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父亲的越洋电话

Image caption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生 黄楠稀

昨天和爸爸打越洋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是国内夜里12点多,一直讲,讲到挂线已是将近半夜2点。

来这边这么久,爸妈总是这样,激情毫不减退。我猜测他们一看到来电显示上+44开头一串长长的数字,必定露出会心一笑。用爸爸的话说:无论何时何地,他总会留一支电话给我,不关机,也不拔线。

一方面是浓厚的亲情叫我感到安全,另一方面是殷切的期盼叫我无地自容。昨天的电话里已数不清是第几次,爸爸再次叫我“好好计划自己的人生”。又是国内某个父母相熟朋友的孩子出息了,腰缠万贯,名利双收。爸爸讲给我听的意思我理解,大抵不全是媚俗的“父母的虚荣”,更多的应是为我担忧。毕竟他们那代人“没赶上好时候”,希望我们过得好,因为我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嘛。

我对爸爸说,你们总是那么具有忧患意识,一面为今日而奔波,一面遗憾着昨天,另一面还要担忧明天。就活好今天,不好么?爸爸说,你们80后的孩子总是那么自我,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

也许我是叫他失望了,留洋多时,没学会英国皇室的高贵却自以为是的沾染了一身草根精神与个人英雄主义习气。其实,我不过是想趁着年轻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如果年轻时尚如此理智,人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机会尝试自己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想想都觉得绝望。

爸爸又说,老家的孩子里就你有机会留洋。暗含的话语大抵是:不出人头地你对得起谁呢?我可不可以回答:出国,只是一种生活的选择;学习某一种专业、做某一份工作,或是坚持为了某一个梦想而奋斗,都不过是一种生活的选择?我当然不敢如此回答,就好比小朋友大手一挥,指着柜台上某个天价玩具大喝一声:我要这个!父母立刻倾囊而出,最后小孩把玩具摔得稀巴烂,却告诉父母:这不过是一种生活的选择。比喻有些夸张,但精髓相似。

临近挂电话,爸爸的语气终于有些缓和。因为我告诉他最近和某华人报纸合作的一个栏目终于推出,初步反响还不错。爸爸腼腆的说:那恭喜你啊。语气中流露出雀跃。我轻呼出一口气,想,就算不孝女儿带给父母的一丝微不足道的安慰罢。挂上电话,伦敦华灯初上。而被我半夜惊扰的父亲呢,大概又要彻夜不眠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