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12)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伦敦+上海

看不见的距离

无论后来的浩如何在伦敦大学联盟里以举办CLUB主题PARTY名声大造,仅以一个学生的身份游走在伦敦所有最高级会所更是让很多同辈人望尘莫及甚是羡慕。但当他第一次与莫少豪正式见面的那天晚上, 他还是个懵懂清秀的大学一年级生,对于莫少豪安排在那个位于伦敦Leicester Square NO.1 的高级会所,当时的浩就显得是个格格不入的土包子。

浩和于小白来到CLUB的时候,一群衣着光鲜的男女已经聚集在门口,排队等待入场。男的大多数是西装笔挺颇有格调,女的则以超短连身裙为主,个个花枝招展当仁不让,势必在打扮上先拼出个高下的架势,人人目光里蕴藏着高傲。浩却像是个最普通的高中生刚经过此地而好奇地驻足,真不像有将要进入这个高级的会所的气质。毕竟浩穿着的所有都是运动牌子里的名牌,NIKE的风衣和运动裤,而且是一套的,颜色及款式都互相协调搭配着,双脚踩着Adidas当年新款的篮球鞋,而且还有气垫。浩本来是想,这都是世界名牌啊,应该不会失礼。但他的确更像是要去运动而非参加高级聚会的。 于小白竟然忘记了提醒浩要怎么打扮,自己却穿着纯白色的低胸连衣裙,高跟鞋,闪亮的耳环在夜色中衬托得她更是迷人。 浩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停下了脚步,牵着小白的手也在这时候放开了。 于小白回头看着浩。

“怎么了?”

“我, 这样进去合适么?”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去的, 又不是模特,穿什么样都是我男朋友啊,我喜欢的还是你。”

“ 恩。”浩听着小白的话, 看着眼前这美丽时尚的女人,不敢相信自己如此幸福,并下定决心要学会穿衣服的技巧,从此以后,浩的时尚品味被渐渐地建立起来。

莫少豪已经在门口等侯他们多时,看得出来他很重视于小白这个……“朋友”。 少豪在围栏里面示意他们不要排队, 直接走VIP通道。通道口魁梧的黑人保全和莫少豪说了两句, 很快就要放行。小白牵住浩首先走进了围栏。当浩正要跟着进去的时候,黑人保全粗壮的手臂在于小白和浩之间拦住了,让本来又牵起来的双手再一次分开。浩甚是漠然,黑人看着浩Adidas的球鞋,用与他本人十分相称的低沉的声音说:

“hey man, your shoes, our can’t do.” 黑人的英文用词, 浩是听得糊里糊涂不明所以。

原来伦敦的高级会所为了保持客人的质量是不允许穿球鞋入内的。

于小白马上回头和黑人议论起来。“oh come on man, that is ok, is so dark inside, who cares? We are in the VIP area, will be fine man, make it once!” 于小白说的英文,不看还以为是英国本地人,这都是她多年打工得来的意外收获。

黑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于小白,没说话只摇头,手依然把这对情侣分隔在CLUB的里与外。

这时候, 莫少豪走了过来。 用仅仅能让黑人听到的声调,说了一句:“ It is ok man, he is my best friend, I will talk to mark.”

奇怪的是,黑人这时候很爽快地提起了手,让浩进入了会所。

这一刻,浩知道了人与人之间,永远是有距离的。除非你可以自得其乐不问世事,但如果你不是,如果你只是凡世间一个和无数人群站在一起的普通人。置身于什么人群内及是否受尊重,就决定了你得到的待遇。 这一刻,浩开始变了,他不希望和于小白或者和她的朋友有任何距离, 就算是有,他也希望自己是比较高的位置,保护着,带领着于小白。或许你会说这是男人不知所谓的自尊, 但无数男人恰恰是一辈子都在追寻这种自尊。

从浩在伦敦的Leicester Square NO.1 被介绍认识莫少豪,到现在上海的首次再遇,已经有6.7个年头,他们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冲动好斗的小大学生。可是他们并没有忘记,真正让他们成为好朋友的,毕竟是年轻时候那份从不认输的斗心,让他们赏识对方,虽然从来没有勾肩搭背,但之间微妙的情义,长久而稳固。

“看来你是属于上海的。”莫少豪扫视着浩的总编辑办公室,冷冷淡淡地说。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只能在上海混得好是把, 不要忘记当年我们两个在伦敦也是有名有姓的学生会干部。”浩不甘示弱。

“恩, 对的,而且你是正主席,我是副的不是么。”

“怎么了, 还在记住这个事情啊。 不就是竞选输了我两票。有必要记得那么清楚么。”

“对的, 是两票,而且其中一票是于小白投给你的。”

浩沉默了,每次他听到于小白这个名字都沉默,的确, 浩在大学时期所有的故事都和于小白无法分割,直到于小白突然消失的那天。

“你, 后来有见到过小白么?”莫少豪看到浩的脸慢慢呈现苍白,知道是提起于小白的原因。

“恩, 我找过,问过,哭过,崩溃过。可是从来没有再见过。她像是在人间蒸发一样。你记得么? 就是在我们当选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的几天后,她就退学了。 没有说再见,应该说, 她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我当时还以为是你让她走的,所以我们之间开始了更激烈的竞争不是么。”浩的眼睛没有看着莫少,把话说完。

“恩,那段日子……真疯狂。”莫少也回忆起从前,“我还记得我们喝的第一杯龙舌兰。”

“你是讽刺我么? 不就是那次我穿一身运动名牌去你们的聚会? 那杯我一辈子都会记得无比难喝的龙舌兰。”

“哈哈,可是后来你爱上那酒了不是么?”

“恩,就和我后来爱上咖啡一样, 我爱上咖啡是因为小白的出现,而我爱上龙舌兰,却是因为小白的离开……”

“你就必须无论什么回忆都绕到有关于小白的悲伤里么?她已经消失那么久了不是么?”

“不, 她又出现了。”浩说着递给莫少豪一份简历。

莫少拿着简历,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故作镇定地挤出几个字。“是她!…….怎么改名叫于小白了!!”

浩听到莫少的话,心,开始翻腾。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