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戒网络

Image caption 网络的强大之处,在于它营造了另一个真实的世界。

我有过这样的日子,每天早上醒来,先挣扎着把电脑打开,然后去刷牙洗脸,还恨刷牙太慢。1999年夏天我第一次触网,注册了一个hotmail,然后坐在电脑前发呆,等网吧的服务员过来把电脑机箱打开,从里面拿出点什么。

后来,我参加了一次所谓的网友聚会,主角是我们实验室几个本科生,我列席其中,闷声吃饭,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是普通话,却死活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察觉其中一个小师妹,和另外一个处在奔三末期的男生,比较暧昧,但是他们的称谓都变了,还经常挖坑灌水,说谁谁自杀了。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我问同去的另外一个硕士,才明白他们在谈BBS,而那个师妹与准毕业男在搞一种网恋,我无意中参与了上个世纪末最流行的一项社交:网友见面。

从此,我用上了网络。网络让我赚到了一些钱。我不是说互联网泡沫,而是我在BBS上写小说发帖子,结果一些报纸杂志约我写稿子,我有了一些零花钱。也许是性格原因,我注意到了e-reputation的重要,尽量地做到“能说狠话,不得罪人”,经历了“看帖如看人,看人不看帖,看帖还是贴”的境界转化,不拍砖也不挨砖拍。在BBS生涯里,我的写作热情得到了释放,在毕业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在网上看帖子,写帖子,把帖子当作自己的选题草稿本,以转变成未来的稿费汇款单。

我是如此功利地对待网络,说明本质上是一个保守的人,以为自己的沉迷,仅仅是抽一口玩而已。却没有意识到互联网就是一个全知全能的神,不管保守,还是开放,他都已经为特定的你,准备了特别的诱惑。他就是Matrix,他就是母体。很快,我成为《黑客帝国》中被特工追杀的人类黑客,如同吸毒者一样,寻找一根网线,与网络相连。

这样的状态不分中国和英国。我在英国的头几年,混迹于当地的一个论坛,在办公室用MSN与国内的朋友聊天。那时候的一天工作时间极度混乱,我的一天是33个小时,在烟雾、啤酒罐和笔记本之间,极少和太阳的合拍。

网络的强大之处,在于它营造了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当身边的世界,下雨刮风,让你感到隔绝疏离,你走在街上,每个人都冲你微笑,却在天黑之后,各自回家。白天笑脸相迎的商店,晚上六点后却大门紧锁。网络成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只要你插上电源,连上网,你就是这个世界的王,通过搜索和点击,你可以俯察一切。

是英格兰的夏天拯救了我。有一天,你突然狠下心来,把网络切断,让自己走出去,看看河边的水鸟,试着和人面对面聊天,我称之为自然疗法。你会感觉到空气的清新有不同的类型和层次,一杯在阳光下的啤酒,不仅仅是4%左右的酒精饮料。当你路过一家古董店,看到里面的旧瓷器,才意识到网络上的图片,是如此的粗糙,一件一件地摸起来,远比点击察看大图,要方便;对着小屏幕的阅读新闻,也缺少了翻报纸的手感。更关键的是,本来的消遣而已,你需要google这么多的信息来干吗?

有了MySpace,Google,Facebook,Twitter,当我把所有的软件都使用一遍,自己的工作时间也就所剩无几。这样的经历我称之为“时间陷阱”,不经意地察看一两条新闻,结果最终迷失在毫无组织的信息迷阵之中,这个迷阵以网络的名义,把你的私人时间给工作化,而且你居然还上瘾了。这是让一切资本家和老板最开心的事情。

于是在一个周末,我做了一次戒网络的实验。实验很简单,就是用Outlook把自己每半个小时的工作给记录下来。结果如下:

12:38 停止浏览,开始阅读文献1

12:50-12:58 浏览网络

12:58-13:35 继续阅读文献1

13:35-13:42 浏览网络

13:42-14:08 阅读文献1

14:08-14:10 浏览网络

14:40 完成了文献1,开始处理文献2

15:28-15:30 浏览网络

16:40 完成了文献2,喝茶,答复电子邮件

17:10 阅读文献3

17:30-17:40 浏览网站

17:40-19:05 完成文献3

现在提问,1)我工作时间多,还是上网时间多?2)我的工作注意力极限大概是多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