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18)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都是因为,你不爱我

如果爱情里是没有欺骗,或许它将不再美丽。世界上最没有爱的表现不是在对方面前制造一个个谎言,而是当疑惑的眼神出现,没有人再想花力气去隐瞒。当一切真相赤裸裸地坦诚在光线下,即使让人崩毁,即使让人沉沦都在所不辞,都是因为,你不爱我。

“都是因为,你不爱我。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爱我。” 莫少豪在伦敦希斯路机场的日光灯下,却看不清楚面前柔弱的于小白,他怀疑自己的眼眶是被泪水淹没着。

于小白似乎连微笑都没有力气。 “可能是吧,可是你要答应我,在浩爱上另外一个女人之前, 不要告诉他我的离开。”

于小白被诊断出肝癌末期,她将永远离开。她决定回到母亲身边度过这最后少得可怜的日子。 她不让任何的朋友知道自己的离开,为什么离开。 她却告诉了莫少豪,因为她需要他在未来的某一天,告诉自己一生中最爱的男人。“一生中最爱的男人”,她能这样确定,只因为她将完成她一生的旅程。

那是个很冷清的告别,只有莫少豪来送她,一个垂死的女人,美丽的女人。

莫少豪答应了于小白,在她离开的时候,而莫少豪无数次屏住呼吸,忍住没告诉浩只有他知道的真相,6年都已经过去,浩还是没有知道这个秘密,因为他一直没有爱上任何一个别人。

但这个晚上,莫少豪把真相告诉了苏颖。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或许他只是仅仅不想看到苏颖为了没有必要去寻找的真相而奔波。又或许,他已经不想再守住这个秘密,太累,他需要释放。

苏颖又喝了一口酒,听完莫少豪把事情告诉自己,她已经平静下来许多。她用手把自己垂落到脸上的几丝头发拨摆到耳朵后,看到了莫少豪第一次落魄的样子。

“你也爱过于小白?”苏颖问,没有修饰地问。

“恩,我也不知道, 反正后来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没有再去想是否爱她。”

“为什么不可能?”

“当你看过浩和小白对望,你就知道不可能了。他们之间有着无人能介入的保护墙,就是那种无人能解释的互相吸引。 若你尝试把他们分开,你便觉得自己在逆天而行,就是那样的命中注定的坚决。”

“恩”苏颖的确无语了,她不需要看到于小白和浩对望,仅仅是看到浩谈到于小白时候的神情,她其实已经知道永远都不可能分开他们。即使是死亡。他们两个人的灵魂都必须走在一起。

酒店的窗口迎来了璀璨的阳光,是伦敦少有的早上。阳光照耀到苏颖的床上,依然带着充裕酒气的她缓缓睁开眼睛。 她知道自己醒了,一晚上的震撼、感动、沉思、崩溃、雀跃、回忆,已经让她疲倦不堪,的确是个累人的晚上,或许,真实的世界本来就这样累人。苏颖的头还因为酒精隐隐作痛,可是她已经不想再躺在床上。她又一次走到窗边,美好清晨下的泰晤士河水粼粼发亮,连伦敦眼都被比落下去,可见,没有什么美丽,是永远只属于一方的。

她释怀了,她不再把于小白紧紧坠落在内心深处,反而她开始喜欢上这个女人,她的无私,她的爱,都那么让人感动。即使苏颖没有机会,也再没有机会认识这个女人。

没有了妒忌,她又可以放心地爱,但不同的是,她的爱或许不再属于同一个人。

按约定的时间来到酒店大堂,莫少豪已经在等苏颖。手上拿着泰晤士报,依然衣冠楚楚,翘着腿,脚上的PRADA皮鞋尤其明亮,莫少豪已经习惯一丝不苟。

他看到了苏颖,镇定地站了起来, 走到苏颖跟前。“走吧,在你离开之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奔驰S600载这两个忐忑的人进入了皇家学院的大门。林荫的道路依旧,来往的人群已经没有任何熟悉的脸孔,无论是莫少豪,更不用说是苏颖。学院的标志性建筑FOUNDERS BUILDING依然屹立在校园的最高处,久经风雨的它已经跨越了时代的奔流,永远优雅地傲视一代又一代进进出出的大学生们。

车子在一栋金属与木头融合构建的大楼前,这是学院的国际楼。二楼的咖啡厅依然飘逸着咖啡香,学子们在课与课的空挡时间喜欢来到这里,点一杯浓郁的咖啡,伴着同伴的欢声笑语,度过年轻最惬意的时光。角落上的位置除了阳光的眷顾,还是很少人问津,或许寂寞的人并不多,又或许喜欢寂寞的人并不多吧。

苏颖点完咖啡,看到莫少豪已经坐在了角落的位置上。

“为什么坐在角落呢?”苏颖并没发现这个位置的优越。

“这个位置, 可以说是浩和于小白邂逅的地方。浩是个懂得生活的人,即使当时他还很年轻。 你看,这里的光线其实最足,从这个不起眼的位置,看出去的景色其实是全咖啡厅最好的不是么。”

“哦......是这样的。”苏颖坐了下来,曾经于小白最喜欢坐的位置,因为浩当时总是在对面看着书,说着话。

“你让我想起我的大学时代。”莫少豪依然看着窗外。

“是么?为什么呢?”

“因为曾经能让我心乱如麻的女生,只在大学里出现过,而你,很多年之后的现在,第一次让我记起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树上的小鸟唧咋叫着,校园里的微风依然青春。多少人曾经年轻懵懂,在这里奔跑,寻找着梦。又有多少人曾经烂漫,在这里相爱,记住了一生无悔的幸福。但没有多少人,在踏出外面的世界后,有机会回来看看,回忆起从前的自己是那么清纯,那么简单,那么快乐。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