时候开始迷失。

但显然命运也安排了另一个人同时出现,让浩的又一次迷失不至于太快崩溃。

“浩!浩!”浩和他的助理苏颖正在恒隆的办公室里计划着下一期的杂志主题。门外传来响亮的声音不断叫喊着“浩”。办公室的门在5秒钟后,随着高亮清晰的叫喊声被推开。浩心里认为将要出现的应该是个歌唱家,可是兼职在市场卖猪肉,才可能如此有气势地连续不断叫喊。 可是浩的想法在门推开后被完全推翻。门外的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虽然拥有猪皮一样光滑的脸,却实在没有卖猪肉的气质。衣着虽然十分随意,白色的圆领t-shirt,直身长牛仔裤, 但掩盖不了笔挺玲珑的身段和高贵的整体感觉,当然了,这份高贵或许也要归功于她脖子上那的确很贵的CARTIER项链和肩膀上那个已经成为今年所有时尚女性人手一个的CHANNEL黑皮金属挂带包包。

浩注视着门口,猪皮名牌女身旁是浩公司前台的职员,一脸哭泣地一边想挡住猪皮名牌女冲进总编办公室,一边慌忙地介绍:“总编,这女士,说要见你, 我说你在开会,可是她……”

“好了,可以了,让她进来吧。” 浩认出了猪皮女,是那个平时温柔可爱却从来对挡她去路的人格杀勿论的——上官雨馨。

浩无奈地笑了一下,站起来迎接上官。上官给了前台小姐一个并不友善的白眼,直线走进办公室,没等浩邀请,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苏颖的旁边。苏颖虽然知道这个音乐才女,但原则上并不认识她。上官的举动,让苏颖很不爽,却毕竟是自己老板的朋友,也不好做什么,只能起来向浩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你怎么了大小姐,谁又让你生气了?来我这都不说一声。”浩保持无奈。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谁都没有把我摆在眼里。”上官雨馨愤怒地说。

“啊?怎么可能,你是中国流行音乐才女啊,谁敢不给面子啊?”

“我哥啊,上次在那个留学生论坛上你问起我哥,我不是说你很快会知道么?是因为他本来也是要去的,可是后来又因为什么烂事没过去。他秘书今天早上告诉我他又来上海了,可是我给他打电话说去接他,你猜他说什么?”浩摇了摇头。“他竟然说,他没时间等我去接,叫我自己呆着,再给我电话。然后就挂了!!太不给面子!虽然是同一个父亲,可是我还是跟我妈姓的呢,他算什么。”

上官话音未落,浩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敲开。又是那个前台小姐,她已经形成了一张将要被解雇的脸。“总编,这……这….”

“浩, MAN! What's up!” 一个低沉的声音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士出现在门外,这身影永远预言着风暴的来临,或许孕育大地,或许摧毁方圆,却从来不可能平静。他永远的高挑身材和永远的贴身DIOR西装,是浩,永远不会明白的人。似乎不是敌人,但似乎也没有和任何人做过朋友。他,是个魔鬼般的天使,片刻险恶,片刻善良。

他就是中国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莫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上官雨馨同父异母的哥哥——莫少豪。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