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4)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穿过子午线《第四十四集》

上海

我恨---我恨你!

俗语说得好, 爱或恨一个人,仅一线之差。 爱一个人是痛苦的, 因为你很想得到却往往未能如愿。 恨一个人是痛苦的, 因为你很想放下也很想释怀,但往往未能如愿。

“你傻傻地站在那边干嘛。过来坐啊。” 于静面前的牛头,双眼毫无光泽,似乎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在于静招呼他坐下之前,牛头一直站着,没有气场地站着。像只落魄的小狗,即使有着凌厉的牙齿,也不敢吼叫一声。

牛头坐了下来,就在于静的对面。他没有开口说出任何的话,只是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四周的每一个人都在注视自己,落魄的自己。

“最近怎么样了?”还是于静开的口。

“哦,还……还可以吧。”牛头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眼睛依然没有看着于静。

“是吗? 可是你看上去不怎么好。而且,为什么你不看着我?我很难看吗?”于静咄咄逼人。

“不,不是的。你很好看。”牛头像接到命令似的抬头看着于静。但很快地,他又低下了头,因为他太自卑了。他觉得自己现在根本就不应该和这样一个美女同桌而坐。他觉得配不起于静,即使只是坐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从前那勇敢的你呢?从前那个明知道是自己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却依然勇敢地跟在我背后的你呢?”于静声量逐渐变大,开始引起其它人的注意,于静也似乎知道了这一点,有点不好意思地四周看了看。

牛头更是如雷灌顶:于静的话,表示了她已经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从前的谎言每一句都让他无地自容。

“你为什么跟着我?”于静看着被打得口肿脸青的牛头。“我刚走出医院不久就注意到你了。你是一直跟着我到酒吧的。”

牛头看了看于静,差点又告诉她自己就是在夜店里卖毒品的人,那个还到她朋友生死未卜的人。可是他没有:“哦,因为,我觉得你很吸引我,所以我就跟着你走了一段路。”

“哦,你是想要得到什么才出手救我的咯。”

“不是的,真的不是的,我不是的。”牛头连忙解释。

“你也不用忙着解释,就算你是,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虽然你救了我。”于静看着牛头慌张的表情,觉得很有趣。

“走,我们再去喝一杯。”于静站了起来,和牛头说。 牛头没有动静,于静便拉起他的手,拖着他走了起来。

牛头和于静面前各摆着一杯香槟,是于静叫的酒。Hyatt 酒店32楼,两个人静坐在风景宜人的落地窗边。于静表明了自己已经知道真相后,就没有再说话,似乎在等待牛头的回应。 但牛头没有。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说任何的话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

“对不起。”这是牛头唯一能想多可以说的一句话。

“你觉得现在说这句话,有意义吗?”于静凌厉地看着牛头的双眼。

“真的,对不起。”牛头又重复了自己的话。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了。他站了起来,看着于静。他用眼神又一次说了一句“对不起。”接着转身要离开。

牛头转身,迎面过来两个人,两个熟悉的面孔。是浩和莫少豪。

“牛头,你给我坐下。” 浩的声音没有特别高,但十分有强度,牛头被惊吓了一下,坐了下来。

浩看了看于静,没有说什么。他又看回了牛头。“你为什么要避开我。”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牛头的头低得更低了,声音竟然抖了起来。

莫少开口:“如果你一直在贫民区,我还真没有信心能找到你,但你出现在这种高级酒吧,就很难不被我找到了。”

牛头没再说话,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牛头, 我们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没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解决的。而且,你还有朋友。”

牛头微微抬起头:“朋友?或许很久,我都已经没有朋友了。”

于静站了起来,她实在忍不住了。“你说什么? 你没有朋友? 那我们算什么? 你已经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你不是应该赔我一个吗?你这样,你看看自己变什么样了。我恨你,更恨我自己,你根本就不值得我去恨你。废物!” 于静吼完,拉起自己的包就向外跑。莫少见情况不对,跟了出去。

浩的手拍在了牛头的肩膀上:“ 走吧,跟我回去,兄弟。”

牛头的双眼,已经泪流成河。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