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25)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

家人,情人,爱人

韩剧很喜欢的情节,男人爱上的女人是老爸的女人或者私生女儿。本以为这种事情只有在电影或者小说里面才会发生,毕竟小说里发生的应该是要比现实生活里发生的事情要夸张点,才让生活在平凡世界里的人有兴趣去看,去幻想。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莫少豪的人生就是如此。 他不太看小说电影, 因为他就生活在里面的情节中,甚至比编剧或小说家能想象到的还要夸张那么一点。他两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他的妹妹,后来也认识到原来儿女不一定是跟随父亲的姓氏,像他妹妹就随着母亲姓上官。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莫少心里明白,父亲也绝不是个甘心寂寞之人。

莫少豪回到上海的家,汤臣一品别墅区的一套三层别墅。这房子平时都被空置着,莫少豪每年会在上海一段时间处理事务,届时才会用上这个价比天高的房子。 车库打开,一辆劳斯莱斯已经停泊在里面。 莫少豪似乎没有料到, 看着车子30秒才反应过来。 是父亲的车, 也是刚在MUSE门口看到的那辆。 莫少豪终于确认,他将要面对3年多没见的父亲,而刚刚把钢管女接走的人,的确是自己的父亲。

已经是凌晨5点半,天也已经出现微亮。

大门打开,莫少豪的父亲莫龙坐在了大厅喝茶。

“哦,少豪,你回来了。”

“父亲。”少豪从来都叫父亲——父亲。而不是平常家庭的爸,DADDY什么的比较随意的称呼,可见,他们家是传统的,有阶级观念的家族。

“父亲怎么还没睡呢?”

“恩, 刚从美国回来, 时差还在。你坐下来,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莫龙是用命令的口气说的话。

莫少豪坐在了父亲的对面,父亲递过来一杯清澈的铁观音。杯子是那么小,却因为让人难以一饮而尽,是其背后携带的巨大压力让人不能平静欣赏,又或许只有莫少豪有这样的感觉。这是过年来,父亲为自己沏的第一杯茶。

“英国的生活习惯了么?会回来美国和我一起生活么?”依然是来自父亲的询问,所以依然带着一贯的深长。

“哦,我那边的公司也基本上了轨道,我在考虑换个地方投资,可是我对中国大陆更有兴趣,尤其是上海。”

“你17岁去英国的对吧,后来就留在那边那么多年了, 应该是已经习惯不和父亲我共度了是吧。 也好,男儿志在四方,没必要一直跟着我。 ”莫龙喝了一口茶,继续说着莫少觉得是不可思议的话。 “不过我也年老了,是时候停下来歇歇。美国的生意我已经在开始整合结束了,或许,上海这里挺适合我养老的。 要是你也能把重心转移回来,我们可以多见见面。”

“哦。”莫少的确是无言以对,似乎是第一次,父亲要向自己敞开心扉。但他没有想到,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

这时候,一个女生从二楼的房间走了下来。 莫少一看,是钢管女,穿着居家的衣服,素颜后的她更显得高贵甚至清纯,不说绝对没有人知道这就是在上海著名夜店里跳钢管舞,以美艳闻名的女人。女生看了看莫少,似乎没有丝毫惊讶。悠然的长发随意地披在了肩上,完美丰满的身段即使是在宽松的居家服下也无法忽略。 莫少忍不住鄙视地一笑,看着父亲:“呵,看来你也不一定要见我, 你要见的人本来就不少。”话毕,莫少站了起来势要离开茶座。

“坐下来。”父亲再次命令。莫少站在了茶台前没有挪动,反而是女生在莫龙的旁边坐了下来。

“我给你介绍吧。”莫龙平复了语气。 “这是张若琳,你们认识一下吧。”

“这还挺新鲜的,你还介绍你的女人我认识,有这个必要么?”

“闭嘴!”莫龙吼了一声。莫少依然不屑,但没再说什么。

“你要认识她, 是因为她是你未来的妻子。”

“什么?”莫少豪甚至想拍打自己的耳朵,确认不是因为听力的失常,所以才听到“妻子”二字。

“你开玩笑的吧父亲,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结婚了?”

“就是因为了你没说过, 我才为你找来一个。”

“可是她也只是,是个……跳艳舞的啊。”

“你还是闭嘴吧,是的, 她现在是在酒吧夜店工作,这也都是我的错。 她父母是几年前倒闭了的张氏地产的老板,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你后来不是以高出市价一倍的价格收购了么?所有人都说你疯了。”

“对的, 我是收购了,而且以很高的价格。可是我没有疯,因为我买的不只是个公司, 还有一份人情。 她的父母,救过我的命。两年前,张若琳的父母去世了。我却没有及时找到她,让她受苦了。”

女生在位置上已经开始流泪,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我答应过她父母,要照顾她一辈子。”莫龙,死死地盯着莫少,生怕他听漏一个字。“所以,我要你娶她,这样我就兑现了我的承诺。”

“父亲,是你答应了照顾她,可是我没有啊。 怎么就硬要我来承担你的承诺呢?”莫少开始激动,毕竟这次他将搭上他一辈子的幸福。

“所以,我现在要你答应我,你要照顾她一辈子。”

“为什么?”

“因为我一辈子都守信用,这一次也必须一样。你就当是报答我把你养大吧。我要你们两个月内结婚。”

“什么,两个月? 不可能!”莫少已经接近疯狂,愤怒让他顾不上任何的辈分关系。他没有理睬父亲的呼唤,直步走到了楼梯口。但他刚踏上楼梯的第一级,他停住了,是因为背后传来了父亲的一句话。

“我,验出了肝癌。” 莫少回头,父亲已经站了起来看着自己。 左手吃力地撑在了桌子上。女生依然坐着,即使是背影都显得优雅,但在这个时候,她的美丽和气氛并不协调。而父亲,头上的白发原来已经不再有光泽,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掩饰。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