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32)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上海

一杯悔恨的酒

烟酒弥漫的世界,一群欢腾的人们。 他们都想从酒精的洗礼下得到解放。 岂知道一切皆有因果,因为如此笑醉一场,结果总是悔恨无偿。 奈何有时只能如此,毕竟已经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努力了。

上官雨馨每天忙碌地准备着到伦敦参加时装周的事宜, 太多让她疲惫的巨大压力,但依然单身的她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寂寞陪伴着她每个劳累后的躯体。 还是一个人, 她来到了上海复兴公园里的一个夜店,如常地要了一张小桌子, 如常地开了一瓶MOET香槟。最近她很爱来这里一个人喝酒,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似乎每个人都一样, 当事业上忙到个不可开交,平静下来后却喜欢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或许爱情更有趣,但他是谁,在哪里呢?” 贪得无厌本来就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但很多时候事业和爱情并未能幸福地同行。

上官把第二杯香槟喝完,又拿起香槟瓶,托住底部,要为自己倒上酒。 正当她摇摇晃晃摆弄着酒瓶,一只男生的手把酒瓶接了过来。

“我帮你倒把, 上官小姐。”男生一边为上官满上空挡的杯子,一边说。

上官雨馨看着眼前这个算是高大的男生,感觉那么熟悉,而且还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衣着也不像是服务生。“恩,谢谢,你认识我?”

“呵呵,很久不见了,大家都有了变化,你认不出我很正常,李小力,你哥的好朋友记得么?”

“李小力?”上官的确不认得眼前这个人,但她记得曾经见过他,也依稀地记得他从前总是跟在自己老哥的身后,更知道他因为与老哥的派对上出现毒品交易的事情有关,而不再是哥的什么好朋友。事实上,莫少浩早就觉得这个人心术不正,与其断交很久了。

“我哥的好朋友? 你确定? 我记得似乎不是这样的。” 上官同时露出鄙视的笑容。

小力收起了一下笑容,应该是感到愤怒,但作为一个小人,他还是恢复了嬉皮的笑脸。

“哈哈, 对啊对啊,小时候有点误会, 要是能再见到你哥啊,一定好好冰释前嫌的。”

“恩。”上官还真的不想和小力说点什么,扭头看到了别处,舔了一口香槟。

“你一个人来啊。一个人喝酒多不好,要不我来陪你喝吧,叙叙旧嘛。”

上官回头又看了看小力,整体来说,他除了眼睛比较小,总不知道他看着什么地方想些什么鬼主意之外,还勉强算是个不难看的男人。 上官没有说什么,看到小力已经在自己对面拿了张椅子坐下,并叫服务员拿来了杯子。虽然上官其实没什么兴趣和他喝酒,但有个人聊聊碰碰杯总比一个人自斟自饮有劲,所以也由得他坐了下来。

有时不得不承认, 酒精能融化两个陌生人之间相隔的保护墙。而上官和小力毕竟有过几面之缘,几杯酒入肠时,已聊得兴高采烈。 小力是个聪明人,或许所有的小人都挺聪明的,所以才有小人得志之说。 他不断利用从前伦敦大学里面发生的事情作为话题的重心,让上官有了共鸣,也渐渐放下心防。

“我就知道你听说过。皇家大学的教堂里面那幅画,就是两只熊吃着一块肉的那幅,听说有一次教堂里面安排成了考场,坐在那幅画旁边的学生用笔插进了自己的眼睛。 从此那幅画就用英国国旗盖住了。”

“真的, 我也听说过这个传说哦。 可是后来我有机会去教堂考试的时候,四周看过了,都没有看到有国旗盖住的画呢。”

“或许已经被移走了吧。你说为什么那个考生要这样伤害自己呢?”

“或许,她的题目不会做,崩溃了吧,其实和那幅画无关。”

“恩,或者是,她在看到不会做的题目的时候,也看到了这幅血腥残酷的画面,觉得自己不能承受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事实。她不想再看下去了,所以就从此不再需要眼睛了吧。”

上官被小力的话震撼到,他的确说到了自己心里感慨的地方,这也竟然让上官有点欣赏起小力,几乎相信,他不是个卑鄙的小人,从前只是个误会。

“还叫一瓶吗?”小力说,这时上官才发现他们已经喝了三瓶香槟。

“不了,我已经不能再喝了。”

“是吗?不至于吧, 莫少豪的妹妹。 哈哈。 好吧, 那我叫一杯SHOOT,为我们的重逢再喝最后一杯。”小力向吧台使了个眼色,似乎这最后一杯酒他已经一早准备好。 酒保点了点头, 端来了两杯蓝色的小酒。

上官雨馨在喝完最后一杯酒后,很快就失去记忆了。

阳光从没有关严的窗帘间透射了进来, 刚好照耀着上官的脸。 她眼睛睁开, 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看了看旁边,依然熟睡的小力。她摆动了一下头,剧痛,零碎的画面让上官了解到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镇定了自己一下,很快穿好衣服, 匆匆离开了房间, 小力依然昏睡没有动静。 走在明显是酒店的走廊上,上官想: “真不应该喝最后的那杯酒, 可是昨晚还是愉快的,虽然是李小力。 但没差,日后应该也很难碰面了, 就算是一个仅此一次却愉快的邂逅好了。” 上官用心理暗示安慰了自己,抬头挺胸地走出酒店,深信自己仅仅是过了一个糜烂的晚上而已。

是的,对于上官雨馨来说,这本来是个毫无其他意义的激情夜晚而已, 如果两个月后她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怀有了孩子。 一时一刻的糜烂像是一次赌博,或许你能全身而退丝毫无损,或许你会因此陷入困境得不偿失。但既然有勇气享受赌博的快感,请预留自己的勇气接受失败的后果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