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21)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

死不了,就活着了

一个伟人曾经说过(其实是谁说的,是不是伟人,已经无从知晓。只是觉得这种话必须是伟人说的。)“人生就是遇见风暴,进入风暴,走出风暴的过程。” 所以说,人生就是和风暴作伴的。无论是好是坏,是福是祸,它硬要伴着,谁也没办法。 话说回来,其实风暴,真的那么可怕么?回想每次走出风暴的那一刻,我们终会知道,不过如此而已不是么。

又是一个伟人说过,“死不了,就活着了。”(这表面上是废话,但那种坎坷过后的叹息,从中油然而生。)浩,似乎刚走出了风暴,还是浑身湿透的他还没死,或许就活着了。

浩离开风暴,是因为圣诞节平安夜的一段对话。

“之前,对不起。” 浩和第二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于小白,并肩坐在了一个花丛旁。于小白竟然说了一句浩以为不可能出自她口的话“对不起。”

“什么?”浩的眼睛依然通红,刚流过泪的男人比流泪的女人还要显得懦弱。但同时,也更让人觉得心痛,试问要多大的悲伤才能让如此刚硬的男人落下苦涩的泪水。

“我误会你了,我一直以为我朋友吸毒过度死亡是因为你在当年的PARTY贩卖毒品,直到最近,我才知道真相。” 对比起之前几次的相遇,浩觉得眼前的于小白第一次配得上这个名字成为一个真正美丽温柔的女人。

“呵。”浩带着哭泣后的沙哑,依然冷笑。“算了,我没有怪过你。“

“那么” 浩接着说。“你为什么改名叫于小白?是我朋友莫少豪说你改名的。”

“你......还是很爱于小白是么?”

“恩,直到现在这一刻,我还是。”

“那么,我不能告诉你。”

“她死了,对么?”

浩的最后一句话,让于小白惊讶地看着他的脸。接着她又怕浩是猜的,而只是想从自己这里试探出真相。她不想当个罪人,毕竟从前的于小白说过,在浩爱上另外一个人之前,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离去。所以,沉默覆盖着两个人,虽然周围都是喧闹。

“你不用怕,我不是在试探你,我已经知道真相了。” 浩已经不是个懵懂小孩,要看穿一个刚毕业的女生的心思对他来说还不是件很难的事。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身边的于小白。

信封已经在口袋里挤压过,所以不怎么平直。上面有丝毫的汗水印,是浩的手在口袋里一直紧紧捏住它的缘故。

于小白打开信封,里面理所当然躺着一封信。

浩:

电影里这封信应该是这样开头的:“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很久了。” 呵呵。虽然我们的一切都不是电影,可是我还是借用了这个开头可以么?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很久了。 希望我母亲还记得在我离开5年后的平安夜,把信寄到你手上。 不过就算没有,也没关系。因为我希望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有足够时间把我忘记,所以就算是50年后的你才收到这封信,我也会开心的。 那要是你永远都没收到呢? 呵呵, 那也没差,我知道你会生活得很好,即使我不在,你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你也会生活得很好的不是么。

好了,要是你有幸看到这封信,我是要告诉你一个故事。

在一个下着雨的天,在迷恋雨的伦敦。一个女孩,爱上了一个男生。男生每天都在咖啡厅里喝着果汁。而女生是咖啡厅的服务员,每天看着男生喝果汁。女生很奇怪,为什么他从来不喝咖啡呢? 而又是为什么他从来都是一个人呢?女生是个主观的人,她觉得男生不应该这样的。于是,她决定主动接近他,要让他喝咖啡,也让他不再寂寞。

女生是很美丽的。(呵呵,我觉得。)所以男生也爱上了她。 也是在一个雨天,两个人正式相爱,是相爱哦。 他们互相爱着对方,支持着对方,陪伴着对方。他们是那么的年轻,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爱,没有烦恼。他们常常在学校的大草地上散步,谈论着未来他们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而男生总是想出些很难听的名字逗得女生一边拍打着男生的肩膀一边笑个不停,比如说叫“张嘉于”因为男生姓张,女生姓于。

直到有一天,女生知道了自己得了绝症。 “呵呵,又是电影的情节哦。”女生走了,无声地走了。 女生知道这样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会让男生伤心,但对比起自己要看着男生流泪,女生自私地选择静静离开。

女生永远地离开了男生, 永远离开了男生的世界。有时候她会看看自己手机里和男生的照片,悄悄地,落泪。但女生最后是笑着离开的,因为她的人生虽然短暂,女生觉得,却比任何人都幸福,她爱的人,爱完了自己一辈子。

浩,那个女生,是我,而男生,当然就是你了。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爱完了我的一辈子。请你忘记我吧,如果你还没有,是时候了。如果你要为我伤心,好吧,7天。直到新年的钟声敲起,我希望从你心里离开,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于小白 那年 春

于小白把信放回信封,双眼已经模糊。浩依然沉默,看着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走过。小白深深叹了一口气,用尽力气地说:“我本来叫于静,是于小白同父异母的妹妹。”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