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5)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穿过子午线《第四十五集》

英国

听说爱情回来过

《听说爱情回来过》, 浩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这个名字,是一首歌。 浩听过,但无论旋律,无论歌词,无论是谁唱,无论为谁唱,他一律不记得。 只有这个歌名,浩,把他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或许爱情真的回来过, 但冷漠的你却一次又一次错过。 或许爱情真的离开过, 但沉默的你却什么都没有说。 听说, 这一切都只能听说,因为麻木的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过。 ”

浩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写下了这一段字。 他要把这段文字作为RJ MAGAZINE今月号的卷首语的第一句话。

旁边的胖子挪动了一下身子,浩被挤到, 扭头一看,胖子憨憨大睡。 浩真的很想一拳打下去然后大叫。 这个世界让人尴尬的事情是很多的。 尤其是在这样细小却人口密集的飞机上。 浩看了看飞机外乌黑一片的所谓窗景,虽然飞往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但能看到的, 依然是一片漆黑。

浩是临时决定要走这一趟旅程的,原因是,他终于有了一个借口。 莫少豪在浩决定去伦敦之前的一个礼拜就已经到达这个所谓日不落帝国的首都。并邀约浩加入自己,因为莫少不想一个人去面对已经是未婚妈妈的妹妹——上官雨馨。莫少豪在知道自己的妹妹决定把李小力的小孩生下来的时候,差点要气疯了, 他觉得自己的妹妹是在毁掉自己的人生。 但当他看到快一年没见的妹妹抱着手上那个一个多月大的孩子那种幸福的表情,莫少没有说什么,虽然他不能理解,但莫少觉得上官现在才是真正地享受着幸福。 或许,有勇气承担错误,甚至享受错误带来的后果, 才是幸福的。

“你怎么样了?” 莫少豪对面自己的妹妹, 那个在他眼里永远都是任意妄为的妹妹。

“我? 能怎么样?” 上官敷衍着莫少,同时摆玩着自己小孩的小手,小孩看着母亲,每被动一下就会咧开嘴“呵”地笑一声,很是可爱。

莫少看了一会,也微笑了一下,这是他少有的甜蜜地笑。“小孩, 叫什么名字?”莫少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总不能连自己的小侄子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吧。

“他叫上官正。” 上官雨馨小许激动地看着莫少。 莫少尽力隐藏自己的情绪。

“哦,好, 上官正,挺简单帅气的。”其实莫少并不是十分在意孩子的名字, 他更在乎的, 是孩子的姓。这也是莫少猜测到得结果,上官雨馨的儿子,将和她一样,承接了母亲的姓氏。有人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命运上会有多多少少的相似。 或许这不能归咎于命运,是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的影响,试问上官雨馨不一样成就了母亲的姓氏一辈子么,那她的儿子如此,有何不妥呢。

宁静的咖啡厅里,莫少和上官的桌子,还有第三个人。

“你是我们一群人里第一个当妈妈的人。”若琳亮丽的双眼看着上官母子俩,甚至有点羡慕的眼神。 她是个孤儿,虽然不是从来都是, 但在过去遇见莫少的父亲前,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孤儿。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孤独下去,其实她也没有很抗拒 但后来,她发现一个人的简单,有时候并不是快乐,而是寂寞。这种寂寞可以让人就算是没有面对任何困难都会觉得痛苦。 莫少就是最好的例子。 就是这样两个本来生活在黑白颜色里的人,遇到了对方,就像是互相的墨彩笔,一点一点地填上颜色。

“呵呵, 你也可以啊,而且,无数人争着想成为你孩子的爸爸。” 上官在结束自己的句子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了看莫少, 莫少一如既往没有太多表情,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若琳感觉到了上官话语里的意思,脸竟然红了起来。“什么跟什么啊!!”若琳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要岔开话题。“你干嘛抽烟啊,看不到有小孩在吗?”若琳一手拿下了莫少口中丢着的香烟,扔在了地板上。

岂知道,莫少又抽出了一根烟,又点上:“我也是看着我的父亲抽烟长大的, 事实上,小孩早点知道这个世界的阴暗面,对他来说, 或许不是一件坏事。”

正当若琳要回驳莫少的话,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莫少豪?是你吗?”一个打扮十分妖艳的女人拍了一下莫少的肩膀,就是那种大白天还化着大浓妆,走起路来不能太快,因为会引起脸部粉底大量脱落,模糊身边的人的视线。

“嗯? 是我。”莫少回头看了一下,回答了一声。

“你认得我吗?”

“不认得。”莫少从来不会在乎和谁在说话,女生明显脸部抽了一下, 几颗粉末随之飘落。

“哦, 是哦, 哈哈哈哈哈。 你贵人多忘事,没关系。 这是我的名片, 记得上次我们在PENHOUSE 酒吧,我们玩得还挺高兴的。 有时间再打给我。 先走了,拜拜。” 女生一口气把要说的话说完,疾步离开。

莫少把手上的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一眼都没有瞄过。

“那女人是谁?”上官雨馨把头哄到了莫少面前。

“你刚刚不在吗?我说我不认识。”莫少依然没有表情,就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却扭头用余光看了看若琳。

“你们怎么都在啊?”浩终于来到了会合的咖啡厅。

“怎么可能不在啊, 苏颖的婚礼…….”上官说到一半, “嘘………..”莫少阻止了上官说下去。

浩没有把手上的包放下,也没有坐下来。 他头脑一片空白,当一个他以为自己不会在乎的消息注射到他大脑的神经,原来,他已经动弹不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