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20)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在烟火下

苏颖刚走过了遥远的路程,从英国回到了上海。当她打开上海家里的门,她真觉得,自己累了。有的人一辈子忙碌却不知道劳累,或许是因为命运让他们不能停下,又或许命运并没有为他们安排一个停下歇脚的地方,一个真正的家。

苏颖不仅仅是身体累了,她的心也累了。过去几天让她的心脏蹦跳得快要承受不了,太多的意想不到,太多的突然感动。即使是平安夜,苏颖也不想去理会,毕竟她要想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复杂。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y, it would be, life goes easy on me, most……of time.”

电话的铃声惊动了已经瘫躺在床上的苏颖。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浩的电话铃声让苏颖认识了这首THE BLOWER’S DAUGHTER,从此,她也把自己的来电换上了这首歌。

“I can’t take my mind o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 you , I can’t take my mind of you , I can’t take my mind of you ……”

直到整首歌都快要播完,苏颖依然看着电话的显示屏,却没有按下接听。显示屏上不断闪烁着一个名字:莫少豪。

“喂” 苏颖终于接听了电话,她对自己说,怕什么?是怕自己爱上这个遥不可及的男人么? 还是怕这个遥不可及的男人要和自己玩一个自己或许没有勇气去玩的游戏? “我都不怕”,苏颖觉得,所以她接听了电话。

“到家了?原来今天是平安夜。”—原来?—苏颖真的很搞不懂男人在想什么,竟然还要装作自己无意中发现平安夜的存在,难道这种男人对任何事情都要表现出不在乎才感觉安逸么?

“真的假的?今天是平安夜?”苏颖竟然开始习惯和莫少豪的对话方式。

“恩。”显然这不是莫少豪预期到的回答,顿时只好沉默。

“平安夜,然后呢?”苏颖说

“哦,你要出来走走么?”

“走?走到哪里?”

“恩,就到处逛逛吧,外面的圣诞装饰应该挺美的。” 莫少豪,是的,他想见苏颖。可是他不能直接说出口,因为这不像他。从机场分离才6个小时,莫少豪已经开始想念苏颖。他是莫少豪,一个不羁富有的大少爷,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用到“想念”,他,应该是冷漠的。

世界上或许没有永远不融化的冰,当南北极的冰山都开始融化下沉,你难道还敢说自己能冰冷一辈子么?又何况,融化了又怎样呢?能遇到让自己甘愿放弃僵冷内心的人,这是幸福的。莫少豪,他在学习如何融化,因为他觉得,已经遇到属于自己的温度——苏颖。

“天气那么冷,我还是不出去了。”

“哦,那算了。”莫少豪终于感觉到被拒绝的落寞,匆匆挂了电话,不想再停留在无奈的安静里。

苏颖又一次听到了电话被挂掉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怨长的“嘟……”

“切,没礼貌。”苏颖其实还挺想去见莫少的,可是她觉得他就是个花花阔少,认识无谓,接近无益。但,所谓的爱情,哪有什么无谓无益呢?

所以当5分钟后苏颖收到一个莫少豪的邀约信息,她还是答应了。“31号,我们一起去看烟火吧?——莫少豪。”

又是一个节日,又是一个年末,又是一个新年,但这并不代表一个开始。总有的人和事,被生活缠绕着,迷惑着,无论度过多少个春夏秋冬都无法随着时间漂移走出从前的世界。

莫少豪竟然流连在无数人群中,苏颖设法紧紧跟在身后。本来莫少想带苏颖去外滩边的一个高级饭馆看烟火的。可是苏颖却说,烟火,就是要站在人群中,一起欢呼,一起惊叹才有意思。 所以莫少豪,第一次置身于如此拥挤的人群里。 莫少不时会回头看看苏颖,可是瘦小的她总是被挤到后面。终于有一次,苏颖已经被挤到后面看不到莫少了。她开始慌,怎么办,难道还是要一个人看烟火了? 这时候,一只温暖厚实的大手抓住了苏颖的手,那手的主人在几秒钟后终于把脸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吧,我不会剩下你一个人的。”

苏颖笑了,第一次她不必装坚强,第一次她喜欢上当个小女人,好好地待在一个大男人身后,他牵你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两个世界的人,这时他们看着同一个天空。烟火的颜色把漆黑的云朵染成了彩炫的图画。他们牵着手,一切都似乎不重要,在烟火下,他们感到了幸福。

苏颖的头抬累了,低下来转了转。突然它发现了熟悉的脸。是浩,他一个人站在不远的人群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和无数人一样。唯一不同的,他的脸似乎没有表情,没有态度,甚至没有知觉。他看着不断闪动的彩光,脑袋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是5天前当他在平安夜里痛哭时,新出现的于小白对她说的一句话:“你,不要这样,你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我不想否定自己多年来认为的事实。而且,无论如何,你都应该是个坚强的人。”

“坚强的人。”是的,浩也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坚强的人。在烟火下,浩又流泪了。已经没有声音,没有激动。浩,只是想把最后的一点泪水流干,好让“新年快乐”。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