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13)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伦敦+上海

分离的曲谱

“你认识她?”上海恒隆大厦的RJ 杂志总编办公室,浩激动地追问多年不见的莫少豪。原因是, 莫少豪表示认识那个把名字改了叫于小白的女生,而浩认为既然这个女生特意把名字改成和自己6年前深爱过的女人同名同姓,她们一定有着渊源。浩于是固执地想, 这个新于小白,能够帮助他查出6年前旧的于小白为什么不辞而别,让浩迷惘痛苦了6年。

莫少豪显然也被震撼到,来不及说出任何解释。两人又一次进入沉思。浩回忆着6年前于小白消失的前后几天。虽然是久远的往事,但浩依然历历在目,无比清晰的景象萦绕着曾经无数或幸福或伤痛的味道,永远不能驱散。

那是浩大学一年级的尾声,他牵着小白的手快乐地走过了半个年头。但浩没有发觉, 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变化着。 半年时间, 浩的穿着,言谈,态度都“学习”着时尚。 更多地行走在各大伦敦大学的社交活动,认识不少所谓的校园红人。 他毕竟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在一群斐然跋扈的中国留学生中, 浩也渐渐有了名气。不知道是虚伪还是阴谋论, 反正浩最后被推选为伦敦大学皇家学院的中国学生会主席,骑在了莫少豪头上。 浩的改变,和于小白不无关系,为了爱着的女人为自己搭建更高的平台,无论这个平台是否稳健,但作为男人拥有这样的野心的确无可厚非。

一个悠悠微风漫漫的晚上,时针刚踏过12点,浩和于小白在各自的宿舍对着电脑用MSN聊天。 MSN可以说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有了它, 让本来不见面不说话的人用文字滔滔不绝, 让不少缺乏勇气的年轻男女互表爱慕之情,更让热恋中的男女在面对面时纠结说出的情话,在寂静的夜晚通过网络娓娓道来。

小白~~——我是小白说:

你最近很忙是吧,我们都快一个星期没见面了。

浩—— whatever sh__s you take, just a better story for future 说:

恩,学生会很多事情要交接,所以最近很忙。 而且快要考试了不是么,你也开始复习了嘛。

小白~~——我是小白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要见面嘛, 你说带我去看CLOSER的,你说谎!

浩—— whatever sh__s you take, just a better story for future 说:

这个星期六嘛,我们去逛街,我带你回我家这边看电影,晚上你蒸鱼给我吃。

小白~~——我是小白说:

好的呀,等一下, 是谁蒸鱼给谁吃?

浩—— whatever sh__s you take, just a better story for future 说:

你蒸,我吃啊!!

小白~~——我是小白说:

过门是客知道不,怎么还要我来蒸鱼给你吃啊, 真没礼貌。

浩——whatever sh__s you take, just a better story for future 说:

是你没礼貌好吧, 我出厨房、配料、厨具、和鱼, 还不是应该你来蒸啊, 真没礼貌。

小白~~——我是小白说:

切, 那我不去了, 我明天就自己去看CLOSER, 你自己蒸鱼自己吃吧, 我睡觉了!

浩——whatever sh__s you take, just a better story for future 说:

哟哟, 有人发飙了, 喂喂喂……

浩还没说完,小白的MSN窗口已经显示离线。

浩无奈,只好发短信到小白的手机。

“人家还没说完你就离线了, 真没礼貌。”

5分钟后,浩的手机“嘟,嘟”响了两声,把差点进入梦乡的浩叫醒。“和没礼貌的人说话需要有礼貌么?”

浩心有不甘地回复:“好吧,既然你这样说, 你不要后悔!! 那鱼, 我蒸!!”

“呵呵,真听话。 那我们星期六见咯, 明天我还要去医院拿体检报告,先睡觉咯。”其实在这信息传送到浩手机的同时, 浩打着他第14个呼噜。

当时的他,丝毫没有想到,两天后的星期六早上, 阳光明媚,但他再也没有找到于小白。他失去了有生之年最温暖的阳光。 浩来到小白那已经空空如也的宿舍房间,仅仅10平米左右的小房间,浩翻过每一个角落,他不肯相信于小白走了却什么都没有留下。确实没有, 真的, 什么都没有。

浩坐在那已经陈旧的椅子上,椅子发出让人心碎的摩擦声。浩呆看着小白书桌上淡黄色的台灯,它曾经照亮着小白存在的空间,现在却显得苍白无力。浩,以为自己在哭,可是他的眼睛没有丝毫泪水,估计,已经枯干。

6年后的浩, 回想起当天,却流下了眼泪,滴在了黑色DIOR裤子上,瞬间裤子出现了比黑色更黑的水印,然后融化无踪。

莫少豪看到,已经成为国内知名杂志RJ MAGAZINE总编的浩,依然为往日一段纯情落泪,他真觉得不可思议。他一向是最支持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一说法的人。

“你还记得,小白消失之前有什么异常么?”莫少豪说。

浩用通红的眼睛看了看莫少:“似乎没有,我当时一心在忙学生会的事情,连她去医院体检我都没有陪他…….”忽然,浩似乎想到什么,毅然起立,声调提高“体检报告!!她走前一天说她去拿体检报告的……”浩像是在临死边缘抓住了一条能阻止他继续往下沦陷的绳索,谁会轻易放弃。浩跑出办公室,剩下莫少豪不明所以,无奈地看着空荡荡的总编办公室。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