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22)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

如气球般破落

除夕的烟火,催促浩流下了代表终结的眼泪,这也是开始的眼泪。他决定把自己癫狂的思念收敛,他决定把自己不顾一切的追逐结束,他也决定,把从前的于小白放到心的最底处,自己,开始没有她的生活。

5年的痛、慌、乱,浩一次通通放下。他不是个虚情假意的人,至于他能在阅读一封信后,毅然放下5年的纠结,只是证明了他是个普通人而已。有的人会一直为追寻一些事而自困于灵魂的深处,自以为这就是自己要追求的一切,必须被俘虏。但有那么一天,一切乌云骤散,丝丝阳光触碰到人脸上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其实一直的执着只是因为不甘心而已。就像当我们失去了爱情,同时就在心中用怨恨和迷惘编织出密不透风的气球,再在日后的日子里不断用回忆与怀念把这个气球冲积膨胀。直到内心被压迫到无法忍受,让人以为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但突然,一根针直冲心脏,把这个累积已久的气球戳破散落,人霎时明白,一切都是无形的空气,不存在任何内容。浩的针,就是于小白的一封五年前的信件。

一切皆有轮回,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忙完必闲,闲后必忙。整个城市度过了圣诞,又送走了元旦,终于要回到每个人为生存不得不接受的忙碌世界。尤其是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每逢节日过后的第一天,工作人群的怨气通过每个血液细胞进行化学反应,体现在每个人缓慢的工作状态里。因为他们都觉得,这天是休闲的结束。而浩,显然他有不一样的感受。新年工作的第一天,他看来,是他新生活的开始。

早上9点整,RJ杂志社的电梯门打开,浩终于又穿起了DIOR的西装,之前一直无心打扮的他已经和T-SHIRT牛仔裤作伴很久了。事实证明,衣着能体现人的心情,又或者说,衣着能影响人的心情。刚走出电梯门口的浩突然停住了。办公室空无一员工,只有一个做清洁的大婶在磨磨蹭蹭地扫着地。毕竟这是一个杂志社,大概没有人会在12点前到公司的。浩恍然大悟,今天是3年来到公司最早的一天。当一个人在生活上或者心灵上有了改变,许多之前没有留意的事情将被发现。例如,原来苏颖每天都是8点半就到公司的,也无疑是公司上班的第一人。

当浩走进唯一灯火通明的苏颖的办公室,苏颖正埋头看着文件。她抬头看着浩,好不容易挤出的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

“恩,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吧。”

“不是,我意思是,你怎么会那么早就来公司了?”

“哦,大概是我变了,我喜欢上早晨柔美的阳光吧。哈。”

很尴尬,苏颖尤其表现得尴尬。毕竟她还不知道浩已经知道了自己尝试隐瞒的事实——于小白的死。

“哦,呵呵。蛮好的。我们家老板终于发奋图强了。”苏颖玩笑道。

“呵呵,好吧。之前我是有点过份是吧。对不起,让你操心了。哦对了,这个早餐,给你。麦当劳。”浩把手中的纸袋放在了苏颖的桌上,走出了办公室。

苏颖看着眼前这个冒着热气的麦当劳纸袋,呆了。

“嘟嘟嘟。”苏颖的电话响起,是莫少豪。“喂。”

“浩,他没事吧?”

“恩?他只是有点反常,貌似还好。”

“可是,他说晚上要和我去MUSE喝酒额。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

“哦,可能,他终于回来了吧,那个玩世不恭,才华横溢,让人又爱又恨的浩回来了吧。”苏颖挂上了电话,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失落,浩,不再为爱执着与等待。相反地,他又开始了享受绚丽的花花世界。

晚上,霓虹灯替代了白日的阳光照耀城市。

浩和莫少豪在凌晨12点刚踏进上海知名的夜店MUSE。DJ前的一个大卡座已经被他们预留,正常来说,这种卡座最多只能被预留到10点10分。但莫少豪的一个电话,这张台即使整晚空置也未尝不可。

浩和莫少豪被无数双眼睛盯着走进了人群,带位置的经理特意叫来了两个保安跟在了旁边,以免这两位贵客被撞到。

“喝什么酒?”莫少豪迫不及待,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浩举杯痛饮。

“你还记得我们的老规矩么?”

“哈哈,我是怕你忘记了。好……一瓶crystal cham,和一瓶tequila,12个杯子。”

“为什么要12个杯子?”

“哈哈,兄弟,你以为我的活动能只有我们两个男人在喝闷酒么?我妹开了个MODEL公司你不知道吧。这也是她回来上海的原因之一,等一下她和她公司的签约models会过来。注意是“S”,就是说不只一个。ENJOY YOUR LIFE MAN, YOU ARE NEVER ALONE!!”

“恩,看来,你还是你。”

“对的,JUST LIKE YOU STILL YOU!!”莫少豪刚说完,夜店的门口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浩回头,一群高挑美丽的女人列队走进了CLUB。女人看到这情景内心独白为:“不好!没市场了。”而男人呢?“LIFE IS BEAUTIFUL!!”

走在这群尤物前面的女人比较矮一点,不过也只是没有太高而已,身材匀称,丰满。五官突出,整体看上去绝对比所谓的MODEL有韵味。而且有点像浩熟悉的人。没错,是莫少豪同父异母的妹妹——上官雨馨。

浩回过头来看了看莫少,冷笑了一下。“呵,这种壮观场面,怀念额。”

“WELCOME BACK MAN!!”莫少豪一口饮尽手上香槟。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